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心意如紫羅蘭永恆美麗《紫羅蘭的永恆花園電影版》


曾經殺人不眨眼的人形兵器薇爾莉特在戰爭之後化成了裝有最堅硬的鐵手,替人寫最柔軟的信的「自動手記人偶」,並逐漸從每個委託者身上學習到關於各式各樣的情感,也逐漸學習到各式各樣的表情。然而,逐漸小有名氣並獲邀為海洋女神祭典提詞的她,卻仍然無法提筆如替他人寫信般,向當初拯救自己卻死於戰場的長官訴說內心。

「真正的心意,若不試著傳達,是不會讓對方知道的。」

電影從一個讓人匪夷所思的開場開始,在黑暗中一個緩緩前行的身影之後,我們所看到的,不是我們所熟悉的女主角薇爾莉特以及她在ch郵務公司的好朋友們,而是一戶我們不認識的人家,裡頭有一個我們不認識的少女,少女不滿父母,尤其是母親忙於工作對於奶奶的忽視,使得奶奶臨死前孤獨的走,她沒有辦法諒解他們,而後來我們知道她是動畫版第十話所登場的小女孩的孫女,小女孩的媽媽當時知道自己時日無多,便委託薇爾莉特替她寫信,在生命的最後時光,透過薇爾莉特,七日內寫了五十年的信件,一年又一年的寄給小女孩,讓她在接下來的一年又一年都能收到母親的話語,少女感慨奶奶母親對奶奶的愛意,同時也對奶奶被媽媽冷落的結局感到不捨,並更加對自己的母親感到不滿。

而她也決定去找那個為奶奶母親寫信給奶奶的人,她想知道,這位名為薇爾莉特·伊芙加登的寫信人後來怎麼了,強風吹來,信件被捲上天空,而我們看著信件一路飄到了薇爾莉特居住與打字的房間,這一趟已經結束了的旅程正要開始。


這樣的時空的倏忽即逝可以說是再適合不過的開場,因為從動畫版第一話開始,便是戰爭結束後,社會逐漸復甦,科技逐漸進步,通訊塔豎立起來的時代,但同時主角薇爾莉特的名為「人偶」的代筆者工作以及其所屬的郵務公司,卻是屬於這個和平時代前的時代,正如先前我們所不認識的少女的父母所言,到了他們那個時候,已經很少寫信,自然這一行業的萎縮也是可以預期。

疼愛女兒卻被女兒冷落的奶奶,配上曾為人需要卻凋敝的代筆者,沒有什麼樣的開場更令人辛酸與不安的,特別是觀看過動畫版的我們都知道,人偶這個工作之於曾是少女兵的薇爾莉特的重要性,我們看著一開始連義肢都無法好好操作,連人感情都無法好好理解的她,一路成長為善解人意卻又保持純真的優異人偶,總是希望帶給他人幸福的她,最終也能獲得自己的幸福。

然而我們也知道,在她當年的長官兼老師基爾伯特幾乎是確認死去的前提上,這種幸福幾乎是不可能達成的,基爾伯特在重傷下給失去雙手的薇爾莉特下了最後一個似是命令又不是命令的命令:

「自由地活下去,這是我的真心話。」

從來沒有人像基爾伯特一樣如此溫柔的對待薇爾莉特,也從沒有人像基爾伯特一樣對她說了這一句話:

「我愛妳。」

對於薇爾莉特,這是最簡單也是最困難的話語,愛究竟是什麼,從小被當狗養,馳騁於戰場的她,不會知道。

而我們現在又知道薇爾莉特在18歲那年辭去了人偶的工作,離開公司,離開愛她的朋友們,然後消失。

難道像她這樣生於戰火的人終究無法獲得歸屬?難道像她這樣生性善良的人終究無法獲得幸福?難道所有的心意終將逝去?

難道美好的一切終將凋亡?

戰爭結束了,然而戰爭的創傷,卻還沒有結束,思念縈繞在薇爾莉特心中,然而因為太過強烈,她不知道怎麼處理這樣的情感,將這些情感寫成書信,而這本應是她早已熟稔之事,卻因為這樣情感的厚重而導致超載,導致停機。電影版片長140分鐘,然而卻有很多時刻是連配樂,甚至動靜都沒有的寂靜時刻,這些寂靜時刻並非定格,而是那過於沈重的情感壓垮人的時刻,在這些時刻,打字機如槍枝的聲音一聲都不坑,如同被金髮遮住臉龐的薇爾莉特一聲都不坑。

過去的影像不斷如幽靈般纏繞在薇爾莉特眼前,無論是她與基爾伯特第一次見面,基爾伯特給她的擁抱,或者是在夜晚在市集時,基爾伯特買給她跟他眼睛顏色一樣的墜飾,抑或是最後在那場戰爭中,身受重傷,奄奄一息的基爾伯特與她的訣別……

一切都歷歷在目,如同基爾伯特的回眸般清晰動人,同時也折磨著薇爾莉特,因為一切如今只剩下影像,如海浪般一波波衝擊著薇爾莉特,也如幽靈般使她日漸憔悴,只能用一件件工作轉移夜深人靜時的黯然神傷。

即便基爾伯特的哥哥迪托夫里特甚至在墳前要她把基爾伯特給忘了,然而配戴基爾伯特眼睛茵綠色寶石在胸口的,替基爾伯特不斷去探視母親的薇爾莉特卻作不到這件事,就像迪托夫里特也作不到一樣。

透過本片的一個小男孩的案子,電影也以相互呼應的方式處理著同為軍人的迪托夫里特與弟弟基爾伯特的情感關係,小男孩身懷絕症,因為無法坦率表達對家人的心意,只能偷偷找來薇爾莉特替他寫信給家人們,同時寫信給自己的好朋友,卻又刻意表現的對他們很冷漠與不耐煩,如同疼愛弟弟卻不敢明說而只能用尖酸刻薄的方式表達的迪托夫里特,他總是對心繫哥哥並因此替自己繼承陸軍家業,使得自己得以投奔大海的基爾伯特心懷愧咎,他知道基爾伯特其實從未想當軍人,更不願在戰場上殺人,卻因為自己的緣故去過這樣不快樂的生活,故早前他總是將自己的愧咎轉換為憤怒,藉由責怪薇爾莉特「連身為道具的功能都發揮不好,一無是處的廢物」來發洩對自己的責備,因為若不是自己的叛逆與固執,弟弟還會活著,許多想對弟弟說的話,如今再無機會可以說。

然而,隨著電影進行,我們卻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基爾伯特並沒有死,雖然失去了右眼與右手,卻還活在一座戰時隸屬敵軍的島上,薇爾莉特與作為基爾伯特好友的郵局老闆霍金斯兩人動身前往這座島,然而無論是薇爾莉特或是基爾伯特,兩人心裡的創傷卻都使得雙方難以言說表達自己的心意,基爾伯特心懷愧咎,無論是對於當年帶上戰場的薇爾莉特,或是這座因戰爭而沒有青壯年男子的島,這也導致千里迢迢的薇爾莉特與霍金斯被拒於門外,因為溫柔的基爾伯特原諒不了對這一切有責任的自己,同時狂風暴雨也席捲而來,壟罩了整座島,更糟的是,曾求助薇爾莉特寫信,並與薇爾莉特約定好自己走後要將信件交給家人及好友的小男孩,此時也陷入了病危,薇爾莉特要如何遵守與他的約定,又要如何面對好不容易見到,卻刻意疏遠自己的基爾伯特?而多年之後追尋薇爾莉特腳步的少女,是否可以找到自己所要的答案,關於這個人偶如點燈人般消亡,更加和平但也更加需要傳達心意的時代?

我只能說,電影最後的高潮場面,並沒有辜負觀眾的期待,全劇最浩大也最令人滿足的場面也在這邊出現,以精采的大銀幕規格所呈現的,是聲勢浩大的,海洋與綠地的再會,在這樣的再會之中,作為全劇主要元素的言語悄悄退場,相反地是以被情緒壓垮的肢體語言表達,那是無言已對,卻也是得魚忘筌,因為在這一刻,雙方都已知曉對方的心意,如同海洋與綠地般擁抱著彼此,水乳交融且永不分離,孤獨在這裡被否決了,因為孤獨沒有辦法贖罪,沒有辦法消去過去的所做所為,只有透過未來的行動來修補與修復過去造成的傷痛,他人並非累贅,而是助力,助我們看見我們所不見,如同基爾伯特曾拯救薇爾莉特,而現在薇爾莉特則拯救基爾伯特。

「你不需要獨自背負這一切。」

《紫羅蘭的永恆花園電影版》不只是送給該系列的粉絲的一份大禮,也不只是送給京阿尼祝融之災的憑弔之禮,更是送給已經很少寫信的現代人的隆重之禮,透過精湛的聲優與配樂演出,便能直擊觀眾的心房,將簡單真摯的劇情演繹的令人潸然淚下,這是這部作品過人之處。時代在變,科技在變,然而無論何時,需要傳遞的心意仍然不變,那些無法言說的,就透過信件訴說,而那些透過信件也訴說不完的,就當面言說,世事難料,告白趁早,真正的心意如紫羅蘭永恆美麗,可以穿越時空,感動一代又一代人的心靈。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