孩子是愛情危機的解藥嗎?《幸運女神》


一對令人稱羨的十五年同志情侶遇上中年戀情危機,甚至其中一方在別人婚禮上與賓客大搞魚水之歡,被抓還毫不在意,只因另一方也曾這樣對他,同時當年給兩人牽線的好友丟了一雙兒女給他們,義大利金獎導演,影展、市場雙棲導演佛森歐茲派克的新作《幸運女神》暖心又療癒,不只是關乎性少數,不只是關乎愛情,更關乎家庭本質。

如何在市場與藝術上取得平衡向來是個問題,藝術面向可以簡分為思想與形式,兩者都可以做到很深但要同時做到很深並不容易,因為唯有夠了解電影形式的導演才能夠做到從形式來思考其如何與思想同一,市場面向則是關乎客群,鎖定客群太廣時常淪為太淺,想寫深入又時常淪於小眾,比如說本片裡開頭就出現了一對對同志璧人、變性者、獨居者、外來者、失憶者……這些是多,而駕馭這些的則是作為一的婚禮,婚禮將不同甚至陌生的人聚集在一起,使他們交會,發生關係。

然後你心愛的他就與另一個他發生了關係,而你正拿著手機錄下了這一切。

但是家庭總是不同人的交會,如同社會總是不同人的交會,只是前者比後者影響人更緊密,而比家庭還要緊密的則是戀人,戀人是所謂睡在一起心心相印者,故關於愛情,最痛苦的不是相愛卻各在一方,也不是你就在我眼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而是明明睡在一起,中間卻隔條大海,昔日如膠似漆,當下卻形同陌路,最熟悉的陌生人往往傷自己最深,於是片名的《幸運女神》所代表的幸運女神魔法便應運而出,那是一個讓你心愛的人與你永遠在一起的魔法,藉由寄居他們家的,平時沈默寡言的小男孩口中說出:

「睜大眼看著你愛的人,對準他的雙眼,然後閉上眼睛,將他的影像偷到你心裡,只要他的影像能在你心裡,你們便能永遠在一起」

永遠在一起,對相愛的人是天堂,對不愛的人則是地獄,相較人的一生,十五年不是個太長的時間,卻足以讓兩個鮮肉變成壯年甚至中年大叔,即便身材依舊保持塊塊分明,打扮也仍然乾淨迷人,彼此的愛卻隨時間沖淡,甚至忘記了彼此最初擁有的共同夢想,如同片中文質彬彬的亞瑟所說:

「我最傷心的不是我們的共同夢想從未實現,而是我們連我們的共同夢想都遺忘了。」

「人家都只是約炮,你卻總可以搞成故事!」

不甘示弱的亞歷山德羅同樣受不了無法將愛情與性愛分清楚的亞瑟,他是片中兩個小孩母親瑪莉亞的前男友,瑪莉亞甚至用他的名字給小男孩命名。

兩個男人一個從事翻譯,一個從事水電,一個悶騷,一個外放,完全是天差地別,但卻在兩人共同的好友,也是過去其中一位的女友的介紹下,天雷勾動地火,甚至讓女友主動退出,成全兩個人的戀情,或許也是因為女友知道,組構家庭,性向並非最重要的,適不適合,有沒有愛才重要,因為她正是從一個性向正常,教育方式不正常的名門家族逃出的倖存者,在她沒有像弟弟一般被控制狂母親間接殺死前。

這是電影開頭出現的一個預示性,但我們要到後半段才會知道其意義的場景,一幢華麗卻空蕩的豪宅,一個微小卻強力的呼救,這在本片開頭以一個俐落的長鏡頭呈現,而最一開始的壁畫上,則有孩童被吊死的圖畫,說明了僅有血緣卻無真愛的家庭對孩童的傷害有多麼致命,帶來別於本片大多時候輕鬆氛圍的死寂壓迫感,相似並沒有帶來寬容與關愛,而僅是帶來以教育為名,對孩童施以凌虐的扭曲合法性,「因為我是他的血親,也是他的長輩,所以我可以傷害他,而外人無置喙權利!」沒有比這樣的邏輯更病態更破壞家庭的,因為這樣的病態邏輯,將使家庭從溫暖的避風港,變成冰冷的殺人屋,外表看似安定,內裡實已死寂。

相反地,當片中亞歷山德羅與亞瑟,與朋友鄰居們在陽台上,隨著馬莉亞帶領,在大雨中跳舞時,我們看到的是這些相似處不若血親的人們卻相處融洽,因為他們是真正關愛彼此,將彼此放在心頭的人。

電影並沒有交代太詳細的三人關係的細節,而是不用閃回畫面的,輕輕幾筆勾勒出這男女男的三人關係,並從他們現在的互動與眼神藉演員的演技,傳達他們的親密給我們,而以影像呈現在我們面前的則是她的兩個孩子與這兩個意外爸爸的相處過程,當兩個意外爸爸因兩個孩子吵成一團而停止他們兩個在房裡的爭執時,或許也意外瞥見了彼此的幼稚,如同他們從彼此教孩子功課的過程,看到了自己所愛卻早已因時間遺忘的愛人的那一面,另一方面,隨著意外到來的瑪莉亞病情惡化,仍無法接受彼此背叛的兩位爸爸,只能打電話給千里之外的兩個孩子的奶奶,甚至帶兩個孩子前往並託付給她,但住在豪宅裡,日日盼望逃家女兒,帶著孩子回歸,乍看和顏悅色的奶奶似乎另有打算……兩位爸爸最後能否重破鏡重圓,而兩個從對他們保持距離到依賴他們的姊弟,最終又會有什麼下場?

《幸運女神》雖然涉及情感紛爭,但人們處理情感紛爭的方式有南歐人的熱情卻沒有令人煩躁的肢體暴力,總是讓抬起的手停在半空中,反而是以酸溜溜的,帶著機智與譏鋒的言語相互嘲弄,卻又不會酸的讓觀眾無法直視,而是帶有一種可愛的氣氛,歌曲相當歡快迷人,我特別喜愛其中一段由孩子演唱的歌曲,孩子並非愛情危機的解藥,無論異性戀同性戀或其他性戀都是如此,因為關於愛情最難的課題,不是如何讓兩個迥異的人從素昧平生到走在一起,而是如何每天重新愛上一個你過於熟悉的人,特別是當熱情退燒且相處時間漸長時,所有可愛缺點,都將腐化為導致分手的致命理由,以致於只需一念之間,天長地久便可淪滄海桑田。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