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碎沈悶疫情的的爽快之作《血衛》

又是一部馮迪索主演的電影,又是一樣的鐵漢形象,又是關於背叛,又是關於復仇,然而《血衛》劇情雖沒有太大的亮點,在實際執行上卻令人眼前一亮,可以說是一部紮紮實實而且知道自己極限的爽快科幻動作電影,雖然沒有提出全新概念,卻懂得用心的經營每一個動作場面還有情節轉折,同時用最少的演員製造出最大的張力。

想想看有一天你在做菜的時候被刀割到,走路的時候腳踝扭到,甚至出門時被酒駕的混蛋撞到,本來可能終身殘疾,再起不能,結果這一切不再會是惱人的問題,科技可以進入你體內,修復你身上毀壞的一切,讓你更加完整,甚至讓你比原本更好,你會有興趣嗎?

本片主角大兵雷就是在一場嚴重意外之後,以奈米機器人取代了自己的血液,於是雖然他沒有得到刀槍不入的能力,卻可以讓整個所有刀槍造成的傷害通通復原,身經百戰的軍人加上高速修復的奈米機器人,全新的戰爭機器於焉誕生,他身處名為「RST」的高科技公司,與其他因高科技而得以「重生」的傷兵待在一起,然而他忘記了自己是誰,忘記自己怎麼來的,也忘記自己要做什麼。

直到他在夢裡想起想起那一切,空虛被滿腔怒火給填滿,他逃脫高科技公司,踏上復仇之路,誓要將當初虐殺自己妻子然後殺死自己的恐怖分子碎屍萬段。

然而一切卻並非表面上這麼簡單。

雖然是基於漫畫改編,然而從角色外觀到情節設計,《血衛》並沒有過於強烈的漫畫味,其反而更加接近《第九禁區》、《成人世界》、《極樂世界》的「未來就是現在」風格,走更加樸素的工業風,這恐怕也是歐美漫畫之所以可以在電影方面特別吃香的原因,平易近人的改編讓非漫畫迷也能夠輕鬆接軌,當然這也歸功於其原作所隸屬的,作為相較DC、漫威年輕許多的勇士漫畫,在角色設計上比較沒有那麼多歷史包袱,規模較小角色較少也比較可以進行縝密的規劃以及擁有較高的創作自由度。

《血衛》最爽快的莫過於馮迪索魁武的身形,健美的肌肉,搭配拳拳到肉的音效處理還有視覺特效,從一連串驚險刺激的隧道混戰、街頭追逐、高樓亂鬥,透過連續的短鏡頭我們感受到蝴蝶般輕盈的速度,透過慢動作特寫我們感受到蜜蜂般入骨的力道。因為電影很棒的執行,所以觀影的體驗非常良好,比預告片精采了將近一百倍,尤其IMAX版的音效與視效更是讓人看的血脈噴張,精神抖擻,導演戴夫威爾森延續了在《愛X死X機器人》裡〈桑妮的優勢〉的良好表現,讓本片的動作場面沒有最爽快只有更爽快。

同時本片也延續著〈桑妮的優勢〉有別於一些科幻電影喜歡做燒腦的情節設定或複雜的世界設定,《血衛》雖然充滿大量似曾相似的科技概念,比如賽柏格、生物科技、外骨骼、奈米機器人、無人機、記憶控制、等等……卻不致艱澀而難以理解,反而整合的非常好,一句話簡單總結,透過奈米機器人主角雷可以入侵所有連網電子設備,而在一個高度網路化的世界,沒有什麼比這樣的能力更為強大。

更別說他還是人類時,就已經萬夫莫敵。

有時候好的決定可以是去做簡單的事而放棄複雜的事。而要壓抑炫技的渴望而去思考「怎麼做對電影最好」並不容易,《血衛》的整個故事可以用一種更燒腦的方式來敘事,以求製造更高的懸疑性,然而導演最終決定以順時序來描述整個故事,使得我們可以更專注在精采的電影當下,去享受裡頭純粹的暴力場面還有黑色幽默,以及馮迪索雖無突破卻令人安心的表演,我特別要表揚艾莎·岡薩雷(Eiza González)電影把她拍的非常好,結合光影與迷霧,無論是在水中打拳或者是穿上她個人專屬的裝備,以及面帶微笑的噴灑毒氣然後一邊步行,都帶著致命的魅力,而每個科幻故事時常都會有的資訊天才也被拉蒙尼·莫里斯(Lamorne Morris)演的相當逗趣,使得本片在嚴肅的科技控制以及復仇的氛圍外,多了許多讓人鬆一口氣的幽默。

非常聰明的是《血衛》非常有節制的不用到太多的場景,這就節省了不少的成本。

究竟是人主宰科技,還是科技主宰人?這是《血衛》電影裡另一個不算新穎但經典的科技議題,新科技帶來新生,讓看不見的人重獲光明,被炸斷腿的人健步如飛,而本該長眠的人可以被重新喚起……然而對於付不起代價的人,或許只是另一種奴隸制的復辟,只要你無法付清新科技的費用,你賴以為生的器官可能就被一鍵關掉,《血衛》裡的重生者們無一不是新科技的受惠者,然而他們同時也被困在新科技的牢籠裡頭,科技本來是要解除人類不自由的處境,卻反而帶來了更多的不自由,他們甚至比不上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普通人們,因為這些普通人若不爽則可隨時走人,然而這些人卻沒有辦法想走就走,因為只要他們持續忠誠,他們的身體就可以維持比一般人更高等的機能,而一旦離開,他們就什麼都不是。

「我之所以問妳的意見,只是為了表達尊重,妳根本沒有選擇。」

另一方面數位科技的先進,除了在電影方面製造出媲美實景的影像,同樣也可以運用在人腦的記憶中,植入的夢境可以像遊戲編輯器一樣想怎麼編輯就怎麼編輯,並透過人體的即時反應進行微調,以求更加煽情或者更加寫實,我們的夢有可能不再是我們自己的夢,而是另一個位高權重的有力人士之夢,為了他們的需求,一次又一次的微調,我們最私密的一切將成為最公開且可修改的資訊,攤開在眾人的眼前,我們最私密的情緒將成為最有力且可操弄的動力。如果說修改歷史就可以掌控政治,那進一步的掌握身體的歷史就可以用更微觀的方式來更全面的掌握政治,一次又一次的,清空人用來定位自身的記憶,再一次又一次的為了某些目的注入量身打造的記憶,而知情者只能看著這一切一再的發生。

「我們有機會說不,但他卻完全沒有!」

到那個時候,已與科技密不可分的我們又該如何從中獲得片刻的喘息?

如果說二十一世紀有什麼特別,那就在於在這個世紀超人類主義不再只是理論性的,科技越來越先進,環境越來越惡劣,人類植入機械來克服外在世界的變化,修復不那麼美好的生活,只是預算與時間問題。有生之年,這些科技奢侈品會變成必需品,當世界高度機械化,能夠編寫程式碼的人就是遠古時代能與神溝通,呼風換雨的神巫,而人或者拒絕機械化成為猿猴或者接受機械化成為奴隸。

然而,科技也許可以掌控身體,但最終駕馭身體的還是心靈,傷會痊癒,疤會留下,每一個傷疤都有一個不可取代的故事,那些故事造成了我們正在書寫的故事,
卻不一定要讓我們依照其來寫未來的故事,作為能夠後設思考的人,我們終會有可以選擇的瞬間,做出選擇並非假象,而只是總是相當的困難,因為為了要脫離自己原本的故事,我們可能得付出巨大的代價,但這正是自由之所以珍貴的原因。

「你選擇成為士兵,因為你天生是戰爭機器,而我只是讓你更好!。」
「你不知道我想要什麼!」
「人們總說他們想要自由,其實他們更想要舒服的籠子。」
「這是我的人生!我自己決定!」
「然後就像之前一樣掛掉?

在高科技外殼下,《血衛》探討的並非人類自由意志的有無,而是人類是否渴望自由意志更勝於舒服的生活。在不久的未來,或許這會是一個困難的決定,是要受人控制做一個高能的奴隸,還是掙脫控制做一個低能的人類,《血衛》的答案很清楚,比起那自我吐嘈的的像另一場「模擬」一樣的夢幻結局,在結局前的捨身一擊雖然稱不上聰明,但卻以強烈的鐵漢風格說明了其「士可殺不可辱」的戰士精神,以素樸但可敬的方式製造了劇情的高潮。

總而言之《血衛》絕對是近期電影裡少數可以搥碎沈悶疫情的的爽快之作,不論是喜歡唐老大那一套演出方式或者受艾莎·岡薩雷的致命吸引力給感召,又或者是想看些些科幻片或動作片的觀眾,亦或是只想翹起腿放輕鬆享受毫無冷場的暴力套餐,本片都是相當超值的選擇。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