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留了白人奴隸給我當遺產《鎖命佈局》


《鎖命佈局》的交叉剪接在開場起了非常吸睛的作用,它讓我們快速的理解這部片的角色背景,這是成功的一家,弟弟是政客,姊姊是檢察官,同時又很嚴格的鍛鍊自己,使得她作為新手檢察官面對熟練律師依舊能夠堅守立場,然後他們的父親身體不適嘗試開車最後死在林中,於是本來信心滿滿的姊姊陷入了不知所措的狀態。

之所以要提及這部電影的交叉剪接,是因為這樣短短的開頭,就已經讓觀眾了解非常多事情,作為女主的莉莉·柯林斯具有相當上鏡的臉龐,她來扮演這樣一個人生勝利組的角色,可以說非常適合,你懂得,就是那些有高學歷,懂得維持身形,同時又因家庭背景有好人脈的那些人,而這樣看似一帆風順的她,開頭就面臨了父親之死,而且更糟糕的是她父親留給弟弟幾千萬,留給她只剩下一百萬,以及神秘兮兮的隨身碟,緊接著本片的重頭戲便出現了,原來,父親還留給她一個地下室與鑰匙,在父女之間便先種下第一個懸疑。

但是這時候父親講的話就開始很奇怪了,在預錄的影片裡他說真相要繼續被掩埋,卻拍了這隻影片還留了鑰匙給女兒蘿倫,然而如果他不這樣做的話不就可以確保真相繼續掩埋?

但我們暫且忽略這些吧,蘿倫到了地下室後,便在裡頭發現了一個白髮蒼蒼,沒有死透的老人,這個人就是賽門佩格所扮演的神祕人,必須說明的是賽門佩格的孩子氣產生了一種奇特的效果,或許跟這個神祕人在這裡被拘禁已久而社會化低落呼應,這個男人自稱是被蘿倫父親圈養的顧問,言行間不斷戳破蘿倫的偽裝,使得她在他面前彷彿裸體。

電影便依照著「這男人是誰」開始牽涉出一系列的懸疑以及交鋒,然後以此展現蘿倫與家人們的關係,事實上如果要給本片找一個關鍵詞,那麼就是「家人」因為故事是圍繞著「家人的秘密而進行的」。

那麼問題出在哪呢?我以不爆雷的方式說明。

我想觀賞這類電影最大的樂趣就是一步步揭開謎底,尤其這類電影時常以自己有轉折為賣點,然而他們經常安排轉折沒有去考慮一件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轉折基本上是建立在給前頭現有的資訊再提供一種新的資訊,然後因為這個資訊讓前頭的故事整個變調的,產生對同一現象的不同詮釋的,這也是為什麼一看到電影以「猜不到」的結局為賣點時,我的爛片雷達就會響起,因為這樣的電影常常顧此失彼,有時為了反轉而反轉,因而錯失合理性,這個合理性可以是細節上的錯誤,或者角色上行動邏輯不一的問題,也可能是錯失了所謂情感的經營,沒有所謂角色情感的經營,觀眾就會不太在乎裡頭角色發生的事情,比方說每個人都看過的「靈異第六感」之所以反轉這麼令人震驚,是因為大家都看到作為主角的布魯斯威利是多麼在乎妻子,然而妻子對他卻又是那麼冷淡,於是我們會為了他的情感挫折感到傷心,同時也會因為他在這樣的情況下還願意幫助一個聲稱自己可以看到鬼的小孩如此盡心盡力而認同這個角色。

於是反轉就在於前面的狀況都成立的情感下得以成立,我們發現原來不是他的妻子對他冷淡,而是他早就死了,而妻子前頭的冷淡是因為沒有他的生活導致的情緒低落。

而《鎖命佈局》所犯下的錯誤,則是在反轉前後,角色資訊是沒有連續性的,而且角色與觀眾的情感聯繫難以建立,便急著拋出一個又一個轉折,而不是好好經營每一個轉折,但是像是開頭的地方速度雖然很快,卻是有效的,之後的轉折雖然也很快,卻是失效的,尤其在很多角色登場的情況下,這技術難度就更高了,因為你很容易就讓登場的角色如滑水一樣過去。也就是說《鎖命佈局》真正問題在於只懂得快而不懂得慢,只懂得鋪陳而不懂得解謎,但謎底的強度實際上卻仰賴慢與解謎的過程,而非明面上的資訊而已,關鍵是如何給予資訊,這是敘事的問題。

而這樣的問題則導致後半段的收尾可以說近乎潦草而頭重腳輕摔倒也是理所當然,甚是可惜,尤其母親這個角色在本片裡起了關鍵性作用,然而戲份卻不夠多,於是又有些機械降神的感覺。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