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怎麼能騙都騙不了自己《寂寞調香師》

不做香水的調香師可以做什麼?可以替政府複製洞窟的味道作出另一個洞窟,可以替皮革加入香味調和氣味,可以替工廠廢棄調味使得當地居民不再反感,當急需穩定工作的離婚爸爸遇上不懂人情的女調香師,他要如何滿足這個慣老闆的各種任性願望,同時重新贏得女兒的心?而不懂人情的女調香師又將從出言不遜的離婚爸爸身上學什麼?

選材相當的有趣,氣味這種題材是比較少見的,更別說直接對準調香師這個職業,女調香師名為安,是業界首屈一指的天才,喜歡自稱自己是「鼻子」,可能也是因為這樣所以特別自大(鼻與自古字同字)因此時常忽略身邊的人之感受,而對周遭人頤指氣使,從自己的經紀人到離婚爸爸吉翁都是如此,連說都沒說就把對方的整盒煙丟倒垃圾桶裡,一開始吉翁還因為急需工作來租房,以向法院證明自己撫養女兒的能力以便獲取更多跟女兒的相處時間,故事事順從著安,於是電影有一點像《穿著prada的惡魔》小助理陪大老闆的感覺。

然而隨著劇情進行,吉翁逐漸觀察到,安在神乎奇技的調香技術外,根本就是一個生活白痴,她不知道怎麼跟一般人往來,腦子裡除了各種味道之外幾乎什麼都沒有,甚至對於他人她根本不看在「眼裡」而是只記住對方的氣味,並用對方的氣味來評判那個人,於是兩人的關係逐漸變得平等,因為吉翁發現安根本就不會與他人交易與談條件,以致於擁有絕技的她,在商業談判中時常弱勢的像個新人。

而這是得靠一張嘴找飯吃的吉翁所擅長的,憑著他三吋不爛之舌,他總能夠在艱困的條件下生存過來,比如說服車行老闆給自己再多一次機會,而在安意外鼻子失靈後,吉翁成了安的另類學徒,她帶著他開發味覺,試圖讓他在她鼻子無法運作時代替自己去嗅聞並描述氣味,而這也改變了吉翁看待生活的方式,甚至讓他在超市嗅聞各種東西導致被兇神惡煞的超市經理盯上。

電影作為主要元素的調香師擅長的技能之概念,在片中等同於「說謊」,無論是「複製」、「調和」、「掩蓋」效果等等,安都能熟稔的使出,另一邊吉翁偷偷帶女兒去沙灘玩時,也秀了一手教女兒說謊以欺騙妻子的對話。在在都表示謊言在不完美的生活之必要,而總是以自我為中心的安則意外的給了吉翁實用的建議:

「你不能總是帶她去她想去的地方,那樣跟帶我出門有什麼差別?」

「帶她去你想去的地方,然後那個地方才會成為你們多年後的共同回憶。」

然而,謊言終究是不能夠度過每種難關的,於是電影後半段,便是兩個人必須面對自己生活狀態的「真實」,吉翁必須面對自己窘迫的經濟狀況,還有可能會失去女兒的事實,還有安必須面對自己其實不想再繼續做跟香水無關的調香工作,必須鼓起勇氣去把自己的經紀人開除,同時必須找一個能夠忍受她個性並能夠學習她手藝的人。

那個人會是誰呢?

總的來說,《寂寞調香師》具有很有趣的前半段,尤其是兩人一同出任務的橋段特別有趣,但中段卻因為敘事上兩位主要人物的分散,而導致了高潮的缺乏或者不夠高昂,這就像是水管輸水到一半水壓不夠而停下來一樣,這就使得整部片起伏較低,當然電影裡不時穿插的生活小幽默,使得整部片氣氛輕鬆而不致沉默,但大節奏的缺乏便使得整部片時常處於有些過於鬆散的狀態,這是比較可惜的部份,另外就是,既然電影涉及「謊言」如果在前頭那些案子埋下後面會產生麻煩的伏筆或許也可以使得劇情的緊繃度上升,例如被發現在不是做香水時協助皮件或工廠掩蓋缺失與異味這些案例,都可以在劇情上設計造成一些後續麻煩讓兩人處理,既可昇溫兩人情感,也可當做「改邪歸正」的代價。

比較讓我意外的是,雖然翻譯片名有「寂寞」卻沒有女調香師安與單親爸爸吉翁談戀愛的情節,而且片中明明就有吉翁被迫扮演安的男朋友的情節,但電影卻沒有順水推舟成浪漫喜劇,反而是讓兩個人維持純友誼關係,也讓安對吉翁的性玩笑多了些尷尬少了些化學反應,或許本片更寧願注重於兩個陌生人如何藉由友誼改善彼此的生活,所以到了最後,是會談生意的吉翁帶著會調香的安,兩個人一起踏進屋裡開始全新的共同事業。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