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夜越美麗的殺手嘉年華《捍衛任務三:全面開戰》

在第二集的最後,為了要殺死背信忘義,擠身上層後要把自己搞掉的新「高層」桑提諾,「殺神」約翰‧維克不惜觸犯大陸酒店的法條「不得在酒店內殺人」把桑提諾就地正法,於是他不只背負著桑提諾死前下的七百萬懸賞,還被取消大陸酒店資格,同時逐出組織,約翰牽著狗奔跑,周遭的人手機響起,他只剩下一個小時的時間備戰。

而本片的最一開始,就是這刺激的一小時倒數,他全身是傷,甚至沒有一把槍,然而潛伏在整個世界的殺手們都對他虎視眈眈,他們都無比期待著親手解決這殺手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無以倫比的傳說,敵暗我明前提下,替塞滿戰鬥的本片增添了難以喘息的壓迫感,在每一次電影開頭都會帶到的五彩繽紛的城市景觀裡,潛藏的是無數的趁你病要你命的昔日同行,他們上一秒還是路人,下一秒就揮刀或舉槍朝你殺來,而這一次,約翰不再能仰賴之前大陸酒店的幫助,甚至紐約第一丐幫包厘街的幫助,因為殺死高層這件事情是滔天大罪,觸犯了殺手世界最重要的「規則」,因此由上而下,由下而上的死亡包圍網朝約翰席捲而來。究竟約翰要如何逃出不再安全的紐約呢?

如果你要問我捍衛任務系列的魅力在哪?我會用一字概括,就是「酷」,這種酷是一種霍格華滋式魔法世界的酷,你發現在平庸無奇的世界外有另一個凌駕於其上的神祕世界,這是一個充滿槍枝、西裝、特殊貨幣、特殊場所、特殊通道的神祕世界,這個神祕世界有它的規則,順著規則走,你就有甜頭,逆著規則走,你就有苦頭,電影貫穿三部的主題就是「規則」,而規則也分三六九等,比如在第一集裡頭主導的規則就是「不要惹到約翰」,除了初生之犢的黑道公子哥不知道約翰之外,其他反派都知道約翰的大名,這就是外行與內行的區別,而在第二集我們發現原來不要惹到約翰不是最高的規則,血誓凌駕在其上,於是擁有約翰血誓的義大利反派桑提諾能把約翰他家給炸了,還讓約翰替他做掉自己姐姐,而當約翰完成任務發現自己要被滅口,他回過頭來滅了桑提諾,就在如中立區的大陸酒店裡,那一個瞬間沒有人不被震懾的,因為約翰不只違反了大陸酒店的規則,還違反了一條先前沒出現的規則「不能殺害高層」(這裡就很奇怪了,既然殺害高層會違規,那麼約翰之前「補刀」桑提諾的姐姐為何沒有以同規格被組織通緝而是被桑提諾個人通緝。)而這一條規則嚴重到他不能再悠悠閒閒的取用大陸酒店提供的各種資源、甚至連紐約第一丐幫都不再能幫助他,於是一如既往的我們當然會期望有新的東西跑出來讓我們大吃一驚,畢竟每次山窮水盡處,總是柳暗花明時,例如第二集裡約翰重傷走到路邊乞丐旁邊,給他錢之後我們才發現原來除了大陸酒店外還有這種隸屬於別的勢力隱藏機構與服務。

而這一次電影果然沒有辜負我們的期待,不只是讓約翰告訴我們原來紐約圖書館的圖書還可以當小金庫使用(那裡不只藏了信物,還有約翰珍貴的與妻子的照片)

更揭露了原來約翰是白俄羅斯的子民,說的一口好俄語,並介紹了風格迥異的摩洛哥大陸酒店,以及與其他風度翩翩的管理者完全不同的,由荷莉貝瑞飾演的另一名愛狗人士兼前殺手蘇菲亞,她一見我們殺神就連開了幾槍,可見其性格的嗆辣也說明了約翰過去還有很多故事可以講,這又是一次本系列常用的敘事手法,先製造困境,再否決先前的解決方法,並以此推出關於殺手世界還有約翰過去的人物,使得觀眾從第一集到第三集越來越了解約翰這個角色,同時因為約翰實在是太倒楣,明明盡忠而行,並只是想低調過日子,但每次都被他人之不義所害,因此約翰的暴力就有一種大快人心的合理感,然而不斷的只是單純肉搏打鬥或者對射不免會讓觀眾視覺疲勞,所以第三集加入了前幾集所沒有各種觀眾想都沒想過的動作橋段,包括與想「發財」的一干華人們的飛刀互射、利用馬腿踢死殺手、騎馬與機車騎士競逐、圖書館裡知識就是力量的新詮釋、蘇菲亞人狗合一的戰鬥方式等等……(雖然提到捍衛任務大家會想到狗,但是實際上狗對於電影的實際參與在前兩集都很少,不如說是一種象徵而已,但在第三集蘇菲亞的狗那真是令人打從心理感到「致命」。)

可能是因為動作戲太搶眼,所以有時大家會忽略了裡頭關於小角色的塑造,但對我而言這些小角色很好的塑造出約翰這個人的性格,比如說密醫老先生替約翰細心的逢補傷口入神到約翰必須提醒他時間快到了,然後當他替約翰指出藥後拿槍對著約翰說:「他們會知道的。」就算此刻密醫真的要殺約翰也是合情合理,事實上他只要指到毒藥,一千四百萬就可以輕鬆入袋,因為庇護時間早就過去,而約翰被發佈了全球通緝令,然而密醫卻是要約翰在自己身上打幾槍,營造出他是被強迫的假象,從這裡你就可以知道約翰這個人不只是有名,還是有義,使得他人願意為他犧牲,同時這邊這場戲也營造出組織的影響力有多麼巨大,對比後來被審判員找上其他人,密醫在此已經先揭露了組織的殘酷與毫無人情。另一個則是在系列中一直存在的接待員,他總是暗地裡不違反規則的幫助約翰(組織說不能收納約翰,但沒說不能收納約翰的狗,於是接待員就幫他收下了。)而後面約翰被光頭佬追殺,也是接待員適時出現救了約翰一命,乍看之下他似乎對任何人都溫婉有禮,但對於約翰他卻是格外禮遇的。(可以對比他對桑提諾的客套,以及對約翰的真誠)而在第三集中,他更是露了一手與約翰並肩作戰,與其他飯店人員的戰力水平可謂完全不同,至於另一位貫穿三集的角色大陸酒店管理者溫斯頓,還是一貫的高深莫測,但又不因此令人討厭,因為觀眾可以看到他上集幫助約翰在本集的後果,他被組織要求在七天內交出自己的權力,然而本集結尾他仍然精打細算的演了一場戲(這麼近的距離開槍都沒殺死約翰)救了約翰一命(也是為自己留一張底牌,誰知道改天組織不會想動他?他可是掌握紐約的男人),同時本集名言也由他說出:「如果你想要和平,就要隨時備戰。」算是回應了第二集開頭維果弟弟艾倫質問約翰的:「像你這樣的男人知道什麼叫做和平嗎?」對於約翰維克這樣的人而言,和平只能透過不斷戰鬥實現,因為他不管傾向哪邊都會擾亂勢力平衡(我想觀眾都會同意約翰的戰力很危險),他或者為組織盡忠一輩子,或者死。

而本片大反派光頭佬被審判員「啟動」時也很有趣,他本來說的一口帶日本腔的英語,作為一名壽司師父在招待客人,但審判員一表明身分他就露出真面目,說的英語也不再有口音,這當然是呼應了系列以來一直都有的意象,就是各大高手藏身市井,另一方面也讓我想到了駭客任務裡史密斯先生可以隨時從路人身上跑出來掌控那個人這件事,組織的影響力無遠弗屆,當你順從它時,你可以獲得一切的便利,而當你違逆它時,一切也都將朝你而來,光頭佬帶著一眾弟子奉組織旨意一路殺死或殺傷大部分曾幫助約翰的人,全力排除灰色地帶,並讓所有幫助約翰的人理解到組織的命令不可違逆,結果到了大陸酒店的時候,出刀無情的光頭佬在約翰面前面皮一鬆(此前在車站他已經讓手下先殺死其他要殺約翰的殺手,算是一個鋪陳),興奮的告訴約翰自己是他的粉絲,還說兩人很像,然而約翰直接否定了,最後光頭佬才大聲用日語對著背向他的約翰喊:「我們都是死亡大師!」沒錯,兩人都是死亡大師,然而約翰已經給我們展示出除了殺人他人生還有別的追求,那是關於愛的追求,這是妻子最後的願望,希望約翰不要在自己死後忘了愛,也是促使約翰捲入如今風波的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在三部作品之中約翰總是不斷的涉入,不斷的越陷越深,因為愛的緣故,也是因為約翰在本質上是個重情重義的好人,他沒辦法背叛對自己有恩的人,所以他在本集中曾有機會藉由殺死溫斯頓來換取組織給他的再一次機會,他卻放棄了。

最後我想簡單比較三集的決戰場地,在第一集中約翰與反派在港口橋上的暴雨之中決戰,這個場地展示了約翰逐漸將敵人也將自己逼到沒有退路的狀況,他隨時可以收手,但他不願收手(因為他要為朋友報仇)而到了第二集的鏡像迷宮則接續了約翰不願收手的結果(在此反派要求約翰不要殺他,因為事情只會更糟,當然觀眾這邊是沒看到什麼提供約翰收手的誘因)他被自己行為構成的世界所圍繞著,屍體、自己的倒影,呼應著被追殺的桑提諾口中約翰已孓然一身,除了復仇別無他物,而到了第三集本來看不到路的鏡像迷宮卻搖身一變成為了透明的玻璃建築,也表示著約翰已經無所迷惘,他樂於接受自己的命運(在此前沙漠裡的高層指出約翰的迷失),所以他最後成為了這場景的一部分(在無法藏身的建築裡隱藏住自己,並藉此打倒光頭佬。)

他選擇背負一切,背負這血腥的十字架繼續活下去,這就是選擇,這就是後果,因為愛與恨本是一體兩面,都是一種生之執著,在電影最後,也埋下了第四集的伏筆,尼歐對莫斐斯的中指表明了第四集將會正式與組織高層全面開戰(而那本來是觀眾期待本集一次解決的事情)殺手的嘉年華還要繼續下去,而且越夜越美麗。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