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得好看是真的可以為所欲為阿《派遣死神事件簿》

《派遣死神事件簿》,號稱超越2.5D,號稱「融入了所有影迷能想像的大滿貫電影類型」的電影,你的確可以從裡頭看到時代劇、推理劇、奇幻劇的影子,但我的觀看過程中首先的是想起了小時候觀看的同樣由日本出品的戰隊系列,因為片中有著變身系統還有華麗的妝束,更重要的是充滿了作為偶像的俊男美女,於是劇情也不太重要了。

誇張化卡通化的演技,過於漂亮整潔的古著(然而本片男主的設定卻是在父親死後家道中落的廢二代)過於漂亮整潔的場景(簡直就像是去主題公園而不是真的有人生活的地方拍攝),都可以從導演身上找到原因,因為導演是長期習慣拍特攝如假面騎士或戰隊系列的,然而不幸的是與假面騎士或戰隊系列能夠一集集的經營角色與反派不同,這是一集就該交代好這些東西形塑張力的電影(甚至你可以說特攝作品出電影即所謂的劇場版時也具有不需要交代太多角色背景的好處,就是因為大家早就在日常篇章認識他們了)這也就導致片中人物間的情感刻劃不足,以致於時有尷尬感,因為觀眾根本就還沒有辦法進入角色的喜怒哀樂,角色的情緒卻已經風雲變色,造成疏離的問題到了結局都無法解決,也讓觀眾會特別注意到本片特別誇張的特效。

《派遣死神事件簿》丟出在戰場收割生命還有與人簽約後能被裝進玩偶,並能化作武器的死神之設定雖然稱不上新穎但也算是有模有樣,你甚至還可以從中看到其想要拍續集的野心。不幸的是除了最終頭目外還有開頭的路人頭目外這個設定並沒有在動作上促成太多亮眼的表現,頂多是促成飾演主角久坂幻士郎的鈴木擴樹與飾演死神十蘭的安井謙太郎喋喋不休的對話與吐嘈的喜劇效果,典型的一個負責搞笑一個負責拿紙扇打頭的偵探搭檔,在查找失蹤女孩的同時也查找夜總會藝妓接連死亡的兇殺案,當然熟悉日常番的觀眾也很容易的能意會到這兩件事情必定是相關相繫。

但劇情繼續演下去,畫風一轉,原本僅是背景性質的日本歷史突然進一步介入了電影,失蹤的女孩其實是公主,昔日對立的政治勢力突然有志一同要迎回她,而主角也突然想起幼時早已與公主有一面之緣,並醒覺的負起自己作為武士的性命,還犧牲性命換取超強能力打倒反派,而反派所謂的讓懶散的和平被勤勉的戰國再度取代的理想便被草率的處理掉了,這實在是非常可惜的事情,因為我們只要仔細查看主角的設定,就可以知道他是一個悲劇性的人物,身懷戰爭之技藝,卻生活在太平盛世,使得力量無用武之地,還敗光了父親的家產與榮譽,
而父親的舊日主公之殘黨也未給其生活上任何一點援助,使他整日閑居在家虛度歲月。

這樣的他理應對於父親從屬的主公家族產生恨意並結合他對公主的愛意因此構成情感矛盾與劇情張力,但片中對於這部份卻少有描述,我們頂多看到主角很頹廢且大多時候都逃避麻煩,但我們只看到他從這樣的消極轉為積極,卻看不到他為何如此消極的原因,於是雖然他說了很多話,給我們的資訊卻大多都是重複的,而這可以說是用去拍特攝日常番的心態去拍電影導致的問題,說到底電影就是一個必須至少有一面是高密度的東西,然而本片的處理卻過於鬆散。

那麼在打倒大反派之後發生什麼事呢?

然後他就死掉了。

在這裡更加糟糕的是他在瀕死之際,甚至沒有辦法跟用性命拯救的公主說上一句話,就默默死去路邊掉到水上的小木伐遠去了。當然你可以說這呈現了武士與公主間某種階級分明的殘酷,但是既然我們已經用看特攝日常番的心態去看這部作品並試圖從中獲得一些樂趣,再添加一個狗血的告別橋段來多多再滿足一下觀眾應該也不過分吧?

不論是融合或者是拼貼,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而本片希望把眾多元素一把抓的後果就是樣樣通樣樣鬆,就像在超商裡用微波弄熟的什錦披薩一樣,讓人過口即忘無法留下深刻印象。

不過這又怎麼樣呢?裡頭演員男的帥女的美,甚至連配角都是如此,觀眾若能看的開心那也就沒什麼好計較了,畢竟長得好看是真的可以為所欲為的,因為電影的一個特性就是明星的影響力總是大於演員。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