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戲的是傻子,看戲的是瘋子《窺機警探偵查事件》

photo_55fec18416ef5c399a3c0cd00fb553dd (1).jpg

《窺機警探偵查事件》(keep an eye out)從開場就宣告了它的神經與不正常,一名穿著紅內褲的男子忘我的指揮著西裝筆挺的樂團,而隨著警方到來,他慌張的丟掉指揮棒,幾個人在草地上追逐著,你以為這名男子會是主角,或者後面會再接回來他的故事缐,但是沒有,完全沒有。

 

查了查導演,昆汀杜皮爾(Quentin Dupieux),看了他的作品單裡那閃閃發亮的「超能輪胎殺人事件」在觀影過程整個連綿不斷的WTF突然有了合理的解答。

 

這並非指的是故事沒有建立在一個真實世界就沒有邏輯,就沒有合理,而是昆汀杜皮爾一開始就不打算講一個邏輯貫通的故事,就算是哈利波特裡的魔法世界,裡頭也會有一些規則讓所有角色遵守,但《窺機警探偵查事件》完全不是這樣,於是在這種觀影過程中我們只能期待有更多跌破眼鏡的轉折,我們雖小的主角傅根莫名其妙在警局不能回家,而等待偵訊他的是一個更莫名其妙的警探布宏,他的肺有個洞,抽煙時會外洩出來,而他完全不會偵訊,倒是像跟朋友聊天一樣,要傅根交代晚上到底幹了啥,故事的懸念在於「他為什麼被抓?」「他是不是真的犯人?」

 

然而當故事持續推進,我們會發現這也是昆汀杜皮爾虛晃一招罷了,他真正感興趣的是對「講述手段」的測試與實驗,在偵訊過程中布宏因為有事出去了一下(因為一些毫不重要雞毛蒜皮的小事)然後經過一連串荒誕可笑的對話後,被留下來看管傅根的獨眼警探(片名keep an eye ou的由來)自己把自己搞死了,然後布宏又回來,電影在這裡才開始有點趣味,因為我們發現在傅根的再述自己晚上的一連串行動之中,居然可以混入剛剛自己弄死自己的警察,然而聽他說的布宏看不到,只能聽到內容,只有觀眾能看的到又聽的到,而更誇張的是傅根還可以跟那個自己弄死自己的警察對話,而他們的對話布弗完全聽不到,即便他現在明明就是在重述過去的事情,而後來甚至還可以遇到當時還不認識自己的獨眼警官的老婆,兩人還出去吃了宵夜聊到之後雙方會怎麼見面)這自然是導演昆汀杜皮爾對用影像來對應當事人重述事件這種常見的電影手法的諷刺,但輪到布弗講述自己的過去時同樣也有畫面,但傅根卻看的到布弗正在講述的際遇,於是也說了一個自己過去的故事回應他所說的際遇,然後在布弗表示不相信後傅根也說了句:「你剛剛說的也不是真的。」

 

於是再現的影像也變得不可相信

 

然後又經過了一連串瑣事,在導演再次打破自己的規則,讓布弗進入了傅根的再述,甚至兩個人一同重演當時的狀況(在這種再述之中,總機小姐是不同人)然後經過一連串瑣碎的過程後,辦公室裡獨眼警探遺留的眼球被進來證明傅根不是昨晚殺人案的兇手的另一位警察發現,當傅根不知所措時周遭的牆壁被拆掉,滿場的觀眾環繞著他們,原來他們是在舞台上,布弗跟另一名警探走到前頭與其他從布景背後進來的演員一同謝幕,他還邀請傅根一同謝幕,但鏡頭也帶到辦公室外,發現警局還是存在著而不只是布景,電影看到這裡我已經毫無興致了,更別說之後他們一起去用餐的瑣碎聊天,還有布弗在餐廳外送走其他人突然銬起傅根,要他今晚在警局過夜,然後一頭霧水的傅根就被送上警車了,電影至此結束。

 

當一切名單跑完,銀幕再次出現影像,舞台下的觀眾仍坐在原地死盯著銀幕。

可以說整部電影此時彷彿呼應了開頭那個指揮樂團的紅內褲裸男,當他離開樂團逃跑於草地上時,樂團仍然在演奏,也就是說他是多餘的,正如這部電影充滿的多餘。

 

 

還好這部電影只有七十多分鐘,不然我真想走進螢幕掐死導演,都2018年了,要玩後設喜劇可以玩得再瘋狂些嗎?但是我想最瘋狂的還是觀眾,尤其是我,不只可以坐著等到這種電影的這種彩蛋播完,還打了閣下現在看到的這篇文章。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