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末日了還在睡阿,給老娘起來嗨!《哥吉拉:怪獸之王》

本集電影設定在上集五年後,有別於上集對怪獸的遮遮掩掩,《哥吉拉:怪獸之王》實踐了「醜媳婦也要見公婆」的精神,簡直就像含蓄的大家閨秀喝了酒,搖身一變成為狂野的舞會皇后,在斷頭王者基多拉的號召下,十七只怪獸從床底下爬起來,把地球搞成雞尾酒暢飲的畢業舞會,當然這讓才回去睡沒多久的老大哥吉拉非常不爽。

毫無疑問的《哥吉拉:怪獸之王》從預告看來就是粉絲向的作品,比起之前那一部「把怪獸藏起來」搞得大批怪獸迷天怒人怨的的哥吉拉動畫三部曲(哥吉拉:怪獸惑星、哥吉拉:哥吉拉:、決戰機動增殖都市、哥吉拉:噬星者)本片在預告就塞了滿滿的怪獸,拉頓、摩斯拉、基多拉、摩斯拉等等經典怪獸不說……還附上了一大堆怪獸宇宙內的新怪獸(想必大家都很期待哥吉拉大戰金剛,很可惜本集沒有),而正片也沒有辜負粉絲期待,各種怪獸一起把地球搞的亂七八糟,簡直就是怪獸界的感謝祭,各種閃電、各種旋風、各種天崩地裂、各種水深火熱,又噴又叫、又刺又射、好不快活,更別說裡頭致敬原作的經典武器的出現,以及那令人聽到就全身發顫的哥吉拉經典配樂,而大批背景群眾也很配合的一路叫到掛,咿咿阿阿的比公園的卡拉OK還熱情,而一如以往的人類對於對人類最有耐心的哥吉拉還是要展演一下內部對其態度路線分歧,進而爭吵的橋段,而哥吉拉在本片的脾氣卻好到不行,完全是王者架勢,一副任你虐我千遍我也對你不厭倦的態度,任由搞出大事的人類對自己百般凌辱,各種背刺,縱你待我如海珊,我仍看你作青山,人類阿人類,拉頓阿拉頓,真的是一直背骨一直爽,打的哥吉拉一次又一次倒下,又一次又一次起來,直到後半段,哥吉拉與男主角方才一笑泯恩仇, 果然自古英雄難作,出來拯救無能人類,還要承擔過失責任,一高一低,一大一小,在小小的船挺頂,在兩人的對看裡,充滿了男性的無奈(當然這裡並不表示哥吉拉在本作中設定就是男性,而是說其巨大雄偉的身形,以及緩慢的步伐,其作為山的形象令人聯想到男性)。

「你以為我想一直打嗎?我也想睡覺阿,打怪獸傷及無辜,也不是我要的阿。」

哥吉拉不會說話,如果牠會說話應該會這樣說。

本片裡的男性大多如此,除了渡邊謙飾演的芹澤博士對怪獸有很日本的狂熱外(這個人在議會上告訴大家準備好作哥吉拉的寵物,是也沒說錯,因為動畫三部曲結局那就是人類的定位。),大部分的人都是以能少一事就少一事的精神在面對這個擁擠又無可救藥的世界,這個世界的問題就是人太多,資源太少,但又能怎樣呢?還是回家睡覺好了,蛤?進行探險?蛤?爭奪領土、資源?幹嘛那樣作,好野蠻阿,而且現在怪獸會出來不就是因為作的太多導致的結果?(核彈試爆、炸山、氣候變遷……各種劇烈的人類活動導致怪獸出籠)男性以動物專家馬克為代表體現出一種強烈的倦怠與無力,因為創傷不想再參與事件,而只想遠遠的觀察月月,而這傾向從正派到反派都一樣,要不是因為有女性搞事,大只都想龜在家裡,就算成功搞了事,還是只想龜在家裡,連哥吉拉打一打都覺得太累,跑回去龜在家裡。因此雖然本片充滿了滿滿男性賀爾蒙的打鬥、對射、吼叫的橋段,然而卻仍然充滿滿滿的女力,你甚至可以說在這部電影內,女性才是主導關鍵,畢竟主要角色群的男性不搞事,總要有人搞事,所以我們有女議長、有既指揮又身先士卒的女長官、女飛行員、章子怡飾演的神話學家(難得的必須由女中國人飾演這個角色,而非只是當花瓶,由章子怡擔任該角,說出那些台詞,可謂雙重巧妙,因為她曾經與渡邊謙在《藝妓回憶錄》裡擔任一對有緣無份的情人,在此可以說另一種意義上的再續前緣,同時藉由她這個中國人的口說出「屠龍」是西方概念,東方對龍是「共生」這種對應於中美關係的極妙的台詞,可謂十分到位。)、甚至引發世界災難的是女性,拯救世界也是女性,而其之所以會搞出這一切,也是為了「拯救世界」。這裡就不得不提及電影裡的一套理論,我們可能對此不會陌生,就是怪獸們其實是地球的免疫系統,為的是防止地球因為人類的活動而毀滅(而這與動畫版的設定也是一致的,當然動畫版還有說的更清楚的一套文明自毀論。),同時還有抑制人類活動的功能,也就是說其依照的是所謂的蓋亞假說,視地球整體為一有機體,幾乎就是一個生命,而非只是生命生活的場域及待開採的礦場而已,由此,地球與怪獸的母子關係也被建構起來。

蓋亞(Gaia)就是所謂的大地女神,而這與本片的將怪獸神祇化的傾向相互呼應,因為蓋亞女神正產下了大量的神祇,並得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子女相互爭鬥,因此在母女與父女間,電影刻意獨衷母親呼喚女兒的畫面,並接以女兒接受呼喚的畫面,就像基多拉呼喚其他怪獸,或者女科學家用自製機器以聲波呼喚怪獸們一樣。女性在電影裡被處理成了能孕育或能偽裝或根本就是頂級掠食者的位置,比如女科學家和她改良的機器(這個機器的原型由男人打造,然而男人因為倦怠與無力放棄了機器,女人將其再生出來)還有多頭龍基多拉的陰性氣質,以及並排於男性與哥吉拉的對看,女性與基多拉的對看成為另一組對比,巧的是,對看的男性與女性,正好是夫妻,正如哥吉拉與基多拉的關係也是一種亙古的對抗關係,由此,電影便有了一種均衡的結構,也解釋了為何作為兩者產物的女科學家艾瑪與馬克的孩子,作了一種中性的打扮,這同時呼應著她在父與母,哥吉拉與基多拉的戰爭中搖擺不定的取向,同時青少年的身分讓她介於孩童與成人間,既對怪獸本身感到著迷(享受吧!各位怪獸迷,這次除了遠遠的觀看怪獸,有許多人與怪獸近距離親密接觸,從這個距離更容易感受怪獸的巨大。)又對怪獸造成的生存威脅感到恐懼,於是我們可以看到本片就這樣滑順的將前景事件「夫妻吵架」與背景事件「怪獸鬥爭」給接在一起,使得本片讓人類除了作為蛆蟲似的逃亡存在以及作為飛蚊般可有可無的空軍叮咬,多了一個重要的與怪獸的連結,也打開了女性與怪獸世界的連接,當然就更別提歷來擔任哥吉拉「紅粉知己」的摩斯拉,在本集中還被士兵調侃是「跨物種愛戀」依偎著哥吉拉,也使得在哥吉拉與基多拉的二元關係(本地王者,外來王者,陽,陰,健壯,柔弱,保護,毀滅……)之外,又加入摩斯拉這比其他怪獸小一號的「第三者」使得多角關係產生更多化學元素,如果把前倨後恭的拉頓算近來,就是四角關係了,也是展演了除了怪獸擂台外的情感面向。

最後要提及本片對於怪獸的「動物化」處理也可謂細心,哥吉拉似魚似恐龍的的水陸運動被呈現的呈現的很好,摩斯拉不同階段的特性也有做出來,尤其牠幼蟲時期肥大恐怖與對人類的仁慈的對比(即便被激怒,也只是用絲將人封在牆上)以及成蟲後極為巨大,看來巨大又輕盈的雙翼,同時如利刃的手腳,都相當有視覺震撼力,而基多拉不同頭之間的互動也是一個重要看點,展現了其同體但又不只是一個意志在統御的三位一體的特色,當然金色的閃電的視覺衝擊就更不用說了,簡單粗暴的與哥吉拉的藍色脈衝光形成鮮明對比,最後當然是哥吉拉從藍色到紅色,從雄偉到更雄偉的「進化」都展示了這個集破壞神與守護神於一身的日本國民怪獸歷久不衰的魅力。

而呼應本片外剛內柔的特色就是在於其結局還證明片中女科學家的想法居然是對的,放怪獸醒來,出來大鬧一場各自回家過生活居然可以高速的綠化地球,還順便解決人口過剩帶來的糧食供給不足的問題,同時還多了許多能量源可以汲取能量,完全打臉了男性反派口中的「你以為這過程沒有犧牲嗎?你以為這些怪獸出來會有什麼童話結局嗎?」對,犧牲是避免不了,但這結局真的是個美好的童話結局,也再次證明,聽媽媽的話,媽媽就算害你,也是為了你好。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