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速報:《我的學生都是配樂大師》

「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這或許可以概括這部片,對於音樂外行而言,裡頭的音樂流派與術語或許會讓人無法看熱鬧,而由於本片談到的是與電影公司合作的「配樂家」而非僅是「音樂家」,裡頭引用了許多影史軼聞,比如金凱利、比如庫柏力克,都有在本片中登場,但是裡頭的情境對我們而言是內行的,關於追夢的義無反顧。

「總有一天,我們都得回到地面。」

作為一部談論追夢的劇情片,《我的學生都是配樂大師》開頭會讓人感到有些似曾相似,透過無名小卒傑瑞赫斯特 (Jerry Herst)眼光,我們看到馬利歐泰德斯科 (Mario Castelnuovo-Tedesco) 這位隱藏幕後的音樂大師是如何巧舌如簧又如何洞察人心,開頭就把一位希望與他學習音樂的建築師給勸退了。他彷彿是音樂的福爾摩斯,只要聽你彈出的幾個音,就可以看到你的人生。

這也貫通了本片的主題,關於衡量夢想與人生,你覺得你配得起你的夢嗎?你願意用你的人生交換一場夢想的入場卷嗎?如果你耗費一生在地獄之中卻等不來澆熄欲火的啤酒而僅是啤酒的泡沫那麼你會後悔嗎?

毫無疑問,傑瑞赫斯特 (Jerry Herst)就算沒有在人生勝利組的船上,也至少曾經待在上面,他畢業於名校,還是執照律師,朋友高就於電影公司,甚至曾經發行過暢銷單曲《稀有》(So Rere)而老家還有家族企業以及一個癡心的女孩等著他回去。

然而,他選擇遠離這一切,提著一皮袋,跳到熱的要死的鬼地方去,住到地下室裡,就為了拜這位「義大利的布拉姆斯」馬利歐泰德斯科
(Mario Castelnuovo-Tedesco) 為師,而這個古怪的老先生卻用他古怪的幽默告訴他,雖然他很有天份,但他的音樂卻缺乏感情。

傑瑞不懂這個老頭在說什麼,他可是曾經寫出感動一堆人的暢銷歌曲呢。

透過霧濛濛的打光效果,以及對棕櫚樹的數次特寫,本片營造出了一種漫長的夏日感,你可以從那種汗流浹背還有片中角色所提及的傑瑞的「臭味」感受到這種令人熟悉的夏日感,室內過於灰暗因為陽光過於強烈而必須遮蔽,即便在夜晚的戲,也沒有太多華麗的打光,此時正值二戰之後,世界正在重新尋找自己的方向,領著退伍補助過活的傑瑞也是,他希望成為一名更好的音樂家,然而他第一次與馬利歐見面,馬利歐就告訴他,他所能做的只是讓傑瑞更容易成為自己,於是這不只是一種音樂技巧上的傳授,更多的是一種審視人生的指導,馬利歐精通各路大師風格,然而他自己卻甘心做為一名電影「配」樂家,無法「主」導自己的作品,也無法在自己參與的作品留名,而這也漸漸勾起了傑瑞的疑問。

究竟,自己所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我們總是他人夢想的內行,自己夢想的外行,過度清明的審視他人的「努力」配不配的起他人的成就,而欠缺清明的審視自己的「努力」配不配的起自己的成就,片名雖有「大師」,但比起師生間蕭規曹隨的展演,更多的卻是一同「迷失」。

有時後執著會使人成魔,特別是我們忘記初衷的時候,便只能糾結在某些事上盤旋不去。

追夢的過程在外人看來,就像捨棄一切在炎熱夏日待在破爛小屋,住的還是積滿灰塵的地下室,你或許會遇上幾個也在追夢的人,齊聚在一起取暖,但大家心理終究明白,終究有些人會脫隊,而走到最後的人也不見得能抵達夢想而可能是抵達自己人生的終點,電影雖然有不少歡笑的場面,但更多的是人生的苦悶,悶的不是為了成功的受苦,而是不知正確與否的焦慮,大量的背景資訊以及支線,說的是這樣集體的焦慮。尤其當原本只存在於電話裡的父親嗓音,具現為驟現在臥室的父親本人,還有毫無徵召突然出現的弟弟,以及直到片尾才從言語裡提及到化為具象存在的等待傑瑞的女孩,不斷的提醒傑瑞

「沒時間了。」

傑瑞最後選擇了一條折衷的道路,他走向了馬利歐當初揶揄他會走的路,「一個利用閒暇創作的執業律師。」然而這其實跟他的老師是同一條折衷之路,馬利歐曾經搬回義大利任教,卻終究失望的逃回美國,歐洲已然隕落,家鄉只存夢鄉,如同傑瑞背對觀眾,在小房間裡彈指進入夢鄉,一切早已不復返,僅有樂音能留念。

↓↓↓↓↓前往影院前庭參與即時討論與MURMUR↓↓↓↓↓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