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威利在哪裏而是智商在哪裏的《隱形人》

看《隱形人》就像談一場痛徹心扉的戀愛,一開始雙方如膠似漆,很快的你們心心相印,然後一切開始變得有點無聊,直到無聊瓦解浪漫,最後帶著遺憾與厭惡分手,發誓老死不相往來,卻在彼此獨處的時候不時會想起這段往事,當然如果你們遇到第三者問對方如何,雙方還是會異口同聲的說:「他/她是個無可救藥的混蛋。」

從故事來看「一個控制欲強的男子要控制一名不愛她的女子」並沒有什麼問題,也可以說非常符合我們對權力者的刻板印象「一個脾氣暴躁的男子」(你可以想到很多對象,比如上帝VER舊約版、或是你家轉角那個有美麗女兒的壞脾氣小七老闆、又或者是一個講話沒看著他就會很不爽的大老闆之類的……)這也使得這部片到處都有著很復古的氣味,尤其是當你拿2014年的《控制》一比時,2020年出產的隱形人居然充滿著老男人味。

你或許有注意到,這部片很多地方都在致敬大衛芬奇《控制》,光是在台詞裡頭就不斷的講「控制」,好像怕觀眾忘記這部片的重點一樣。情節上只是男女角色對調,變成一個男人詐屍,但以為擺脫他的女人其實仍活在男人的計畫之下(就像你我都活在「上帝的計畫」之下一樣),而身邊的人並不相信女人所言,於是女人要想辦法反擊這個「隱藏」起來的男人(就像上帝一樣),而男人隨後利用了第三人來借屍還魂,從加害者變成受害者,高喊「他綁架我」然後順理成章的來一場復活大戲,除了女人的好友相信這件事大眾沒人相信這一切是這個歸來的男人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

當然因為在這版本裡,策劃一切的男人智商堪慮,因此女主的反抗也就變得滑稽可笑了,這就是為什麼發明者不該同時是濫用發明的人,因為這種智商落差會讓觀眾懷疑編劇的智商。

為什麼兩個面對面的人一個人被從右邊來的拳頭揍會認為是兩手都在眼前的對方揍的?為什麼餐廳裡沒有監視器?為什麼在隱形並非空談的今日(可以GOOGLE一篇名為《Israeli researchers develop invisibility cloak – but you can’t see it, yet》的報導,又或者是加拿大HyperStealth公司的《 Hyperstealth Invisibility Cloak 9 Minute Promotional Video》示範影片)一個女人合理的指稱自己作為光學專家伴侶研發一種隱形科技居然沒人相信?而男人詐屍又到底是怎麼詐屍的?(我可以接受片裡的隱形科技,但又要我接受詐屍?連續退讓之後我有獲得更多樂趣嗎?)女主既然在閣樓上找到一台手機,裡頭滿是半夜有人偷拍她的照片,那這難道不能給她的黑人警官朋友看並引以為證嗎?以及為何女主要把隱形裝移開原本位置卻還是藏在豪宅內不帶走,而男方難道不知道隱形裝不見嗎?男主的弟弟就算是再怎麼厲害的律師,又如何替女主逃脫殺人罪?更別說女主被送入精神病院這已經是對她被指控殺人最好的處置了,難道有辦法幫她弄到無罪?

諸如此類片中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最終使得本片的情節禁不起細究與推敲,在鬥智層面無法滿足觀眾需求,而只能停留在氛圍塑造上,比如開場的戲從床上到逃出去,再到車上,就是處理的非常好的戲碼,我們什麼台詞都不用聽,只要看伊莉莎白·摩斯(Elisabeth Moss)的演出就可以知道女主西西有多害怕,故要逃離這個男人,隨後的種種鏡頭移動都不斷的讓我去猜測現在是「誰」在看,藉由畫面中物件的不尋常移動,又或者是那角色走出畫面又或者攝影機比角色提早的移動,都持續的積累著我們心中的懸疑,如果導演有點自知之明的話,光是這部份沉住氣細心處理就足以滿足觀眾,看看那極度靜謐下一點點的機械聲就可以讓觀眾覺得很詭異,這是商業電影裡少有的清泉(因為多半時候這些商業電影總是充滿了吵雜的聲音,導演用這些聲音來告訴觀眾你現在該如何感受)而不是到後半段肆無忌憚的變成一場又一場的動作戲,甚至到最後為了轉折而轉折(說真的,讓一切都是弟弟做的不就已經很好了嗎?為何又要說哥哥沒死,我就問一句,難道是哥哥早知道弟弟會失敗所以找人把自己反綁然後封在水泥壁內嗎?如果弟弟沒有回來,哥哥不就餓死在那邊?)

電影後半段嘗試用「這一切可能不是男方幹的」來替劇情調點料,但我們卻沒有在前面看到什麼「這一切可能不是男方幹的」的可能性,又或者退一步說,就算不是,又如何?是要講缺乏證據的情況下誣賴異性嗎?(一方面來說,我們聽到女主說男方有多壞實際上都是她的一面之詞,當然我們可以從開場那場戲看到男方的脾氣暴躁,但是這無法證成女主對他的指控是真的)這又不是《強尼戴普與安柏赫德的頂級生活》

最大的問題是,既然女主早已懷孕,把女主這樣摔來摔去,打來打去,難道不會流產嗎?難道男方看上女方不是因為女方不愛自己,所以要讓女主來懷孕來綁住她,同時讓她不由自主的去愛兩人的「愛的結晶」而是因為女方像魯夫一般彈來彈去不會受傷?

電影慢慢丟給觀眾一個又一個驚訝的資訊,但你一逆著推回去,就會覺得毫不合理,當然你可以說男方就是個瘋子,做什麼都不意外,然而片中他卻又處處呈現出好像仍有理性的樣子,對醫院襲來的警衛有的甚至避開要害處開槍,而非每一個都殺死確保沒人走漏這高科技。(順帶一提,走廊上如果有監視器,一切還是會曝光,而我想不到什麼好理由精神病院的走道上不放監視器。)你甚至可以說我就是來看爽片的,不用計較什麼細節,然而要怪就要怪編劇去設定這一切都是高智商男方(高富帥)的陰謀詭計,而不是一個男大學生撿到一杯隱形水後去惡搞他女朋友的故事,所以對於他的設定我當然是認真以待。

隱形人的片之所以難拍,是因為觀眾本來就是高於隱形人視角的更高階隱形人,所以資訊處理就要更加的細膩。

而這使得《控制》看起來更厲害了,畢竟《控制》恐怖的點在於艾咪不是什麼怪物(她的計畫會有預料之外的差錯,想想她詐屍去度假然後被打劫那邊,你就知道這段情節是要說無論艾咪看來多麼成功,多麼功於心計,她還是個凡人)只是個希望用扭曲手段獲得幸福的女人,而且她的丈夫確實也因為她變得更好且重獲魅力,重要的是她實在太了解她的老公了,知道他老公絕對不會放棄手上的一切來換取離開他的自由。

「你知道你需要我的」

《控制》的台詞一與《隱形人》比,後者就明顯相形失色,因為在《控制》裡我們能看到艾咪這個反派的魅力所在,她如何在有明確意識的狀況下去偽裝自己成為世人、丈夫想要的模樣,然而在《隱形人》裡艾卓安一點魅力的沒有,高富帥都僅止於表面,我們看不到他對女主有什麼病態的愛,比方說前面說的他自己說不會傷害女主,但會傷害女主愛的人,但很明顯的是他在片中直接做了不少傷害女主的事情(這裡指的是身體上的,因為心靈上的已經歷歷在目)所以這個角色就沒有什麼魅力,如同他弟弟告訴女主的:

「他知道他需要妳但妳不需要他」

難道女性不值得一個有魅力又有智商的邪惡反派作為要擊敗的敵手嗎?非得要是個有權勢但沒腦袋的蠢蛋(比如《小丑女大解放》的黑面具)或是本片的高富帥但沒腦袋的艾卓安?

最後,作為一部900萬美金預算的電影,去苛責那個有點噁又有點酷的「千眼裝」在片中出現的次數過少或許不太公平,畢竟動畫是要燒錢的,也可以看到為了打進大眾市場《隱形人》捨棄了許多《人類升級》的血腥橋段,比如說人體的切片還有一些黑色幽默都沒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受盡凌辱的女孩的日常生活,我不知道雷納爾怎麼想的,他可能覺得因為是女性主角所以便不能繼續開黑色幽默的玩笑了,當然這種想法在我看來本身就是更糟糕的。除非你說本片結局,一個受盡凌辱的女性最後使用男性用來迫害她的機器來達成自己的復仇,並且在警察男友面前帶著犯罪工具離開來做伏筆,是一種諷刺的黑色幽默,那我可能會認同,因為她在男性製造的皮裡,才找回全片沒有的好氣色與紅唇,他的機器加上她的腦袋,兩人最終仍然結合了。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