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碗雞湯加了辣椒《獅子山上》

一個身強體健的搶孤王在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中失去了自己的下半身,並開始有了幻覺,不但能看到動物,還能夠看到過去的自己,當他隨著用來療傷止痛的嗎啡進入夢鄉,過去與前女友的愛情故事浮上心頭,然而嗎啡退去後,真正的挑戰與痛苦才要開始,在志得意滿的上半生結束後,他得面對法庭、家庭、工作等決定下半生的種種難關。

「命運就算顛沛流離,命運就算曲折離奇,命運就算恐嚇著你做人沒趣味,別流淚 心酸 更不應捨棄~」

你拿著蛋糕,騎著車,唱著歌,上路要向心愛的人去,是世界攀岩第八,身強體健頂呱呱。

然後就突然被撞了,然後就被送到醫院,然後就突然變成殘廢了。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獅子山上》的開頭雖然不新穎,但我卻欣賞這樣的乾脆俐落,而接下來的香港醫護,還有一般大眾之態度,更是令人嘖嘖稱奇,男主老婆去急診室大廳,一把火在屁股燒,急著要見老公,櫃檯卻彷彿機械一般不讓她提問,而只是不斷的敷衍並打斷她的提問,要這個挺著肚子的女人排隊,而一旁的群眾則是冷眼以對,或者說眼中根本無這個女人,直到她從有禮貌的試圖探頭詢問,到心急如焚崩潰大喊「我老公車禍,我只想找到他!」周遭的人才彷彿恢復了知覺,異口同聲的跟她說

「早說嘛!」

而位處醫院的丈夫受到的醫護狀況則是這樣的,資深護士一邊在教年輕護士如何照護病人,重點在於教導卻不在照護病人,於是作為病人的男主就被當做練習道具一樣,供年輕護士練習標準程序,而不管病人已在喊疼,資深護士還要年輕護士確認OK才能讓病人施打嗎啡,如同醫生跟男主老婆解釋病情時,多次接電話談論其他病人病情,最後甚至走出診療室,朝另間病房前進,丟下男主老婆,以及那句毫無情感波動的話語:

「對了,你先生一輩子不能走路了。」

你很倒楣,因為意外,你的世界毀滅了,我們同情你,但這又如何呢?我們的世界還在,而我們也有我們的生活要過,有我們的苦難要面對,就算你很慘,那也是你的事情,有別於溫熱且暖心的雞湯電影,《獅子山上》雖然也是勵志,卻充滿了這種刺人的刻薄,而這很有趣,因為勵志電影是很少見到這種處理方法的,時常俗爛勵志片裡的人不是壞到不行就是好到不行,然而如果本片裡的人有什麼好壞的,那也僅止於他們必須繼續過好自己生活,與生活奮力搏鬥,而無心去負擔,無心去承受他人的痛苦,故給人有一種非基於惡意的冷漠,同時也給觀眾一種荒謬與發笑感,畢竟男主遇到這麼慘的事情,世界卻仍然彷彿這件事沒發生一樣,一如往常的餵他吃現實的種種苦頭,就像灌藥一樣粗暴,而男主在仍然不分日夜的拉起身體,努力復健,不相信自己一輩子不能走路。

「別浪費時間了,躺著吧。」

你可以看到片中的許多角色都充滿著這種漫不經心,他們的同情是有限而非無條件且無上限的,主角隔壁床的富二代、病人路上偶遇的繼承車司機、傑出青年表揚大會上的得獎者、提供偏方並收取大量錢財的中醫奶奶、害怕地板被女婿輪椅刮壞的岳母,還有在他出事後就一肩扛起家庭經濟與教育,同時打點一切的老婆……都不斷傳遞的這種「你很慘我們知道,但你要在龜殼裡躲多久?我們又要體諒你多少?」的訊息。

而這甚至包括男主角看見的,自己過去的幻影,他鼓勵男主爬上獅子山說的話可是一點都不勵志。

「以生命影響生命?不要笑死人了。」

「憑什麼大家都要聽你說話,就因為你殘障了?」

「爬得上去你是生命鬥士,爬不上去你只是殘障人士」

於是在一次次的落下中,男主思索著自己生活至此的人生,他也才發現原來自己以為理所當然的一切都是這麼的虛浮且脆弱,就算有幾萬粉絲追蹤,就算有一整櫃獎杯,就算有十大青年名聲,但這又如何呢?他不再是運動能手,甚至連父親或丈夫的角色都扮演不好,他現在是誰?又能夠是誰?在意外之後他持續迷失,甚至被打擊到溫順的做著工作,乍看接受現實,實則行屍走肉,直到看似勢利刻薄的,在織品系任教的岳母,一邊教他縫紉,一邊點醒他:

「每一個身分都是一套衣服,你必須自己決定哪一套穿起來舒適。」

又或者是夜裡妻子告訴他的:

「爬上去,做回自己,做回那個我認識的你」

他才決定要攀登獅子山,於是與其說攀登獅子山是本片主線,不如說是本片最後一個賭上性命的難關,因為本片的主線主要還是在談人如何在這個毫不關心自己苦難,且日復一日無障礙的運作下去的世界,找到一種面對自己苦難的心態與生活的勇氣,所以事件很多而非緊扣攀登獅子山,而電影後半一個從醫院內部拍到殘障病人,並一路移動到窗口外的獅子山的這一個鏡頭調度,更有這不僅是要說一個帶有英雄色彩的個人故事,更是要說這是個適用於所有受傷且一蹶不振的人的故事之意味,當生活痛打你虐待你把你銬起來,把你打斷腿在地上爬行,說你是恐怖分子時,你仍然可以舉起雙臂向上攀登,做回你自己。

片中的動物CG還有夢境與山景或是高大孤棚的CG都不怎樣,但因為那些CG的圖形本來就是要呈現男主迷離失意的精神狀態,還有發揮寫意而非寫實的功能,諸如鬼祟來訪不敢被正室遇見的男主前女友以貓的形象溜近電梯,而從另外一邊出來的老婆則是以獅子的形象登場、乍看溫和有禮,實則伶牙厲齒的律師以老虎形象呈現、魯莽卻充滿韌性,家境貧困卻必須供兩個女兒吃穿教育的卡車司機以犀牛呈現,西裝筆挺,道貌岸然的高官們以企鵝呈現……都在技術力不足的狀況下仍然生動的表現了這些人物的鮮明形象,也隱含了導演對香港社會現狀、官僚醜態的針貶。

「你有看過人變成動物嘛?」

「這有什麼稀奇?在香港為了要生存,誰不是被逼變禽獸?」
.
導演兼編劇梁國斌改編香港搶孤王「包山王」黎志偉的生平故事,曾經在世界攀石巡迴賽奪得世界第八的他,遭逢意外後人生劇變,本片沒有諱言他人生的陰暗面,比如婚前與攀岩夥伴背著自己後來成為妻子的正牌女友約會的汙點,又或者是在法庭上失口說出自己過失導致賠償金打折還有岳母所瞧不起的頹廢狀態,以及種種競爭激烈下香港人得有的現實性格。卻採用了時而輕快時而嘲諷的方式來說一個你我可能都會面臨的,進入人生真空區的殘酷又爆笑的成長故事,有些嗆辣,卻相當中肯,無論過往如何燦爛,都免不了意外毀於一旦的可能性,有時現實的鐵幕不出一聲便拉下,將人砸落在地,而那時能拉我們一把的,繼續挑戰未知,攀向未來的,點亮獅子山,點亮未來的,終究還是我們自己。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