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麥當勞的角落呼喚生活《麥路人》

由天王郭富城領銜主演的《麥路人》講述一群流落在外聚集麥當勞的下層人們交織而成的生命故事,他們從四面八方而來,在宛如犀利哥般,窮還窮的一身帥勁的阿博領導下,完成每天一個個不可能任務,然而總是有各種方法的犀利哥在解決眾人困難之餘,卻無法正視自己的人生問題,西裝筆挺的他如何流落至此的秘密也將逐漸揭曉。

描寫底層的故事最怕的就是只有慘卻沒有趣味,然而《麥路人》從一開始就抓住了趣味,更從趣味抓住了韻味,趣味在於有一群這樣你可以在任何二十四小時店都可以看到的人們,他們帶著故事每晚沈睡在麥當店裡,一到早上就各奔東西為生活奔波,那可能是一個逃家的少年、可能是一個西裝筆挺的大叔、一個帶著女兒的單親媽媽、一個總是坐門口的老伯,又或者是一個鬼頭鬼腦的中年人,以及許許多多我們只看得到他們在這裡的樣子,看不到他們在這裡之前的樣子的人們……

例如像多拉A夢的阿博,總是滿口名人語錄,滿口生意經,穿著西裝的他,總是偷偷的跑到一戶人家外,偷偷的看著一個憔悴的女人照顧另一個憔悴的年長女人,這時總是老神在在,自信滿滿的他眼神竟露出平時不見的脆弱,也讓我們更好奇他的故事。

而韻味在於在這種奇特而險峻的生態之外,那種人間尚有的一息溫暖,例如本片最重要的讓這些人有地方待的麥當勞、商店外讓人拿食物救急的冰箱、讓人梳洗的公共廁所與存放東西置物櫃、在母女挨餓共吃一盤炒飯時突然有人送來的兩份便當,除了一息溫暖外我們也可以看到他們為了生存那注入全部生命的拼命與韌性,而這正是最令人玩味的一點,他們為的是活下去嗎?然而若只是為了活下去而已,他們卻已經將自己的生命壓縮到極限,有時甚至靠近死亡邊緣,或許驅動他們活下去的,不只是生命本身,還有許多祕而不宣的追求,而這些追求之所以祕而不宣,是因為他們離夢想的距離太遠,害怕說出來被笑,比如長年租下空間放自己華服的駐唱歌手阿珍,她將這些戲服看的比自己還重,在香港,那一小塊方寸,可謂價值不斐,然而她寧願經年累月的為其付費,也不願省下來改善自己的生活品質。

於是我們可以看到,在生命之外,還有夢想的追求,在這些人內心,故他們也是有尊嚴的活著,因為他們有自己的堅持,如同電影一開始阿博帶著深仔實習遊民生活時,不時強調的,無人幫忙是理所當然,有人幫忙是萬分感恩。正是有著這樣的態度使得這群人並沒有因為生活的貧困而變得怨天尤人,故猥瑣可怕,也使得他們少了些危險性,多了些可親性,這或許也是因為領頭人阿博那神祕的過去所致,以致於本片的調性大多都處於安全的積極正向氛圍,既沒有挑戰生存與道德的衝突(比如餓壞去搶去偷東西),也沒有挑戰尊嚴與法律的衝突(比如被羞辱後憤而打人傷人),直到阿博自己面臨了巨大危機,本未存在的絕望方才吞噬了一切。

本片便這樣運用著這兩種趣味與韻味,刺激觀眾的鼻腔,使得那每次都要特寫的一整排的麥當勞清晨的熱咖啡讓人看了非常安心,因為這讓我們知道這些人又熬過了一天。

我喜歡《麥路人》的正向能量與適可而止的情感(即便有一場戲我覺得是情感過多的),這兩點在大多時候都令人驚訝的控制得當(尤其我並不是一個喜歡正向能量電影的人,因為許多正向能量電影都充滿著一種令人厭惡的愚蠢,不是把過錯都推給特定幾個惡人,就是以一種我善良所以我應該被善待的方式要求各種幫助)尤其面對混混索債與富人羞辱時,本片都沒有出錯將其處理成濫情的場面,在觀影過程我時常想起《小偷家族》同樣是描述沒有血緣的一群人聚在一起,《麥路人》多了一點可愛的樸拙而少了一點陰險的奸巧(這主要是在說是枝裕和透過視角讓觀眾成為堅定的,與主角群站一起的與主流社會對立的技術,看過前半段的溫暖,你就肯定會覺得後半段的審訊很冷血,這是是枝裕和的厲害。)以一種不耍耍弄技巧的方式老實交代著這些麥路人們的生活故事。

當然,我也想到《幸福綠皮書》,《麥路人》做的比這部奧斯卡電影還厲害,《幸福綠皮書》只是插入一段讓人也想大快朵頤的吃炸雞橋段,《麥路人》不只片中麥當勞是重要的聚會場地,麥當勞店員對這些進來後時常沒買東西把麥當勞當免費場地與旅館的人可以說客氣的可怕,這服務態度不打五星不行,更重要的是片名就直接有個「麥」字。

還是你厲害阿麥當勞。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