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部金馬電影150字無雷極短評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金馬,有幸先看了幾部電影,希望以無雷的方式與大家快速分享自己的心得,同時如果引起大家對該片的興趣或達成避雷的效果,那是最好,畢竟,兩百部放映每個時刻每個場次都相當重要,本次第一篇極短評,首推《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王牌辯士》,次推《寂寞診療室》、《被沉默的女人》、《殺戮荒村》

寂寞診療室:影院指數4/5

又名,《心理醫生與她的自我戲劇》,讓人聯想到歐容的《池畔謀殺案》,已經不是區辨現實與虛構的問題,而是虛構就是還沒實現的現實,而現實轉瞬成為紙上虛構,乍看瑣碎實則精密的劇情結構,讓人看完,初不覺如何,但越回味的時候就越感到意猶未盡,影后桑德拉的參與給本片增添奇妙風味,只有女性才能拍出來的細緻電影。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影院指數5/5

一定要看,這不只是在講家庭,這不只是在講失智,這不只是在講眷村,而是一種台灣多元族群共存的呈現,然而這部電影最出色的一點是,說明了多元不見得是純粹光明且好的,有的時候是充滿血淚與傷痛的,在主流電影那種虛假的大何解(我們不一樣,我們很融洽)外說出了磨合總是必須付出代價,而磨合過之後差異還是會不斷增生。

風暴過後:影院指數1/5

雖給了一分,但強烈的想要推薦給大家看,因為這部電影處處充滿中上階級那種既豐滿又無能的精神狀態,這是一部關於療傷與止痛的電影,然而真正傷害這一對夫妻的,並不只是當初的那一場強暴,而是那種若無其事,試圖靠教養來克服傷痛,馴服野蠻的幼稚小劇場使得問題越來越大。丈夫的力不從心與妻子的欲求不滿達成了可悲平衡。

戴腳鐐的女孩:影院指數3/5

讓觀眾在陪審團的位置觀看一場判案,同時賦予觀眾特權得到家人的視角,女主角並不討喜,反而如意識到自己是被觀看的展品因而築起一種防衛的漠然,本片一次嘲笑了兩種觀眾,以道德來猜測被告會不會犯法的觀眾,還有以理性來推導被告有沒有犯法的觀眾,因為我們得到的特權,遠遠不足以讓我們定奪罪行,事實是我們被設計了。

被沉默的女人:影院指數4/5

如何讓一個很慘的故事聽起來更慘?先悠閒的拍一個又一個女性,玩弄觀眾的預期,之後話鋒一轉,鏡頭拍向路邊的白布,受害女子用戲謔的口吻告訴觀眾:「那才是我。」同時在開場就破梗,殺了她的人是他家中她最疼愛的小弟。被沉默的女人是一個女子的控訴,但也是一個女子的嘲弄,死亡並沒有讓她沉默,反而昇華了她,形式有趣。

選舉大作戰:影院指數3/5

一個女醫生因為一件荒唐事意外出選議員,然而因為故事發生在伊斯蘭地區,一切的荒唐鳥事又似是必然,開場丟出一個謎題:「為何這麼漂亮的藍色汽車從裡到外必須包著皮套?」解答是:「因為這輛車生活在泥沙紛飛的地區」沒錯,髒的不是伊斯蘭的女人們,髒的是伊斯蘭的男人們,這也是為什麼開場父親就遠行,父女只以電話溝通。


殺戮荒村:影院指數4/5

年度氛圍之王,少數讓我會邊看邊覺得緊張的電影,想知道什麼是驚奇與懸疑的人都該來看看這部片,充滿奇觀的奇片,鄉巴佬對上觀光客,兩種文化間的最直接碰撞,結果也很容易預測,只要想想雙方動武的動機差異在哪就知道,但最重要的是過程,每個鏡頭設計都很有想法,連中間插入的看似不搭嘎的音樂也很有想法,俐落簡潔爽快。

王牌辯士:影院指數5/5

谷阿莫之罪,是利用他人影片謀利?還是說戲口吻過於輕佻甚至誤導?本片彷彿跨越時空,以日本說影人「辯士」一職進行了關於說電影人與電影關係探討,並將如此嚴肅議題建構在一個輕鬆愉快的喜劇上,場面調度非常有意思,同時利用簡單的物件與機關進行的戲劇展演也很有意思,但最有意思的,仍然不離「電影與人的關係」之探討。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