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小的筆桿要改寫的是笨重的命運《馬奎斯如何成為馬奎斯》

「我這輩子除了打字機,什麼武器都沒拿起過。」家喻戶曉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馬奎斯,以文學作為自己的劍,戰鬥一生,如果你已經認識他,你可以透過本片,再次溫習以筆為武器的作家是如何成為他自己的,如果你還沒認識他,這是一個好機會,認識這名讓世界震懾於拉美力量的鬥士。

就其形式而言,本片並不是一部令我覺得驚艷的記錄片作品,然而就其用料而言,可謂誠意滿滿,除了研究他作品的專家,還有馬奎斯生前的錄影,以及親友,甚至連前美國總統克林頓都在受訪之列,他們朗讀、談論馬奎斯的為人與作品,讓我們理解到一名純粹的文學家是如何養成,又該如何過活,這個享譽全球的大家,原來只是一個被父母丟給爺奶,在充滿暴力、色情的發達小鎮裡,尋求慰藉的無助男孩,而爺爺與奶奶各自不同面相的故事更成為了他的文學啟蒙,關於歷史的戰爭故事以及關於神靈的鄉野故事對他而言同樣真實。

本片介於馬奎斯的歷史與馬奎斯的作品所交織而成的,是一幅清晰的圖景,試圖以說故事拯救孤獨的男孩,如果說人們終將孤獨,是因為人們終將孤獨的死,那麼故事就是對此的解藥,馬奎斯一生在出版、新聞、電影、廣告……徘徊,卻始終都沒有改變他的人生目標「寫出偉大的小說」,當別人說他已經寫出「百年孤寂」那樣的小說的時候,甚至後來他得到諾貝爾文學獎時,他都沒有因此停筆,因為他總覺得下一部會更好,如同他對拉美未來的期望。

黑暗的拉美是受命運制約的,層出不窮的政權轉移以及反抗暴政的武裝革命,使得人民活在恐懼之中,從獨裁政府到武裝革命,再到毒梟箝制言論的跋扈,馬奎斯致力於文學,而其文學離不開政治,因為政治無所不在,就像超自然力量,你能做的就是去面對。

《愛在瘟疫蔓延時》便是彌補「百年孤寂」對超自然力量對抗的失敗,以愛的信仰為武器,我們所看到的是他在寫作的時候,時時刻刻回應的,是對殘酷歷史的抵抗,比如自己缺乏父母的童年,透過這部描寫父母戀情的直白之作,他與父母,與童年的遺憾達成和解。

本片最後結束於馬奎斯與一名記者對死亡這種共同命運的討論。

「我所能接受的唯一選項就是不朽,生命才是唯一重要的,要精采地活著,我認為死亡是一種陷阱,對生的背叛,我們被死亡無條件的箝制住了。一切終將結束,

這是個嚴重的問題,死亡降臨時,人們束手無策,我想這是不公平的。」

「那我們該如何避免呢?」

「筆耕不輟。」

這就是馬奎斯的戰鬥,也是一名作者的戰鬥,書寫,至死方休。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