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可以更好看的《奪命守門人》

本片故事其實非常簡單,就是關於一個女士兵第一次保護該保護的人失敗,在淪落成為門房後,她得到了第二次的機會,而且這次要保護的對象是自己去世姊姊的丈夫、兒子、女兒,敘事上也是平舖直敘的娓娓道來,但有許多疑惑在觀看時不斷搔著我的癢,包括露比羅絲怎麼可以這麼殺、尚雷諾怎麼可以這麼挫、隊友怎麼可以這麼豬……


女打仔的片在今日可以說屢見不鮮,光去年就有盧貝松的《安娜》,再往前你還會追到一大堆電影,換言之「女性很能打」這件事基本上激不起觀眾的新鮮感,但如果說《奪命守門人》有其潛能作為一部特別的女打仔電影,那就是女主角演員露比羅絲本身是出櫃的女同志,並且在本片內完全不利用自己的女性優勢,而是透過角色的軍人專業來痛揍敵人一頓,或許還有機會走出自己的一條路,電影的打戲還挺精采,即便我很懷疑就算不一直轉動鏡頭露比羅絲打的其實也很夠看了,尤其配上這個充滿僕人密道的老舊大飯店場景,她要如何以一敵多,以智取勝,拯救家人,認真專研這部份也就可以跟對動作片有所期待的觀眾交代了,然而電影裡最奇怪的事莫過於前面導演似乎都已經想好要鋪陳什麼,在前半部交代資訊的部份做得不錯了,到後面卻彷彿失智了一般

導演北村龍平似乎不知道自己的長處在哪短處在哪,甚至在同一部片裡前面的優點到後面突然不見,比如片中名為波爾斯的反派原本是一個話少俐落的殺手,以門衛身分潛入飯店,擔任店內唯一的服務人員,替希望拿回畫的另一個由尚雷諾飾演的反派打探消息同時作為內應,當整個行動開始時,他毫不猶豫的對一個與他似乎相當友好的老人,也就是女主角的叔叔施暴並認為自己已經解決了他,甚至後面對掌握畫作消息的老夫妻,在他們吐露完訊息後,更是毫不猶豫的在他們腿上來一刀,在臉上來一發,看來就是一個狠人。

但不知為何當他面對女主角,或面對女主角的家人時,他就開始變得扭扭捏捏了,連開槍前都多了很多廢話,而反派話多自然就是得死了。

北村龍平並沒有負責劇本的部份,但本片的劇本卻慘的難以讓人相信故事有兩個人負責,劇本由三個人負責,當我們追究本片的核心衝突時,那其實是一個非必要且並非不可調解的衝突,因為所謂的壞人只是想要來拿被一個老頭藏在飯店的幾幅名畫,但他們可以說做足了準備,既挑了飯店整修所以只有幾個人在的日子,還弄斷了天線、破壞了變電箱、上鎖了大門、連警察都已經買通……

但說真的,他們只是想要拿幾幅既不屬於這間飯店,也不屬於女主及其家人的名畫,更別說整棟飯店基本已經因整修沒什麼人,何必要搞的這麼麻煩?又不是說鑰匙是要用女主家人的命作為代價,因而產生無法協調的衝突,編個理由說自己的東西多年前放在牆壁裡,然後開始帶扮成工人的手下進入挖掘就好了不是嗎?

片中尚雷諾飾演的反派老大看似有文化素養或者智力較高,卻連這個行動的比例原則都沒想清楚,沒道理女主要阻擋他們拿走畫到底的,這些畫又不是什麼穩藏著核彈密碼的國家機密。至於另個反派原本在片中就被描述是較笨的,但我沒想到他會笨到在已經知道沒有尚雷諾畫就無法賣到國外的前提下,為了獨吞一切還是弄死尚雷諾,我們完全不知道為何他可以笨到這樣,於是當兩個主要反派都是笨賊,但本片又不是那種搞笑喜劇的時候,本片問題就大了。


因為整件事還有因這件事造成的傷亡仔細想都很沒必要。


如果導演發現自己的編劇其實很爛的話,最好的方式就是拿掉對話戲,讓女主角的親人在開頭時就被殘忍的殺死,這樣剩下的場面都可以塞滿動作戲了,《捍衛任務》正是這樣很好的藏拙,兩位動作指導出身的導演很清楚他們擅長什麼不擅長什麼,殺神約翰想做的事情也極其簡單,就是解決幹掉自己狗的相關人士,因為那隻狗是他妻子留給自己的最後紀念,但是《奪命守門人》不懂藏拙,他們不只要讓女主角家人活著,還要讓他們一直出場(而不是用膠帶綁起來關到電影結束女主將他們做出),更要將女主角在本片要保護的這些家人們性格設計的非常差勁,從小女孩到青少年,再到曾與作為老婆妹妹的女主有過出軌關係的渣男爸爸(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這麼名正言順的責怪自己偷吃的,老婆的妹妹為了躲避自己跑去當兵不對,完全沒想到自己問題很大嗎?),在本片裡幾乎一次又一次的陷女主或者陷他們自己於險境之中,反派們的個性在本片不知為何意外的好,完全沒有對這些不知自己幾兩重卻又吵吵鬧鬧甚至出言挑釁的人質施暴,但詭異的是反派們剛踏進們時看來並非個性好的人,而是視人命為草芥的冷血暴徒,於是討厭女主家人的觀眾如我老實說反而一直希望反派們把他們給爆了,這是失誤的劇本會造成的失誤的觀眾反應,能夠把本來觀眾應該期待被拯救的家人們寫的這麼無能又令人討厭,編劇也算是達成另類成就了。


但本片末段作為收尾的那一場人體風火輪可以說極為爽快,露比羅絲站在燃燒的抽風機面前也可以說是酷勁十足,讓我不禁納悶何以電影前面如此缺乏創意而且老套,除了動作戲碼俐落爽快外其他面相何以如此乏善可陳,很難讓人相信這是出自拍出《午夜人肉列車》這種既充滿狂想又蘊含社會批判的導演之手,他們真的認為只要主角是女性,而且盡可能的去女性化,電影就能賣座嗎?或許他們忘了,他們的女主角雖然也一臉憤怒,但她眼睛可不會發光然後飛上天空阿。

然後我還是不太懂何以一定要女主作為門房這部片才得以成立,就算她只是路過因故滯留此地,然後巧遇這一家人,不幸遇到這一幫暴徒也是可以的,更別說她在本片基本沒用到任何跟門房有關的相關技能,或許我們不該想太多,因為越想只是越困惑本片種種設計而已。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