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出了全中國的寂寞《搖搖晃晃的人間》

一百萬次的轉發,一夕之間的爆紅,大半的中國都知道這個要穿過大半中國去睡你的詩人-余秀華,腦癱病人。不得不的表情誇張,及詩句裡不得不的直言不諱,透露出她的文如其人,她的嗆辣不是那種華麗的嗆辣,而是在苦難下自生的枝節,她說詩是自己的手杖,說的一點也沒錯,因為她既用它走路,也用它引路。

我首先在紀錄片裡注意到的是余秀華衣著的選色,作為一介農婦的她,似乎很喜歡穿鮮豔顏色的衣服,如同她看似平淡的字詞間,突然冒出一個「睡你」、突然冒出一個「乳房」,這也像她生活言談裡的機伶一樣,與其語速的緩慢形成反比,

­而離婚書也是紅色的,是的,這個女人因為成名了所以決定跟入贅二十年的丈夫離婚,我們從其丈夫的話語可以嗅到不滿婚姻的,其實不只余秀華,他嫌余秀華說話慢、床上靜悄悄,沒給他性的滿足,又說自己不會說話,因為他與朋友都相信「女人就跟豬一樣是要哄的。」

他是一個不懂詩的男人,二十年的時間給他讀,他依然不懂,他最誇耀的就是

自己能掙錢,自己能忍老婆的殘疾的不能掙。

然而這個男人並非一無是處,電影後段,兩人離了婚,他還記得再多久兩人結婚二十年,兩人在計程車上談論多久就二十年,彷彿剛剛沒去離婚一樣,前夫尹世平問她:「起訴到法院了為何不繼續呢?」然後罵她笨,如果繼續起訴雙方都得拿錢出來,余秀華沒有正面回應,而是喃喃說:「尹世平是個大騙子,我終於擺脫了他」尹世平沒發怒,而只是說:「我們兩個總算互相擺脫了。」兩人一路有說有笑,下了車,踩在石頭路上,余秀華走不穩,尹世平便牽著她的手,與一條叫花花的狗,兩人一狗,摸黑前進,因為不正常的婚姻分了,所以關係正常了。

生活最可怕的部分,就是我們覺得還過得去,於是便繼續走下去,然後希望某天時來運轉,久了,我們便甘心了,她不。

丈夫不見了,余秀華的魚要自己剁了,魚肚裡流出來的紅,如今是余秀華自個的紅,她說自己的婚姻真正的可悲在於,離了不離都沒有感覺,這一句話又怎麼不是道盡了全中國從上到下,有名無實的虛偽下的悲哀呢?婚姻的開頭她不能選擇,但婚姻的完結她可以選擇。

作為「釋放真我」的代表人物,承載中國人慾望的余秀華,她的婚姻,她的詩,道盡了無數中國靈魂的寂寞,余秀華離了婚,那其他人呢?其他被指腹為婚,被披上紅紗的人們,什麼時候會得到自己的自由呢?還是中國人寧願繼續等待下一個余秀華,這些我們都不得而知,我們只知道余秀華會以她的詩,繼續獨行在顛陂石路上。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