飢渴

Törst《飢渴》

推薦指數:●●●●○

Thirst 8

柏格曼善於對女人捉摸不定的情態的捕捉,前一秒微笑向你走來,下一秒就變色甩你一耳光。在飢渴裡頭他用三段被微妙牽引在一起的戀情敘說人們對愛的渴望以及對於失去愛的恐懼,在此之中,愛與性纏繞連綿,每一個手勢都是前戲,每一個手勢都是誘惑,對裡頭的人物而言,純粹的性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們要解讀所有的行為都是以「你愛不愛我」為前提,如果你發出挑逗,她就得考慮她是否愛你來決定要怎麼回應,而這種思路必然是弄的自己遍體鱗傷的,因為世人對於寂寞渴求的解方不是對真誠愛情的追求,而只是對用來象徵愛的性的追求。

 

在這之中,男性被呈現出兩種典型,一種是對女性毫無憐憫的剝削,一種是對女性毫無上限的忍耐,因為對於柏格曼如火焰一樣的女性而言,你只能盡可能的消耗掉他們的動能,或者放任他們自己耗光動能,至於找不到對象而不願屈就的女性,只能投入滔滔湖水之中,或許在柏格曼視野裡,他認為女性被愛就是被需要,而不被需要的女性內心的寂寥是致命的。

 

我很喜歡柏格曼處理小空間的方式,在一個男女兩人居住的火車上,就那一條長廊,就那一個空間,看兩人在裡頭拌嘴吵架,然後和好如初。甚至在對面車廂遇見前任情人時產生的效應都漣漪狀的打在這整個空間中,在小空間裡頭所有的微小動作都被放大了,所有的衝突也被放大了,彷彿是對男女關係的普遍寫照一般。

 

或許幸福本就與平靜對立,因為幸福包含著一言我一語的吵吵鬧鬧。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