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肉橫飛的純愛物語《初戀》

暴力大師三池崇史總算不再毀滅原著,而是回來搞其在行的黑道題材,被宣告腦癌的年輕拳擊手、被爸爸賣掉的年輕女孩、財迷心竅的年輕黑道與不安其份的中年警察、甜蜜蜜的毒販情侶、橫行霸道的日本黑道與中國黑道……碰撞在一起形成荒腔走板的黑色喜劇,究竟誰能在這個意外不斷的夜晚成為最大贏家?沒有最誇張只有更誇張!

在近期幾乎沒大片可看的情況下,三池崇史的這部新片可以說簡單粗暴的滿足了我對視聽

饗宴的需求,它有許多精采的大場面,也有很多讓人啼笑皆非的轉折,雖然有交互的人際關係,但並不會讓人看到腦子發熱,要一直去想到底情節要如何組構,相反的它非常的簡單,

是一部稱職且有意思的爆米花電影,以幽默詼諧的方式探討著關於生命的熱情,對行屍走肉的現狀發出嚴正的拒絕。

表面上電影主角是被宣告腦癌的年輕拳擊手,但實際上他身上的問題在片中許多角色也可以看到,那是一種對於生命不知道往哪裡去的惆悵,我們並不需要向外求取而是向內查看,就可以看《初戀》的種種對於情懷的呼喊,片名「初戀」不只意味著兩人之間的強烈聯繫也可擴大解釋成對於生命的悸動,所以片中日本黑道方有剛出獄的二當家,一出來就希望振興自家黑道,驅逐外來的中國黑道,結果卻被老大暗示「上面的人」「現在」不希望他們搞事,而中國黑道那邊則有渴求「仁義」而不得的頭號女殺手,她以為日本繼承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卻發現這裡的人也是差不多而且無聊的人。而主角作為一個孤兒從小沒受過關愛,雖然小有名氣但仍然要在麵店打工,他打拳不是因為對拳擊有熱愛而是因為「那是他唯一會的事情」對於教練那種對於拳擊手的浪漫想像,他則是冷淡處之,讓採訪的記者不解,也讓老教練大為光火。

「唉,可能是我太老了已經不懂現在年輕人的心態了吧。」

至於女主從小被父親性侵,當父親欠錢時就把她賣給黑幫賣春還債,她因此染上毒癮,電影的初戀的標題正在她光著屁股爬行在地的畫面中浮出,她最後無力的癱了下去。

他們都是對現狀所不滿的人,然而他們渾渾噩噩的過著自己的日子。

而導致這樣渾渾噩噩的日子改變的原因竟是一個心狠手辣的年輕黑道以及不安其份的中年警察,沒有這兩個「壞人」的黑吃黑計畫,片中的角色們就沒有解放之日(當然還要感謝片中醫生「宣告」了男主的腦癌)這兩個人給片中添了不少笑料,從計畫被男主角打亂的焦慮

生命不會無限綿延下去,這是眾所皆知卻被我們慣常遺忘的事實,當死亡的陰霾覆蓋了男主角,他因而豁了出去,做出平常不會做的行為,陰錯陽差下他亂入了黑吃黑計畫,帶走了正要進行日常援交的女主,正面給了追來的中年警察足以昏厥的一拳,這完全是一種沒想太多的反射機制,一種「義」的展現,隨後他發現這個有父親的女孩比無父無母的自己還要悽慘,他便開始覺醒了自己身上的「仁」,如果說第一次從中年警察的追擊下拯救女主,是因為女主基於幻覺的呼喊讓他以為她是在尋求自己幫助而導致的無心之舉,那麼第二次轉身走後一陣子他看到女主獲得自由後待在原地手足無措,故動心轉身決定要帶她去找父親、朋友,這次就是鐵錚錚的有意而為。

那已經不只是「反正都要死了,乾脆豁出去」的心態,而是在女孩身上看到一種自己幼時被拋棄的疊影,那種不忍之心喚醒了他冷面下的溫柔,使他願意搏命相救而非一走了之,好像這種對女孩的拯救也拯救了自己,窪田正孝所飾演的男主李歐那種不善言語卻又能識人情,那種剛剛好的傻,頗有一種老式但不令人討厭的木訥魅力。為了降低女孩看到父親幻覺的恐懼,他拿出耳機與女孩各戴一邊共享輕鬆音樂的電車場景也格外溫馨,也讓長期受虐的女主,由小西樱子飾演的由里(援交用名稱為莫妮卡)對他漸漸敞開心防,並有勇氣面對自己的心魔。

「如果只為了自己而戰,你不可能會永遠贏下去,有的時候也應該為了別人而戰。」

逐漸為別人而戰的利他對上為自己而戰的黑吃黑二人組,外加飛車追逐在後,為新仇舊恨湊在一起的中日黑道,衝向這個瘋狂卻又痛快的夜晚,爆笑血腥的橋段層出不窮,槍林彈雨搭配垃圾話連發,以及高度誇張化處理,讓片中許多慘案不會過於恐怖,也讓人看得大呼過癮,我必須要特別提一下染谷將太在本片裡的表現,很好的詮釋了自私自利、心狠手辣卻又不讓人討厭的年輕黑道加瀨,作為黑吃黑計畫的主要策劃人,在日本黑道衰弱下力爭上游試圖給自己另闢蹊徑的他幾乎是這部片的裏主角,笑裏藏刀卻又時常失算的形象令人印象深刻,這是劇本的功勞。相比之下如日本混血藝人beckey 或台灣演員顏正國雖然都很賣力演出,但各自角色形象則較為單薄(當然beckey那種誇張化的臉部與野猴似的肢體演出跟三池崇史風格蠻搭的就是了)而雖然形象也算單薄,但由內野聖陽飾演的黑道二當家因為戲份比較多,所以他單薄的形象也得以有一定的延展,將日本極道講究義氣與黑白分離(不讓一般人攪和進黑道的事情)的刻板形象描繪的酷勁十足,尤其在倉庫大混戰之後讓不屬於黑道的男女主下車,在朝陽下自己一個人獨自開車帶走連綿不絕的瘋狂警車那種老派卻有效的橋段更是讓這個角色得到了有尊嚴的結局。

當然,觀看本片,你會好奇三池崇史年紀這麼大了還喜歡這麼多即興的甚至是有些幼稚的情節好像有點不長進,比如那種向日式鬼片戲仿似的女主父親幻影之處理,讓一個只穿內褲只披床單中年男子時而驚悚時而搞笑,時而從平地凸起嚇人,時而在電車搖擺舞動,這樣的段子可以說並不怎麼登大雅之堂,但是這也反映出了他某種童心未泯的性格,但是而有時候一些只出場一次的角色也會給人溫暖的會心一笑,比如那個下了班自己去喝酒,醉醺醺的還照料被男主莫名揍昏的警察大師的護理師,這一段是必要的嗎?完全不是必要的,然而卻讓電影多了些莫名其妙的人情味,就像毒販情侶在下雨天興高采烈的撐一把小傘,一起出門買宵夜,女的問男的說要吃什麼,男的說吃什麼都好,他們是關押女孩,給女孩打毒的惡人,但他們也有他們的可愛之處。

男女主在這一夜的大混戰之後生存了下來,而電影並沒有止步於此。

兩人到了公園用清水沖掉滿身血跡,然後朝平交道走去,這時片中我最喜歡的一幕出現了,

由里看到了本來只存在她幻覺裡,當年那個保護她揍她垃圾老爸一拳的同學,而穿著藍色衣服的,長大的他牽著一個大肚子的女孩,這個他就是她在還沒遇見男主前,痛不欲生時那個唯一的拯救者,而男主則剛好穿著紅色外套,兩對在平交道的兩端相遇,由里認出男孩,男孩認出由里,不完美的一對遇上了完美的一對,這是不普通人的戀愛與普通人的戀愛的明確對比,由里看著大肚子的女孩,她彷彿是平行時空另一種可能的她。

陽光照在濕透的由里與李歐身上,而男孩與大肚子的女孩本來要約由里到家裡坐,卻被她客客氣氣的拒絕了。

一切盡在不言中,兩個人的世界那麼近,又那麼遠。

電影仍然沒有在這邊完結,即便我認為如果結束在這裡也不賴。

性的缺席在片中由戒毒的場面來替代了,由里的影子在床上顫抖著,另一方面不為誰而打的拳擊手也獲得了人生的目標,又是如片頭一般的拳賽練習,但在台上卻多了對於生命的熱情。

在這裡自愛與愛他人形成了循環論證,不懂自愛,就無法愛他人,不懂愛他人,也無法自愛。

隨後,電影安靜了下來,兩個人在細雪綿綿中默默走進公寓,關上了門,死寂的生命因一場混亂引入了活水,隨後又歸於平和的寧靜之中,生命獲得了拯救,拯救的祕密一言以蔽之就是愛,愛讓人與環境的格格不入達成和解。

仁者,愛人也,義者,宜也,而比義更根本的是仁,讓我們祈禱三池崇史別再動改編原著的歪腦筋,去拍他適宜拍的東西,去拍他真的愛的東西,說到底真正關乎價值的往往是關乎愛與被愛的。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