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嘴砲不如打手槍《玩命Online:雙槍對決》

作為一部以當今直播為題材設想的動作喜劇,《玩命Online:雙槍對決》講述一個單身的遊戲工程師因為在網路嘴砲死亡遊戲直播,結果被該活動公登門拜訪,好好教訓一番,當他醒來,手上被釘了兩把大槍,而這聽起來很酷的遭遇,讓他生活無法自理,更慘的是,他必須在時限內打敗一個戰無不勝的職業殺手,否則他就會死無全屍。

這部電影的概念可以是有趣的,談論當代直播概念下人的異變,一種人在鏡頭前因為覺得觀眾在觀看而不自覺得改變自己的行為,另一種則是人在死亡將至時為了生存被迫進行的異變,兩種異變複合疊加在一個頹廢的遊戲工程師上,他負責一項當代處處可見的課金遊戲,而他的咄咄逼人的老闆健壯的體魄則與他形成鮮明對比,瘦弱的他是現代社會裡精神抑鬱身體委靡靈魂乾匾的社畜,儘管擁有自己的房,還有滿屋子的手辦收藏,並非身處食物鏈底端的他卻總是覺得自己少了什麼,基本上這與《鬥陣俱樂部》裡的主角一開始的處境是差不多的,只是本片沒有大衛芬奇那樣曲折又令人拍案驚奇的劇本,而是停留於B級片但卻又失去B級片的不羈的劇情規劃,因此少了些後勁與震撼,而奇想方面也比不上男主角丹尼爾雷德克里夫之前演的《屍控奇幻旅程》 (Swiss Army Man),或者去年同樣由本片女主薩瑪拉·威明演出的《弒婚遊戲》(Ready or Not)。

由於劇本並沒有過於出色又不夠不羈,兩位主演丹尼爾‧雷德克里夫與薩瑪拉·威明能發揮的空間也很有限,但這不妨礙觀影過程的哈哈大笑,因為笑點很多在於本片的動作片成分,丹尼爾將主角邁爾斯的矬樣演的活靈活現,作為一個在片中不斷逃跑的人,他在這個過程中從一個看客般的軟腳蝦,變成必須硬起來的雙槍客,但同時他善良的本性讓他沒有遁入失控的魔道,而薩瑪拉‧威明飾演的職業殺手妮克斯雖然殺人不眨眼,面對如誤入叢林的小白兔般的邁爾斯,她總是帶著一絲玩耍的童稚心態在面對他,甚至還在追殺他時教他怎麼使用槍,兩位主角的造型都令人印象深刻,手持雙槍的邁爾斯穿著睡衣和玩具脫鞋,全身蒼白又帶熊貓眼,而帶著不知從哪弄來各式各樣的武器妮克斯,身穿帶銀鉚丁的黑皮衣套裝,總是殺氣十足又玩性大開,薩拉瑪對於駕馭這樣的人物可謂駕輕就熟。

當然如前所述,由於劇本的問題,所以電影給人的情感積累不夠強烈,而對反派的塑造也過於平面,以致於最後劇情高潮沒辦法起來,因為他已經是在用動作片的邏輯在處理B級片的高潮,但前面的情感伏筆卻又時常被搞笑橋段給稀釋掉,比如中間插入的關於妮可斯的身家背景其實可以說是多餘的,要促成妮克斯與邁爾斯從對立到合作有很多方法,插入角色是最糟糕的一種,因為觀眾無法對他們不熟悉的角色共情,即便他們與我們的主角有很大的關係,而反派的薄弱更使得主角的勝利變得過於容易,但這本來應該是一個社畜羽化成戰士的艱困過程,他為何從打嘴砲進展到打手槍,這心路歷程是必須自願而不能是被迫的,就算前面是被迫的,從被迫到變成自願,那個核心性的東西始終在本片裡是未明的,不闡明那個核心性的東西,我們也可以從他付出的代價來看,但結果反而斷手指的還有付出家人生命與付出生命的卻是作為其對立面,來追殺他的殺手妮克斯,而他死去的那些同事都稱不上與他有什麼情感聯繫,但偏偏劇情的設計到與反派對峙那卻又有營造壯烈的必要,反派把魯蛇塑造成英雄,結果滅了自己,這本來是很悲劇性而且如《驚心動魄》式的東西結果卻被輕輕帶過了。

最後的結局宛如幻夢,本來進入失血休克的男主一轉眼活了下來,不只成為前女友漫畫裡的超級英雄,還弄來了輛好車,全身勁裝的要去狩獵世界各地的死亡直播分會,也使得片中的批判力道減弱不少,而增添的是更多的虛構感,因為我們並不會在觀影過程中期待邁爾斯這樣一個普通人變成一個超級英雄式的人物,相反地我們可能更期待他能以別於以往的態度面對生活,這是100與60的差異,後者明顯是比較可能的結局。

總的來說,本片可以說是一部稱職的爆米花電影,但也會讓人覺得可惜,因為比起傑森·雷·霍登(Jason Lei Howden)之前的《黑死性高潮》(Guns Akimbo),這部片收斂了許多,而有些東西在電影開頭被挑起來後面卻沒有更深入展示,實在是可惜。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