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平庸的不連續驚喜《洪常秀作品選評part3》

2018《江邊旅館》

一如既往,江邊旅館裡的金敏喜再次飾演一個被渣男拋棄的女人,與朋友在大雪紛飛時在旅館相見,另一條故事線則是一個拋棄妻子的老詩人兒子們見面,兒子們一個和自己,一個和妻子,不過老詩人雖然拋棄妻子跟小三在一起,後來還是被小三拋棄。

兩條故事線在江邊旅館裡微微的交會,在於老詩人後來與兩個女人搭訕,當然在搭訕之前,老詩人起床後就在窗邊看到前來的其中一個女人了。

因為不懂韓語,所以不知道老詩人寫的詩句到底如何,詩是和語言最緊密的文學形式,被用來探索語言所不能及之處,因為不能及所以會產生一種齟齬,比如「白髮三千丈,離愁似箇長。不知明鏡裡,何處得秋霜。」以白髮表離愁,又以秋霜表白髮,而在江邊旅館裡,你可以看到在白色的天地裡,只有老詩人一個人在抽煙,時而散步到垃圾桶旁,逗一下裡頭的貓咪,又如兩女到外頭散步,然後穿著黑衣的她們旁邊有黑色的枯樹,畫面樸素而優美。

所以這部片我評價會比較高,因為黑白的選擇在這部片是正確的,對話語的減少更是正確的選擇,洪常秀本來就有一種對接的才能,他的這幾部電影裡在《草葉集》裡人際網路的平行對接(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稱呼這種機構,我之所以說平行是因為他們沒有相接,不是說角色沒有接觸,而是兩個之前沒有交會的角色有互補的體驗,猶如一個丈夫外遇的女人遇上一個外遇的男人)

同時利用片中兩女來討論片中一個作為導演的兒子來調侃自己,也會讓人會心一笑,因為那個討論導演的話語是這樣的:

「我知道他想要表現什麼」

.

「不過他並沒有吸引大眾的力量。」

「但也稱不上是真正的作者」

「充其量是很努力的人。」

「嗯,就只是這樣而已」

這不正是每年都拍個幾片,用小預算玩些實驗手法,去西方影展玩玩的洪常秀自己嗎?自嘲的幽默往往比嘲諷人的幽默更令人覺得有禮,這也是為什麼我相對喜歡《江邊旅館》比起其他他那自抬身價的男主角,兩女這樣的形容更加的有趣,此外,江邊旅館是洪常秀獻給父親的作品,雖然不知道片中的父親接近其父形象多少(其父是電影製片),但可以更加確定片中的兒子更接近洪常秀對自己形象的描寫,尤其裡頭這個兒子跟另外個兒子相比,更加急躁的尋找父親,然而他與哥哥直到最後才到父親的房間,而父親此時已經死在裡頭。

而隔好幾個房間的兩個女孩卻彷彿早就知道一樣抱在一起哭泣,與老詩人只有一面之緣的她們竟然比有血緣關係的兒子們與老詩人心的距離更近。

這是老詩人所謂的愛嗎?

你會看到老詩人是如此單薄又如此強烈的強調著自己的愛,這個愛讓他離開妻子,投奔小三,又讓他被小三所棄,以致於孤身一人,流浪到這裡住進了旅館,然後被旅館主人漸漸看透,並開始討厭旅館主人。

但是他後悔嗎?不,他不後悔。

上了年紀的他,依舊會去搭訕年輕女孩,稱讚她們的美,甚至欺騙兒子把他們支開,只為了讓他飯後可以再回到兩個年輕女孩身旁,將自己被她們啟發所寫的詩句獻給她們,然後隔天默默的死去。

兒子沒有辦法理解他這件事,已經體現在一開始他們相約一樓,卻怎麼見也見不到彼此的空間遊戲之中了,老詩人後來找到他們,隔著玻璃拍打著窗戶,在尋找進來的口,還有為了要給兒子們禮物隨意挑了兩個玩偶給他們(不是阿為什麼你會在旅館裡放兩隻布娃娃,是要表現你的童心未泯嗎?)這些種種都表示著老詩人渴望與他們連結,卻不願為了他們去改變自己,那麼本片裡的女性真正代表的是甚麼也就清楚了,他們代表的是詩人不願改變自己卻又希望自己被愛的慾望。

我想到《那天以後》那個不信上帝,搞著文學卻認為文字無法表達心意的可悲男人(如果你相信文字無法表達心意,認為其只有感受才能感受到,你搞個屁文學?當什麼出版社長?為何不乾脆承認自己實力不夠?)《江邊旅館》的老詩人至少誠實多了,他的表現說明了詩的對象性與私密性。

在死前能夠把該說的話說給能懂得人以及你想讓他們懂得人聽,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幸福的嗎?《江邊旅館》的坦承是洪常秀少數稱的上坦承的作品,其他的坦承或直白有時候只是無禮或者是一種奸巧的,拉所有男人下水來讓觀眾同情金敏喜(讓我來說說真正的坦承是怎麼回事,我認為真正的坦承是說出只有自己能夠知道的關於個體的事,而不是去表達某種群體的刻板印象,真正的坦承,是去承認那些說出來後會很痛苦的事情,而不是一種重複的自我鞭打,因為重複的自我鞭打最終會無感或上癮,你必須每次都換一種新的酷刑才會有新的痛苦,而不是重複一套一樣的模式。)

結語:看洪常秀電影本身就像看洪常秀電影裡的金敏喜一樣,你看得越久,就越有滋味,彷彿就是你一直品嚐口中的唾液,到了最後雖然口中無物,卻感受到某些滋味,這是一種陷阱,也是洪常秀的勝利,因為他本來可以用更簡易的方式讓觀眾感受到驚喜的,然而他偏要將驚喜分散在平庸之中,猶如金敏喜的魅力時刻潛藏在普通的日常處境中,於是觀眾會被訓練成去尋找「連續平庸中的不連續驚喜」直至成為洪常秀與金敏喜的囚犯,他們不是兩人,而是一個有極端不同面貌的一個個體,猶如燈籠魚構造的光球或者一種不是光球而是類小魚機構,當你以為是小魚(金敏喜)而靠近時,」金敏喜的面貌越立體,你就離被洪常秀捕食越近,如果生命就是時間的總和,所謂被捕食意味著正是你在觀看時那種覺得時間好像被奪取但又因一些意外的驚喜而繼續觀看,但無論如何,洪常秀提供了一些有啟發性的設計,相信後人若多加善用可以製作出更完整更懾人心神的作品。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