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怦然心動的科幻小品《去年聖誕節》

如果你看到標題有點困惑,你大概就要有心理準備,因為你要被爆大雷了,不過我會在要開始爆雷前提醒你,如果你看到標題有點抓到我可能會說什麼,那你想的沒錯,這是科幻片,《去年聖誕節》這部片交給龍后來演真的是太對了,如果你喜歡她的表演,那你就不該錯過這部富含聖誕精神也有富含驚喜的電影,她連當遊民都有魅力。

有些電影適合一個人觀看,故也適合帶著一包面紙進場,《去年聖誕節》就是這樣一部電影,它是這樣一部讓人又笑又哭的電影,由愛蜜莉亞‧克拉克飾演的凱特(凱特琳娜)的人生就像磨損的唱片,在大病一場後,她便開始過上自暴自棄的重複生活,夜夜沉迷於酒肆,夜夜沉迷於肉慾,電影以喜劇的形式快速的描述了她的荒唐人生,提著一個行李箱被趕來趕去,因為她總是漫不精心的不在乎室友的感受,而只在乎如何「享受生活」,然而一方面她的生活就外人看來,可以說是亂七八糟稱不上有什麼「生活」可言了。

她在一間聖誕百貨替華人阿姨工作(楊紫瓊飾),然而她總是分神看向窗外的工作、她有一個在當律師的姊姊,然而她總是與姊姊說不上三句好話,她有一個渴望歌唱的靈魂,然而她總是不能取得一個表演工作,她有一個父母健在的家,然而她總是不想輕易回去。

下了班的她遊盪在街頭,彷彿幽靈。

但其實她的家其實就在一個隧道之外。

你可以注意本片的妝容,大概也只有愛蜜莉亞這種天生自帶喜感與惹人憐愛的演員才能駕馭的了像泡麵一樣捲曲又染金的不徹底的頭髮,以及那燻的像站壁一樣的妝容(別忘了她還搭配了豹紋大衣)但是即便如此落魄如此廢,當時間開始流動,她還是有一種令人無法指責的魅力,且看她在聖誕百貨怎麼打掃跟偷閒的(穿著那套上班的全套綠色小精靈服裝,這套服裝太高或太矮的演員穿起來可不像她一樣好看,她穿起來剛剛好。)她演出的角色就行為而言可以說非常惹人厭(誰想要這種會把你家當旅館來借宿還毫不尊重的朋友?誰想要這種會讓你上班一直被媽媽煩只因為她常常失蹤的妹妹?誰想要這種上班時常偷懶放空的員工?)然而愛蜜莉亞卻能將這些糟糕的行為演的不那麼討人厭,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天真又故作成熟,迷惘又故作清明,寂寞又故作活潑的女孩。

她,一個二十六歲女孩,在大病之後再也掌握不了自己,她覺得自己的身體很陌生、她覺得自己的慾望很陌生、她覺得自己的人生很陌生……她活著,但僅僅是一天過一天。

直到她遇見了那個總是「向上看」的古怪男孩湯姆,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與他巧遇,湯姆帶她探索這座城市前所未見的面貌,我們跟著她,見到了原來這個冷酷的冰雪世界,原來是這麼的美麗,而在城市我們所不見的角落,都隱藏著我們未曾謀面的臉孔與故事,或許這是因為凱特習慣了低頭看著地上,想著自己,所以她從未想過原來聖誕節是可以這麼有魅力,而非俗爛與老套,凱特在想著自己的同時,恰好迷失了自己,因為她忘了他人。

如果我們去發掘聖誕節最初的意義,那是上帝將他自己以肉身的形式送給人類,全能的上帝化身肉身所縛的基督,那象徵著人類歷史的一個重要時間點,上帝不再是高高在上以其聲音喝斥人類,而是下凡與人類並肩同行,走在滿是荊棘與碎石的道路上,肉身意味著能與人類一同感受痛苦的能力,與「他人」共存。這痛苦來自對於有限的無能。

而這也意味著,一個新的開始。

愛蜜莉亞開始重拾對人生的信心,無論是對於歌唱、對於家庭、對於以前不會靠近的街友中心,又或者是用全新的態度面對尖酸的老闆,並挖掘她的少女心,成就她與一位中年紳士的好姻緣,她甚至有辦法對湯姆吐露真心,關於那困擾她已久的那一場大病,在那場突如其來的大病中,愛蜜莉亞被送推入手術室,進行了換心手術。

「我好像看到他們把我的心臟拿了出來,然後丟到垃圾桶裡……」

她向湯姆坦承,這個改變她一生的時刻,因為古怪的湯姆改變了她的人生,他與其他只與她肌膚之親的男人不一樣,她感到自己的心臟在為湯姆跳動,她不斷的想著他,尋找著他,但湯姆卻常常失蹤,這個古怪的男孩甚至沒有手機,她到湯姆曾去的地方尋找著他。

終於,她找到了他。

然而,湯姆卻沒有辦法回應她的感情。

他告訴凱特:「妳不能這樣依賴我……」

而凱特生氣了,她以為,自己又遇到了一個渣男,她的心又再次被玩弄了。

「Last Christmas, I gave you my heart」

「But the very next day you gave it away」

喬治麥可的歌詞唱出了凱特的心情,她是如此寂寞,在尋找一個能心心相印的人

以下有大雷

以下有大雷

以下有大雷

原來,那個古怪的男孩從一開始就只有她看的到,因為女孩生病的那一天,男孩也因車禍被送進醫院,他的心臟移植給了她,而這解釋了為何凱特會去到男孩曾經去的地方,做男孩曾經做的事情,因為他們已經結合在一起,他們失去了激情的能力,卻比共享不同身體的愛侶更親密,這來自一個醫學的謠言,科幻的假設:

「如果心臟跟大腦一樣都帶著自己的記憶呢?」

這意謂著一種大腦中心的去中心化,我們的身體裡,還有許多我們不以為「我」的「我」當我們的看似生命結束,器官移植卻延續了我們結束的生命,在他人身上「我」繼續作用,故而繼續存在,這不是靈異,也不是奇幻,而是一種「器官記憶」概念的體現,基督所允諾的「永生」不是在彼岸,而是在既存的他人身上,而用自己的生命,替陌生的他人延續生命,這不是最極致的愛又是什麼呢?

「Last Christmas, I gave you my heart」

湯姆確確實實的將自己的心給了凱特,這不只是指心臟,不只是指他的生命,還包含他的人生觀、他的習慣、他的經驗、他的所思所想……那個湯姆沒有完全消失在世上,還存在凱特的體內。

《去年聖誕節》巧妙的縫合了當代的器官移植與反移民焦慮議題,過去我們將賽柏格定義為有機與無機物的結合生命體,彷彿有機與無機間有一層扞格,然而當有機物作為一種材料能用3D影印機列印出來(無機的3D)例如今年四月十五號以色列臺拉維夫大學(Tel Aviv University)在綜合科技期刊Advanced Science上,他們宣布已成功用人體細胞製造出世界上首顆3D列印心臟,雖然那只是個兩公分的迷你心臟,卻彷彿是打破了有機與無機,天然與非天然間的對立,讓進入的他者能夠與原本的「身體」和諧運作,而同樣的在移民議題,俄國人(或者是其他國人)逃到英國,對英國人而言其實也是一場器官移植,伴隨而來的是不一樣的人生觀、習慣、經驗、所思所想……而既然是器官移植,就必須要達成雙方的契合,否則雙方就會一起死去,消亡,然而一旦成功,新的東西會被創造出來,那不是我,也不是你,而是全新的「我們」。

凱特不斷的否定自己原本的名字卡特琳娜,其實是因為卡特琳娜這個名字,是來自俄語的「Yekaterina」代表著她非英國的出身。她與母親開玩笑俄國情報局KGB會找上門其實是一種黑色幽默,因為母親一直沒有從當年被俄共迫害的陰影走出來,並造成她的焦慮,因為她的朋友「都被殺害了」,而近年英國的反移民焦慮更引起了她的焦慮,所以她並非沒事找事的神經質婦人,她告訴凱特:

「她們會先選出一批人,告訴所有人國家的問題都是他們引起的,我知道他們會這樣做……就跟當年一樣……」

於是既然是「你」、「我」的結合,自然移入的他者也不能再故步自封,拒絕交流,凱特的母親最終如凱特一樣獲得了新生,她接受了不再將傳統歌曲唱的那麼悲傷,一家人都獲得了全新的生活,一個典型的快樂大結局,卻同時也對當代議題做出回應。

看完這篇文章,我想你會對女主角最後所說的:「『我們』是多麼幸運能活著」這句話有了更深層的認識,這就是聖誕精神,聖誕精神意味「愛與分享」而這意味著人的不完滿能從對他人的奉獻上完滿,如同他人對我們的奉獻完滿了他們的不完滿,他人不完滿的存在完滿了我們不完滿的存在。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