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失敗的魔鬼召喚秀《咒冥曲》

睽違許久,我總算又收穫了一部年度十大失望電影的候選作品,那就是這一部《咒冥曲》為什麼失望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因為這一部的概念、主題、人物關係,其實都可以再精緻化,然而本片卻一直以一種幽魂化的方式不斷蹉跎於各種不重要的細節或者不駭人的驚嚇,最終使得本片氣若游絲,就連結局本來想要達成的震撼也被削弱。

首先,用音樂可以招喚惡魔這不是什麼新鮮的概念,以本片的小提琴來說,你就可以找到尼科羅·帕格尼尼(Niccolò Paganini)這個案例,他天生神力,三歲學習小提琴,音樂過耳不忘並馬上再現,到了八歲便創作了自己的第一首作品,據說他可以一秒拉十八個音,甚至還曾經把皮鞋裝上弦演奏音樂,演奏出來的音樂可以使觀眾沈醉甚至昏厥,加上他放蕩奢靡的生活,總是使他背負盛名卻時常一貧如洗,也使得他一頭凌亂長髮下的削瘦臉龐夾著的眼神看來更加駭人,無論是各種演奏技巧或者是古怪要求,他都可以滿足你的願望,例如用一根弦演奏音樂,或者是故意弄斷琴弦然後用剩下的琴弦若無其事的演奏。

於是人們便謠傳他與魔鬼有交易。

但是有又如何呢?沒有又如何呢?重點其實一直都是在於帕格尼尼的人生還有他的琴藝以及他對演奏技巧的突破,如果這些都沒有,有任何人會在意他有沒有與魔鬼有交易嗎?

這跟《咒冥曲》有何關係?

因為《咒冥曲》便是這樣一部搞錯重點的電影,從一個老人的第一人稱鏡頭開始,我們看到他自焚,電影為了怕觀眾沒有注意到,所以開場先演給我們看,然後又讓一個角色描述一次,接著又讓另一個角色再提到一次,好像這個訊息非得說三遍一樣,這個老人是隱居的厲害古典樂家,他的自殺導致了作為女兒的女主被律師通知來接收遺產,想當然耳是那一棟你知道我知道會有問題的古宅,也讓她的經紀人驚覺原來自己朝夕相處的小提琴新秀居然是音樂傳奇之女,想當然耳這個經紀人必須是個少志未酬的音樂家,才能在角色關係上讓我們看到他對女主還有女主父親的欽羨,然後就如同你看過的那些片一樣,古宅想當然耳的開始揭露它的秘密,關於女主父親對邪教的痴迷,還有一大堆駭人之事。

但電影始終迴避了最重要的東西,那就是人際關係的展演,一開始就把經紀人跟女主分開辦案,使得他們之間的情感經營不足,而只能夠寫在對話裡讓我們知道經紀人對女主的栽培還有女主現在對經紀人的不耐煩,但是這些東西其實可以再深入去描述卻都被挪去搞分開解謎了,我完全能想像這過程如果是他們一起解謎然後面臨危險會讓觀眾對兩人的情感有更深入的體會。

電影沒有用足夠的篇幅去補足這點,只能觀眾自己去腦補,倒是花了很多篇幅去弄一些很俗爛的嚇人橋段,而迴避了探索真正恐怖的可能,比如本片核心的「你的生命不是你的生命」這種觀眾較有可能共感的家長與子女間的控制關係還有一定的宿命關係,諸如你討厭你的父母,但你身上卻無可抗拒的有他們的成份,以致於這種對他人的討厭最終會走到一定程度的自厭與自我反思,電影拒絕探索這個片中丟出的主題,反而是玩起了拙劣的解謎遊戲,玩弄著缺乏美感的恐怖。

當然,本片女主穿著睡衣拿著燭火的姿態,還有古宅內的光線與色彩處理當然都是有一定的美感的,至少比起粗糙可笑的魔鬼幻影更美,更別說最後她閃著妖異的眼眸要在眾人面前演奏她替父親完成的絕作時,可以說美的相當攝人。

但當我們希望多看些時,電影就結束了……

片中有一位給經紀人提供資料的爵士,他戲份不多,但從隱微的蛛絲馬跡,例如他對邪教的了解,還有他最後出現在觀眾席上別著代表女主的玫瑰花飾,可以看出他對這件事其實有更深入的參與,或許有讓他與女主直面多次接觸的戲份,這部片可能會更加好看,這是視角處理的缺失。

如果說《咒冥曲》提醒了我們什麼,那就是一個故事的精采並不只在於其引用了多少文本,這不是在寫學術論文,而一部電影的精采也不只在於其細節打磨的多麼用心,而是在於裡頭有多少令人為之一亮的突破,然而無法突破也罷,這部電影卻連守成都作不到,只能是一個蒼白又乾扁的手勢,一場失敗的魔鬼招喚秀,豎耳傾聽,你聽到的不是能開啟兩個世界通道的樂章,而是帕格尼尼的嘲笑……我們曾看見帶有美麗金髮的魯格豪爾在雨中給我們描述人類所不能見的壯闊美景,但他最後卻在本片裡,把靈魂賣給毫無才華的魔鬼,這到底是何苦呢?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