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速報:《來自深淵:深沈靈魂的黎明》

以正太蘿莉進行地下冒險為賣點的《來自深淵》最能表露「阿比斯」本質的篇章總算以劇場版形式呈現,神祕的傳說探窟家,「黎明卿」白笛波多爾多在地下五層出現在探窟三人組的面前,深不可測的他溫和有禮的接待主角群們,並意外爽快的答應協助他們到達地下六層,然而在他只露出一條縫的頭盔背後,醞釀著即將爆發的熱情。

如果你喜歡冨樫義博的《獵人》的早期篇章以及近期逐漸回歸黑暗大陸篇章(黑暗大陸篇章實際上是對其早期題材的復返,只是目前在船上仍然是以念為主進行政治性的攻防,然而可以預期之後會回到早期充滿奇花異草,珍奇異獸,那種充滿野性的早期題材)那麼你也會喜歡《來自深淵》這樣的作品,因為其設計主要意念就在於,「讓純真的幼男幼女們,去面對純真的大自然」於是由於畫風與內容高度的衝突,那種好像是童話卻又過於黑暗的古早格林童話的風格,便讓本作在眾多冒險故事中脫穎而出,成為話題之作。

雖然本片有許多繁複的設定(不過實際上要看這部你只需要看到27話),但一言以蔽之卻是個「下去找媽媽」(就像獵人一開始是個「千里找爸爸」)的故事,你可以很容易感受到這是個歐弗斯式的故事,例如一旦下去就無法輕易回頭的設定,以及古希臘式的去偷取冥王哈帝斯的寶物必須付出的代價(在歐弗斯的故事裡,他的寶物是他妻子的靈魂。)

而在「阿比斯世界」一切都出於阿比斯,也將一切都歸於阿比斯的設定,不禁也讓人感受到了這層古典性,尤其阿比斯(abyss)與深淵(abgrund)的連結,令人不禁讚嘆作者土筆卿的素養,而對於險惡自然的描寫,更是讓人總是為劇中小學生樣貌的主人公們不時捏一把冷汗,在這樣的自然之中,萬物互相廝殺,只為了生存下去,而為了生存下去,各式各樣的手段都會被用上,特別是在本作裡,自然對人類是特別致命的,它更專注於對人的特化,比如發出擬人的聲音來求援,藉以吸引活人上鉤的動植物,以及各種看似無害時則致命的陷阱,無一不在提醒人類的渺小以及居住在「深淵口」的事實。

同樣的,為了駕馭自然,人性是遠遠不夠的,自然科學的黑暗面也在本章節裡被揭曉,以「邁向下一個兩千年的黎明」為志向的「黎明卿」波多爾多正是如此理念的化身,為了探索必須付出代價,理解並非無害且遠觀的,而總是會走到有害且侵入的,為了獲得深淵的祝福,必須承受深淵的詛咒,於是為了人類幸福的探索他最終走上了非人之路。

一個好的故事一定會有好的反派,而好的反派與一般的反派之差異在於,一般的反派只是擔任一個可有可無的,炒作氣氛的位置,只作為要被打倒的功能而存在於故事之中,然而一個好的反派,不只要讓主角們傷透腦筋,更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復返,不只在生理上折磨主角們,也在心理上折磨主角們,以求打磨主角群的樸拙,波多爾多就是這樣一個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他的純真在於對理念的堅持,使得他泯滅了人與物的界線,毫不意外的能熟練的演出「有原則的變態紳士」吉良吉影的森川智之能駕馭波多爾多,使得那掛在口上滿是純真的「斯巴拉西」、「娜娜祈」聽起來更加不寒而慄,毫無疑問的不惜一切從他人到自己都可作為探索代價而獻給阿比斯的他是邪惡的,然而同時他的純粹也是可敬的,電影版對血腥場面雖有一定程度的刪減,但氛圍仍然形塑的很好。

澳洲音樂家Kevin Penkin與日本音樂家飯島弘光的合作使得本片的配樂可以說是意外的驚喜,讓你用聽的聽出阿比斯的浩瀚與宏大,同時這種浩瀚與宏大又可以是令人窒息而非舒暢的,因為它不是讓人伸展四肢的寬廣,而是奪人四肢的虛無,同時適當的詠嘆調之使用,更使得本篇章故事主要發生的空間「祭壇」被恰當的音樂化了,恐懼與神聖只有一線之隔,正如打破禁忌的或者是英雄或者是惡人,

一起走進電影院,闔上雙手祈禱吧,精心打造的自然即將攤開在我們面前,那是自然的無垠之海,在那自然的無垠之海的面前,溫柔會受到最嚴酷的考驗,考驗過後方能見到黎明,那是燃燒自己照亮世人的決心,而照亮一切的太陽,內部的血是黑色的。

↓↓↓↓↓前往影院前庭參與即時討論和murmur↓↓↓↓↓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