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溫柔,堅強了又如何?《校外打怪教學》

老實說,校外打怪教學還真的是一部能用上「白爛」來形容的電影,它就是義大利人眼中的夏威夷披薩,畢竟,誰會想到把活屍跟一群幼幼班小孩放在一起,一邊是血肉橫飛,一邊是童言童語,使得本片踏入了空幾何的區域,當然在如此搞怪的外表下,本片又超越B級,說了一個普遍級道理,關於我們如何在殘酷世界保有溫柔。

《校外打怪教學》的主角其實並非被印在海報上,穿著一襲鮮明的黃洋裝的露琵塔‧尼詠歐,她今年光是《我們》擔當女主,外加一人詮釋兩角就大放異彩,年底還還有星戰九的表現可以期待,而是長得有幾分神似雷神索爾的亞歷山大‧英格蘭,本片開頭就是一連串他飾演的過氣音樂人戴夫與女朋友的吵吵鬧鬧,而非鋪陳殭屍的出現,我們可以發現看似剛猛的他,其實對於如何經營家庭抱持恐懼,同時也不知道怎麼跟小孩子相處,於是他被女友踢出了家門,只好去跟自己的姐姐還有姐姐的兒子小菲力一起住。

電影並沒有用過於激烈以及哭哭啼啼的方式來度過這前二十分鐘的角色塑造,反而是用搞笑逗趣的方式,讓觀眾看到戴夫這個鋼鐵直男如何不解風情的把菲力丟到好黃好暴力的世界中,例如為了讓他閉嘴拿惡靈勢力給他還在念幼稚園的外甥玩(好眼光)嘲笑姊姊給自己還有外甥準備的防過敏營養套餐、甚至是半夜叫醒外甥,給他喬裝打扮成小黑武士,試圖利用女朋友喜歡孩子的弱點修復關係,結果直接讓外甥目睹叔叔的女朋友跟另一個老叔叔在觀音坐蓮,氣急敗壞的戴夫本該是來求婚的,結果卻成了抓姦的,先想揍人結果被反揍一頓,然後又被趕出去,只能拿走自己吉他,悻悻然離去。

然後還忘記可愛的小外甥,而這時候是大半夜。

之後心如死灰的戴夫意外發現外甥貌美如花的幼稚園老師 卡洛琳,便動了歪腦筋,自發的說自己要參加校外教學,遞補缺席的另一名幼稚園老師,而他當然不喜歡這群嘰嘰喳喳的小鬼頭,而是為了動卡洛琳的歪腦筋。

而一路上自然就鬧出許多笑點,戴夫完全不懂小孩子到底可愛在哪,也不懂卡洛琳為何可以對這些小屁孩這麼有耐心,只是自顧自的用自己的金屬樂,讓一車的小孩陷入尷尬,他們不是他的聽眾倒也沒什麼,反正他也不喜歡他們,而到了歡樂谷農場,看到電視上兒童節目知名主持人麥譏咕還有他的青蛙夥伴更是覺得蠢到家了。

而他可以忍受這些蠢到家的事物,是因為他唯一想要的就是討卡洛琳的歡心

同一時間,就跟你看過的所有殭屍電影一樣,殭屍在你看過的所有殭屍電影一樣的美軍基地外爆發了,而他們慢慢的走向了歡樂谷,非常標準的用殭屍危機來促成角色的轉變與深入,戴夫傻眼了,但他還是與卡洛琳一搭一唱,將一切假裝為一場設計好的遊戲,就像給姪子玩的惡靈勢力一樣,其實也非常像,因為電影裡頭殭屍b級的化妝技術,讓他們看起來就像遊戲裡的怪物一樣。

然後一如往常的對此一無所知的其他歡樂谷遊客被屠殺,當戶外教學隊回到農場中心時,場地一片血紅,然而小孩子們還是聽信了卡洛琳的謊言,因為他們相信卡洛琳老師,另外一如往常的有些人發瘋了,就像殭屍電影裡的那些人一樣,當世界逐漸崩壞時,有些人對於日常的規矩也會完全崩壞,他們內心的惡會無限制的釋放出來,比如麥譏咕,他將自己鎖在紀念品店裡,不讓戴夫與卡洛琳以及他們帶著的卡洛琳進去,他與進入紀念品店的戴夫扭打,甚至嘗試殺死他,並在孩子們面前大呼小叫,試圖告訴他們這些都是真的殭屍,別再如小孩一樣了。

這是這部電影最特別之處,當所有主旋律的電影都在疾呼必須成長、疾呼接受真相的重要性時,《校外打怪教學》卻反過來,讚頌謊言的地位,說著「可不可以緩一緩?」這是本片最不「一如往常」之處,這種謊言的重要性在於保護了孩童的童年,而這便使得其與殭屍連結在一起有其價值,只要去想殭屍片裡最可怕,也最少出現的東西是什麼就知道了,「孩童殭屍」,人們可以任意屠殺殭屍片裡任何的東西,不論殭屍、動物、人類,唯獨「孩童殭屍」,你只要搞出這種東西,必然會受到指責,除了法律上對孩童的保護之外,也是因為殭屍其中一種象徵意涵「麻木」與孩童所象徵的「敏感」被重疊在一起給人的不快感,本片的令人緊張之處,正是這些殭屍即將碰到孩童之時。

我們可以從另一個方面來談孩童在本片的意義,《惡靈勢力》在本片中出現,除了好玩,有什麼意義呢?因為《惡靈勢力》的殭屍正是跑的快的,比人類還優秀的殭屍,象徵的是科技的失控與反噬,然而本片透過裡頭軍方人員的話語:「還好這次是慢殭屍。」說明了本片是刻意把慢殭屍拿出來的,他們行動緩慢、感覺麻木,唯一的渴望就是吃人,這彷彿就是現代人的縮影,只是現代人追求的並非人肉,而是金錢,如果說金錢還通往其他處,那也就罷了,然而當金錢的累積本身即為目的,人們便變得一模一樣,如慢殭屍們一般了,而這與本片裡性格各異,敏感好動的孩童們完全不同。

戴夫正是這樣一個麻木的人,雖然不是追求金錢,雖然表面上還在堅持夢想,還在繼續玩音樂,然而他早就放棄與他人的交流,自顧自的繼續玩音樂,以致於他對女朋友、對親人的感受都不太在乎,他唯一在乎的是自己。

而是什麼拯救了他?

一開始是性,後來是愛,卡洛琳將他從這種漠不關切之中拯救了出來,當他們在紀念品店暢談過往時,卡洛琳講述了自己過去曾面臨的那種大明星對於自己的莫不關切時,本片的主題也就昭然若揭了,一個「成熟」的人在當代社會意味著什麼?或許是一種果斷、一種堅決、一種堅強,有時候則會鈍化變成一種麻木,所以當卡洛琳意識到那種漠不關切時,她選擇了告別過往,在本來只是糊口飯吃的幼兒園老師的工作中,她找到了自我救贖的道路,也就是關切這些不被大人「認真看待」的小小心靈,這些小小心靈總有一天會成為大人,然而那並不是麻木,而是用來保護敏感的堅強,於是電影並沒有安排每次都是戴夫成功拯救所有人,而是安排了一場,由戴夫那小小的幼稚園姪子,穿著黑武士的裝備,穿過殭屍的包圍網,去開一台貨真價實的耕耘機來,拯救戴夫,以及拯救所有人,而這便說明了,「玩」並非一無所用,小菲力平常對耕耘機玩具的熱愛,最終讓他拯救了大家。

而如果說大人有什麼可以做的,就是創造並維持一個讓孩子們可以盡情「玩」,安渡「童年」的場域,這也是為什麼前來拯救的軍方毫不在乎的讓槍聲給小孩們聽見讓人感到相當的暴力,而不如一般電影裡的槍聲那麼令人無感,因為這裡的槍聲正打在前一秒還如玩伴般被兒童們的歌聲吸引的殭屍們身上,他們方才慢慢恢復知覺,便被槍林彈雨打成蜂窩。

不久之後,在結實的軍帳棚裡,最後家長們前來探看時,戴夫唱著歌,與卡洛琳一起陪伴著小孩們,小孩們身上毫無驚慌失措、毫無恐懼徬徨,因為他們被溫柔呵護著保護了他們的敏感,如同卡洛琳在電影中途,以一種孩子們不得見的方式,假意擁抱,實則用銳片威脅麥譏咕別再對孩子們講述真相一樣,她咬牙切齒的告訴形象崩壞,大吼大叫的兒童節目主持人麥譏咕,銳片毫不遲疑的頂在其肥大的肚上。

「我不要他們心靈受創!」

然後轉頭對孩子們微笑。

在孩子眼中,她永遠是那個溫柔陽光的卡洛琳老師,守護著孩子們敏感與純真的心靈,而這便是《校外打怪教學》的有趣之處,孩童不再只是作為一種殘缺狀態,比如一種尚未可用的勞動力、或者尚未成熟的公民來被認知,而是自有其價值,因為他們是大人們免於被「殭屍化」的疫苗。

總的來說,作為一部小品電影,《校外打怪教學》在b級搞笑的情節之下,有其令人玩味之處,使得在歡笑之餘,我們也會有所反思。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