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傑克你怎麼不快點死一死?》

影院前庭

一不小心多看了幾集就把第六季馬男給看完了

我想我應該不是那個唯一一個在看的時候想

「波傑克你怎麼不快點死一死?」

這樣講不是因為我討厭這個角色

因為這個角色實在太有自虐傾向了

他就像那種你一不注意就會自殘但因為具有某種魅力所以你會擔心他的人

於是他的自我毀滅傾向無可挽回的轉嫁到周遭的人身上

這就是為什麼他把自己當加害者或受害者都不對,因為在他身上這個從童年經歷來的詛咒不斷的跟隨著他,他想要證明自己就會變成他的父親,想要後設批評就會變成他的母親,結果就是他不斷的想要把自己投入某種情境之中,想像藉由某些事情的成功讓他解脫,但這過程因為他太後設了又會傷害一些作這件事認識的人,最後就是他本來要做的事情成功了,但他又製造了新的受害者,這包括他自己還有某些角色。

事實上這就是他最後跟黛安在天台上(就跟第一季類似位置)講的笑話的寓意,他嘗試改變,每次改變一開始都會不錯,然後不久又回到改變前那樣糟糕


但第六季最慘的事情就是他現在連這樣的能力都保不住了

他的頭髮不再染黑,一口氣長出的灰白髮好像是要遞補他失去的時光,作為某種他力量逐漸失去的展現

花生醬先生寫了回憶錄,黛安也嘗試寫回憶錄,但曾經幫波傑克寫回憶錄的她卻只寫成了她自己都曾不認同的少女偵探小說,當然實際上花生醬先生花的時間更少,這就大大嘲諷了黛安作為左翼知識分子的自我感覺良好,尤其當花生醬先生說「這仍然是個成就,雖然寫書很簡單。」他一貫的不知道他多傷人,也一貫的戳破了如黛安還有波傑克這類自戀者的心理糾結。(所以在第一季波傑克基本是找了個女波傑克來幫他寫書,如果你看波傑克在處理別人問題的時候總是處理的比處理自己問題好,你也會在他身上看到黛安的影子。)

而這正是整部劇一開始時波傑克希望黛安幫他做的,他希望藉由某種反思達到某種自我解脫,而希望重新恢復名氣只是藉口,重點是有個正當理由讓他把事情講出來,黛安不寵他反而才能讓他達成他真的想要的,而卡洛琳則是那個希望他名聲建立起來,讓他忙著工作忘記自己要什麼以致於忘記創傷的人,因為那就是她處理自己人生創傷的方法。

而到了第六季連卡洛琳都好像跟黛安約好似的結婚了

第六季是大衰神馬男的隕落,因為他是喜劇人物,所以他最後終於得到了他想要的

「平凡」

而世界也不再關心他,至少不是關心作為某種英雄人物而是關心作為喜劇人物的他,比如淫蕩獨角獸的主角。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這季斷在15集可能還會比較好

這樣他還可以作為一個悲劇英雄死去,那種《爵士春秋》式的完結讓這個角色可以定格在偉大的瞬間,他掛念不去的那些先他而去的人都在他腦內靈薄獄中,而他爸爸以一種他能接受的化身與他對談,如同黛安對他而言太重要以致於只能以聲音出場。(至於花生醬先生則純粹是波傑克的反面,一種以樂觀隱藏的悲觀,是的你沒看錯,波傑克是以悲觀隱藏的樂觀,所以他才一直死不掉,因為每次死亡都被他理解為象徵性的一個人生轉折,他希望這些能讓他變更好,即便他滿口厭世話語,他是希望人生繼續下去的,而花生醬先生?就算面臨死亡也會很樂觀,那是因為他早就對一切最壞可能做好心理預期將他們樂觀化,所以在這季裡頭他有意無意的的促成自己與酸黃瓜戀情的完結,因為他早就知道他們的戀情早就沒可能了,他在本季意外擔任抗憂鬱大使是有特別意義的。)

然而到這季結束,同父異妹霍克那封我們不知其內容的信明顯暗示她也離波傑克而去了(當然這也是劇組留著要拍十七季的一個備用伏筆)十六季最後暗示的是波傑克還是希望能有些作品,有些地位,他認為好人版本或者覺悟版本的他,應該要有再紅一次的機會。

但這一切都不可能了。

一想到下一季波傑克可能更慘的發展,我就會覺得

「波傑克你怎麼不快點死一死?」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