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肌膚下的腐敗內心《詭憶》

「跳水是一門近看很醜,但遠看很美的運動」開場不久後消失的閨蜜留下的這句話可以說貫穿整部電影,從急著找尋車禍後失蹤的閨蜜,並制止年輕的後輩批評閨蜜,再到發現閨蜜的秘密後內心的轉變,恨意可以使人發狂,或許這也是為什麼電影後半段開始失控,卻不夠華麗的原因,因為少了理智來規劃,平板情緒使得夢境變得扁平無趣。

這是一部適合大銀幕觀賞的電影,而且從一開始就非常的討喜,畫面的顏色非常的漂亮,冷色調的畫面配上兩位女主艷麗的連身泳衣,申敏兒與李裕英雖然同屬可愛但也可攝人的臉龐並沒有因為氣質類似而混在一起,而她們的身體無論是特寫或者是放在遠景都非常適合,兩個人的身高是一樣的,但透過大銀幕的魔法看起來都相當的纖細修長,讓人難以置信她們都只有168公分高,你完全不會想要在電腦上看的原因是這部片的遠景就是拍給大銀幕放的,而演員的特寫在本部片裡也非常的有效,李裕英琥珀色的眼睛與申敏兒黑溜溜的眼睛都被的一清二楚,而是兩人從如膠似漆依偎彼此,再到面目猙獰近乎入魔的反差更是完美捕捉,作為第二女主的李裕英白裡透黑的戲路之熟稔就不用說了,第一主演的申敏兒為了這部戲還從完全不敢跳水練到可以從十公尺高的跳台跳水,還不幸意外骨折送醫治療一個月,可謂犧牲不小,野心頗大。

所以編劇欠她們一個道歉。

最好連同調光師還有攝影師一同道歉,因為這部電影的中段以後簡直比失速列車還災難,被濫用的閃回、被平板的情感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這部電影頗為可惜,因為它不被期待做好的東西都做好了,但最基本的東西卻失手了,很明顯的比起漂亮的水體還有人體,觀眾進場觀看電影希望看的是失蹤懸疑怎麼解決、靈異現象怎麼解釋、漂亮閨蜜何以又如何為了爭奪第一,互相設計與廝殺,這是淺層上的需求,深層的需求是,這個故事本來是關於一個第二名其實原本是第一名,而第一名原本是第二名,交換位置後所產生的愧咎與嫉妒,以致於兩人沒有辦法好好站在同等地位上合作,即便兩人是表面上相當友好的室友與一同成長的閨蜜,卻有隱藏的緊張關係持續發酵,但當水落石出,當你得知何以兩人位置會交換,以及閨蜜對女主的怨恨原因時,我想你很難不翻白眼,對後面的劇情也就難以全心投入了。

加上本片在展示因車禍傷害還有精神壓力而產生的幻覺,其實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使用相同的手法,又沒有一次次的增強手法的規模,比如那總是一次次出現的路人開始對著女主說出女主內心想法的作法,且居然沒有一次是並非幻覺而是真的有人在對女主說話的虛實操弄都沒有。

後半段那夢境失控的狀態已經讓觀眾坐立不安,但坐立不安不是因為太驚悚的展開,而是夢境本身已經太蠢而不能讓觀眾誤以為是現實,並已經有點看不下去,接二連三的讓片中位居權力地位的沒存在感的男性頭正巧撞到東西然後就下台一鞠躬,這種事情如果是真的發生是蠢,如果是假的發生還是蠢,你又不是在寫偷懶的喜劇,為何要偷懶的像用踩到香蕉皮這種簡單愚蠢的重複套路來試圖激起觀眾的短淺反射?就跟片中最令我困惑不解的就是閨蜜互相殘殺這件事本來就可以發展到很駭人的狀態,因為首先,電影一開始的懸疑其實就是下的很充足的,何以兩人意外落水後,好不容易清醒的女主每晚都被人用手指趴開傷口,這些事情本身就相當有意思,閨蜜到底去哪?她是否在暗處計畫一切復仇行動?女主周遭的人是否有參與這個復仇計畫?還是一切都只是女主出車禍後的神經多疑?這個在整形盛行的韓國,有著女主臉卻失去部分記憶的角色真的是女主嗎?片名名曰詭憶,那是否有記憶被修改等虛假記憶的可能?各式各樣的可能性只要寫好,本身就會積累著觀眾的期待與壓力。

但電影卻寧願用「電梯要關上然後有人伸手進來」以及一個音效來嚇人,又或者是用「老舊跳水場電燈一閃一暗的」這種偷懶的公式情節,來在劇情外製造給觀眾的壓力,這完全就是對自己劇本沒有信心的表現。

因為劇本還有電影懸疑的解謎實在太令人失望了,所以我只好沿線追查另一個本片外部的謎題,就是編劇到底什麼來頭?赫然發現原來編劇趙瑟藝就是導演,而且曾入圍過「韓國電影大鐘獎」編劇項目的她還相當的年輕僅有三十五歲,這部電影是她的長片處女作,於是我突然理解何以本片男性與女性的互動都被寫的這麼差,因為這部片本來就是女導演要專注在女性與女性之間的競爭,所以理所當然的在這種運動電影下,那種兩個競爭的女性為了勝出而去醜陋的爭奪有權勢的男人的關注的所謂道德的黑暗面情節就沒了(EX男性寫的《黑天鵝》)取而代之的是女性之間的傾慕與嫉妒,但為何情感戲要寫的這麼保守呢?為何不能來個女女女的三角戀情,來講述兩位女主與後來遞補女二的後輩的情感糾結(電影前中段女主偷窺女二與後輩談話時還真給我有種這種發展的可能性,可惜這條線後面被粗魯的抹滅掉了,取而代之的是後輩「我超越前輩了」的事業進步的簡單情感,以及前輩對後輩從微笑以待再到失態憤怒的態度轉化。),並一邊處理女二消失的謎團一邊處理三人情感關係呢?電影的閃回之所以用的很差的原因是,無論用了多少次閃回,傳達的訊息永遠是一樣的「她們過去很友好」但我更寧願看到現在閨蜜曾為女主犧牲了什麼,以致於女主應該對閨蜜目前的糟糕狀態負責或者感到愧咎,以此開展拋棄責任與愧咎感的黑化之路及其報應或者代價,但期望最終都落空了,基本上有別於預告給人雙人應該會對決到底的期待,中段開始申敏兒完全沒有跟李裕英對決到,李裕英的登場不只不是一個她事前埋下的計謀(如《奪魂鋸》系列拼圖殺手就算人不在場,一切機關也可看做他的意志延伸,因此主角們跟機關對決也算是跟他對決)更多時候只是個不斷重複先前話語的殘影,而這不免或多或少的帶來煩躁感。

電影末段,女主回到過往兩人在外頭練習的跳台,這段就畫面上讓人看的仍然非常舒服,然而整件事情就這樣虎頭蛇尾的結束了,「跳水是一門近看很醜,但遠看很美的運動」的「醜」沒有在片中被充分的強調,反倒是最後突然變成「如果我會放開她的手,那麼我一開始就不會牽起」的反諷,事實上光這一句出自女主的台詞,就有充足理由讓我指責編劇,何以這句台詞這麼熾熱,這部片的情感卻如此單調,以致於看完之後有一種深深的遺憾與可惜,但我想怎麼遺憾也不會比付出很大心力替這部片加分的兩位女主還有攝影與調光遺憾。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