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女人才能讀懂女人的黑暗《X戰警:黑鳳凰》

即便北美傳出海量的負評,然而《X戰警:黑鳳凰》卻開出了x戰警系列前所未有的高度,本片除了在萬磁王與x教授兩人的變種人未來爭論之中得出個結果,蘇菲·特納(Sophie Turner)成功提供了新版琴葛蕾這個角色全新魅力,你甚至可以因此忘了在天啟那部多餘的作品裡這個小姑娘除了充當編劇的機械降神來收尾外毫無存在的糟糕戲份。

如果你對電影舊版x戰警還有點印象,舊版女性角色大多都是配角用來陪襯,比如舊版裡魔形女就是個對萬磁王死心踏地的小跟班,而暴風女除了很酷之外心路歷程完全不能跟金鋼狼、萬磁王、x教授等人相比,如果你看過x戰警:金鋼狼,你可能會記得裡頭有個金鋼狼的拙劣複製品的女性,這個角色有很長的指甲,而這就是她的全部,還記得武士之戰裏頭的兩個女性嗎?需要拯救的千金以及與其形同姊妹的女殺手,他們倆個都是配角,如果說舊版有甚麼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就是最後戰役裡的從善良守序變成混亂邪惡把x教授給爆掉的琴葛雷,然而不幸的她雖然法力高強又殺人如麻,最終仍然只能襯托出與外表剛強相反的金鋼狼痛苦的內心掙扎,而在x戰警第一戰裡我們開始有了如由珍妮佛勞倫斯飾演的新魔形女這樣遊走在萬磁王與x教授間尋找自己定位並且不願跟隨男人的角色,到了未來昔日她甚至是關鍵角色,然而即便如此這仍然改變不了新版x戰警裡頭的變種人自由運動仍然是由男人來領導的事實,亦即萬磁王的主戰論以及與x教授的主和論的兩種大方向,前者認為面對人類威脅,變種人應該挺身反擊,並取得平起平坐甚至主導地位,因為變種人天生比較優秀(諷刺的是萬磁王是個集中營的受害者,他卻成了新的種族主義者,宣揚如雅利安人優越論的變種人優越論。)而後者則認為變種人應該與人類和平共存,甚至積極在與人類的共存中取得自己的定位,比如作為x戰警為人類和平服務。因為根本上來說變種人消滅不了人類,這個人類不只是外在的人類,而是變種人內在的人類「人性」,無論變種人再怎麼特別,依舊是「人」。

而後者的想法則造就了本集開頭不久的任務意外,為了要拯救一個宇宙中被留在後艙的太空人,琴葛雷在X教授的命令下留在太空船內,導致被太陽閃焰吞噬,儘管沒有失去生命,卻陷入昏迷,於是電影從大的群體政治選擇,逐漸轉向個人在群體中的服從與否的問題,而也是本集大事件的開端,人類與變種人的性命誰貴誰賤?難道就因為變種人能力越大,責任與冒的風險也就要跟著越大嗎?難道他們就不能不管這些,平平安安的生活嗎?因為意外,魔形女對X教授激烈的質問,甚至質疑為何總是女性在冒風險?(別忘了在未來昔日裡頭魔形女可是不斷地為了男人們的政治理想東奔西走,比如萬磁王的目標,最後卻落得被萬磁王無情追殺的命運,就只因為她是未來能殺光所有變種人的高科技機器人的技術來源。)她嘲諷自己的義兄X教授乾脆把X-MEN改成X-WOMEN算了,同時私底下向好友野獸抱怨這個組織根本就是義兄用來獲取個人名聲的工具「不然你認為x戰警的x是指什麼?」另一方面,吸收太空爆炸能量的琴葛雷也開始感到自己的身體不對勁,由此,力量與個人自我意識的覺醒可以說同步了,而這也確定了本片是屬於魔形女與琴葛雷等X-WOMEN的電影,這不是一部he-ro電影,而是she-ro電影。

要不是《沙贊》在前,用印象深刻的開頭探討天賦異秉者的不穩定心理狀態,我或許會更愛本片的開頭方式,經由一個女孩與母親的電台選擇糾紛,年僅八歲的女孩意外害死了自己的父母,你可以看到雖然導演是新手上路,他卻掌握了x戰警第一戰以來特重的童年經驗展演,童年在此系列中是作為情感基石而存在的,比起舊版,新版更強調這些人怎麼來的,而這也修正了舊版裡這些突然出現的千奇百怪又數量繁多的變種人難以與觀眾建立情感聯繫的問題,在新版裡頭特別強調這種角色與角色情感連結的生成,而能夠窺探角色內心的x教授也總利用自己的超能力所能看見的情感連結來取得談判上的優勢,但是能力逐漸覺醒的琴葛雷卻逐漸成為x教授無法理解的存在,因為她的力量使得她開回憶起那些她內心最黑暗的祕密,這些秘密作為創傷一直沈睡在她心理,使得她成為今日的自己,換而言之虛假意識下的自己,一個被男人、被他者操作的自己正在覺醒中崩解,然而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變成「什麼」,當她發現以前信任的人居然是欺騙自己最深的人,她一直以來的世界崩毀了。

飾演琴葛雷的蘇菲‧特納的眼珠子美的令人想要挖出來,因為那彷彿是閃亮又時時變化色澤的寶石,時而碧藍時而橘紅,晶瑩剔透同時深不可測,既充滿天真同時又充滿魔性,你完全無法聯想到她與之前那個單純又乖巧的琴葛雷是同一個角色,而由珍妮佛勞倫絲飾演,在本集中擔當關鍵角色的魔形女則讓人看到歲月的痕跡,尤其一路下來這個角色從純真變成殘忍,再變成為了情同家人的學生們不計代價付出的老師,站在有如昔日希望藉由自己力量改變一切同時獨力承擔一切的女孩琴葛雷面前,面對這一個對自己身分迷茫的女孩,那個由衷對「我是誰?」(魔形女能變成任何人,但她是誰呢?如果她孤獨一人,不與任何人有羈絆,她能夠辨識自己是誰嗎?)而非「我們是誰」(萬磁王與x教授所爭執的變種人社會定位等政治問題。)的問題感到痛苦的女孩,當超能力失控暴走的琴葛雷無助且絕望的對她喊著:

「我不知道我是誰!妳不能幫助我!妳不能照顧我!妳不了解那是什麼感覺!」

魔形女張開雙手,手無寸鐵,毫無保留,堅毅的走向她,她說:

「妳是我的家人,永遠都不變。」

昔日都是他人走向魔形女,勸退她,同時表達自己的愛,並希望她解除自己的武裝,然而這一刻卻是她挺身而出,做這件事。

當眾人用外在武力如萬磁王的磁力操作,或者內在攻擊如x教授的心靈控制等各式各樣的方式都不能傷浴火重生的琴一根寒毛時,只有話語產生了效用,電影特別強調女人與男人的不同正在於此,即便一個能夠讀心的男變種人,他也在大意中將學生們關進自己理想的牢籠,而忽略了他們內心的渴望以及他們內心的軟弱處,因為根本上他是個用理性統御感性的人。然而理性疆界之外還有非理性,是比變種人更加變種人的黑暗地帶,在那裡有著於人類不容的道德觀(其實本來本片反派的外星人該有某些服膺宇宙級力量而來的,別於人類的道德觀,最後我們卻只得到了一些激進的類以色列復國份子,因著上帝的指引要在人家家裡建國。)

只有女人才能讀懂女人的幽深,女人的渴望,如果說對於男人而言真相在迷宮的盡頭,而對女人而言真相就在迷宮的迂迴之中,男人之間如x教授與萬磁王終究只能透過拳頭還有西洋棋交流內心情感,然後激發出如前者的真心話,然而對於後者真心話卻連她自己都無法確定在哪,在男人那裡真相是剃除多餘物,盡可能簡潔的東西,但對女人而言真相卻是那能使自己完整的東西,於是所有的瑣碎與所有的細節都至關緊要,任何的略過與縮減都將遠離真相,這是某種性別偏見嗎?或許是,然而順著這樣的偏見,本片至少倒轉了以往大政治與小政治的主客關係,長出了一朵滿是毒刺並誘人的黑玫瑰。由此,或許我們可以勉強原諒潔西卡·崔絲坦(Jessica Chastain)在本片中那糟糕的外星人角色(今年的擬態外星人真的有點太多了),作為一個佈景級的的角色,她至少代表了不願被男人統治(想想她擬態的人原本是被一個大男人呼來喚去的女人)也不願接受男人政治理想(為首的男性外星人們渴望的是在地球重新建國)的女性面向,也使得本片具有高度的一致性與自洽性,關於外在他者在內在他者前是多麼的不堪一擊,遠在宇宙的巨大力量終究得對內心的宇宙伏首稱臣。

「你的情感使你軟弱。」

「不,你錯了,情感使我堅強!」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