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音之後是什麼?《假面天后》

偶像使人仰望,偶像使人瘋狂,我們看過很多心靈雞湯告訴我們要先注視自己,然而沒有偶像的生活卻又如此黯淡。西班牙電影《假面天后》從一名眾人傾慕的偶像莉拉的失憶開始,她忘記怎麼唱歌、忘記怎麼表演,於是為了「成為自己」她找上另一名善於模仿自己唱歌的素人薇爾莉塔,不可能相遇的兩人就這樣產生交集,變化也逐漸產生

作為一部談論夢想與生活的電影,《假面天后》具備相當特殊的氣質,電影有時溫馨,有時可怕,對於懸念的處理做的相當好,因此讓人總對下一秒會發生的事情感到期待,同時害怕事情往恐怖的地方發展,彷彿行走於迷宮間,不知下個轉角會遇見什麼,卻又為了尋找中心或出口無法停止。在電影開場,海潮聲傳來,一個女人躺在沙灘上,另一個女人替她做心肺復甦,什麼都沒有解釋,故勾起觀眾層層迷惑。而在躺在沙灘上的女人在床上醒來后,她被一名陌生女子詢問自己是否記得什麼,觀眾知道這名女子是方才她的拯救者,但也僅此而已。我們彷彿失憶的莉拉,在觀影途中與她一同探索這一切她本熟悉的事物,這些事物如海邊、如別墅、如自己的海報、長塵的獎牌,以及對自己細心呵護的經紀人布蘭卡……同時這些事物雖然閃閃發光,在電影的配樂以及開場圖景的搭配下,卻增添了幾絲源自不可知的魔魅。

為什麼莉拉在要復出前夕跌入海中?為什麼當初她要放棄歌唱事業隱退十年?那個投影出來,巨大性感、自信的歌手,真的是她嗎?電影在一邊給予觀眾資訊的同時,帶出的是更多的迷惑,我們跟隨著迷失的偶像生冷的注視這一切,並且透過經紀人認識「莉拉」「應該」是怎樣的人,夜深人靜,她甚至看見一個打扮華麗的,像自己的人在家中行走,她跟了上去,那個看不見臉的身影卻逐漸融入牆中,引領人的偶像此刻卻只能被引領,她無法藉由莉拉的影像學習莉拉的行為,那個影像令她陌生,而youtube頻道上一個名為薇爾莉塔素人模仿莉拉的影片卻讓她可以接受。

莉拉是誰?莉拉是我?我又是誰?我應該是誰?在我心中那不可說的旋律又是什麼?

她必須找到那個女人,那個比她更了解「莉拉是誰」的人。

薇爾莉塔,一個看起來平凡無奇的單親媽媽,戴著莉拉的假髮、唱著莉拉的歌,她對莉拉的一切瞭若執掌,然而她的工作是在ktv負責倒酒還有掃地,偶爾上台唱個歌,她沒有粉絲,除了一個路過與她攀談的男人,兩人從莉拉聊到男人的工作,男人的工作,男人在洋娃娃公司上班,他在煩惱給小女孩玩的娃娃缺乏新點子,女主則建議他可以改變按壓娃娃的語音。

「即使你不是平凡無奇,但不要想成為特別之人,否則你的人生會成為一攤爛泥」

薇爾莉塔說出了類似這樣的話語,男人則吐槽雖然不錯,但是太長了。

兩人睡了,早上醒來,薇爾莉塔按了娃娃的肚子,娃娃說:

「你很特別!不要放棄你的夢想!」

幾乎與薇爾莉塔說法相反地話語神采奕奕的說著。

薇爾莉塔有個喜歡聽電音的女兒,瑪妲,成天不是癱坐在家,就是跑去夜遊,基本上跟一般的少女沒什麼不同,不一樣的是,她會向她的母親要求一切她想要的,而如果她沒得到,她就會對媽媽吼叫,砸東砸西,甚至拿刀抵著自己脖子,威脅媽媽自己會自殺。

「我會割喔!我真的會割喔!」

薇爾莉塔只能哀求瑪妲住手,同時滿足她一切要求。

在拿到錢之後,女兒瑪妲在媽媽的面前,折掉了莉拉的唱片,即便家中根本沒有唱盤,薇爾莉塔還是排了隊,只為了與莉拉見上一面,得到莉拉的簽名與鼓勵,而這些努力換來的唱片就這樣被女兒折斷。薇爾莉塔總是如女兒所願,不願意拒絕女兒也不願意苛責女兒,只能暗自吼叫,或者將情緒寄託在莉拉的歌曲中,電影每一次的歌曲既是一種聽覺享受更是薇爾莉塔心聲的呈現,因為太多難以溝通的情緒,只能訴諸歌曲,歌曲既是對所有人唱的,卻又是對特定的人唱的,歌迷

與歌手間並無其他歌迷,正如在神與聆聽神諭的人間沒有其他人,歌詞不是自己寫的,但對於歌迷而言卻是關於自己的,這就是有詞歌曲的魅力所在,不得驗證,只得密契。

然後在那個心灰意冷的晚上,穿著陳舊大衣,一頭凌亂短髮的薇爾莉塔正要走進海裡,一個溫柔悅耳的聲音叫住了她,女人打扮典雅,舉止合宜,同時親切。

那個女人稱讚她的歌藝,並叫出她,而薇爾莉塔一眼就認出她,只是她從沒想到會在這裡,自己會在這裡遇見布蘭卡這樣神奇的人物,莉拉的經紀人,她激動的無法自己:「我是莉拉……我是說我是莉拉的粉絲」

布蘭卡與她談論到她的技藝,並詢問她哪裡有酒吧或咖啡館,莉拉給她指了路,而布蘭卡告訴她希望她能一起同行,這讓她簡直難以置信,兩人到了咖啡館,布蘭卡談到了薇爾莉塔,薇爾莉塔卻不怎麼想談自己,她更想知道的是莉拉的現況,因為透過媒體,她知道莉拉前陣子出事,布蘭卡接起突來的電話后,薇爾莉塔問道:「莉拉還好嗎?」布蘭卡優雅的微笑:「她很好。」然後告訴薇爾莉塔:「或許不久後我們還會再見。」

布蘭卡離開後,一名男子靠了過來與薇爾莉塔攀談,表明了自己是記者也是莉拉的粉絲,他希望薇爾莉塔告訴他莉拉的消息,並且告訴薇爾莉塔如果跟他們合作可以有很好的報酬。

薇爾莉塔果斷拒絕,憤然離開。

走在路上,一輛黑車靠近了她,車窗被搖下。

「我就說我們不久後還會再見。」那是布蘭卡,原來剛剛那是一個試煉。

布蘭卡告訴了薇爾莉塔莉拉真實的情況,並希望薇爾莉塔能幫忙,到了莉拉的家,她欣喜的坐著等待,而莉拉在柱後露出半邊臉窺探著這個人,昔日被注視的人如今成為了注視者。

電影便這樣交代了兩個人的背景與性格,同時讓人更容易認同薇爾莉塔這個角色的處境,因為我們明顯可以發現薇爾莉塔的部份透漏的資訊明顯是多於莉拉的,我們已經了解薇爾莉塔的家庭與工作,還有她心中那美好的期望以及唱歌對她的意義,而本片的結構設計正是要逆反偶像與歌迷的關係,昔日莉拉引導了薇爾莉塔,讓她以模仿偶像克服生活的困難,如今則讓偶像模仿她來克服生活的困難,兩人的關係不再是單向式的上對下、一對多的關係(對於歌迷而言,偶像是唯一,但對於偶像而言,歌迷是群體)而是變成平行相互引導的關係,薇爾莉塔一邊引導著莉拉,卻也逐漸發現所謂的「莉拉」其實也不過是一個被製造的商品而已,莉拉不能決定自己是誰,因為撐起莉拉的,是一整個莉拉產業,而莉拉不能表現出任何迷失與不確定的狀態,她必須富含自信,用歌聲為粉絲指引方向,而不能糾結於一些瑣碎日常,因為她與眾不同的被神眷顧,她有「天賦」(gifted)但是電影即便揭露了偶像的生成,藉由展示偶像的失落與日常,抹除了偶像的神祕性,卻並沒有因此否定偶像的價值,正如電影到後半段從莉拉的「失憶」到莉拉的「憶起」摧毀了偶像的「原創性」的迷思,反倒是將偶像以海洋比擬,美好且殘酷,因為它將吞食一切為其自願獻身的追求理想者們,偶像成了作為終點的象徵,那是所有個人的泯滅處,這是一種不自由,卻比現實的不自由具有更多美好,作為角色的偶像因為絡繹不絕的獻祭使得永恆成為可能,就如迷失的莉拉最終找到她新歌的旋律一樣。

本片善用作為電影的特質,透過影像剪接與音樂剪接實現了現實的「不可能」同時呈現了偶像與崇拜者間的共生關係,一邊是莉拉看著打開的紙船發楞不知道怎麼折回去,一邊卻是薇爾莉塔將紙船投入酒水中任其沉浮,最後倒下。(這裡這個物件巧妙的既暗示了布蘭卡來過的蹤跡,也預言性的告訴觀眾薇爾莉塔最後自己選擇的命運)而莉拉似乎可以看到薇爾莉塔與女兒發生的一切,從睡夢中驚醒,兩人的命運交疊在一起,然後在結合後捨去多餘的部份,電影最後兩個人的命運又再次分歧,但都同時承擔起彼此,一個是承擔對方的名字,一個是完成對方的行動,但彼此的分野也是逐漸模糊的,兩者共享衣物與生活,共同學會了抵抗情緒勒索,並在最後回歸各自命運,從名字看來,兩位女主角莉拉(lila)與薇爾莉塔(Violeta)的名字就巧秒的暗示了兩人的命運及交會,lila是紫丁香,Violeta是紫羅蘭,兩個都有紫色的意涵,但是lila意味著神選之人,有光輝人生,而Violeta卻是永恆的美,人生是有限的,要成為永恆則必須投入美之中,也昭示了這兩位角色最終的命運以及各自的選擇。

唯一可惜的是,在對女兒的處理上,瑪妲被塑造的過於討厭,使得電影後面驚人且殘酷的大翻轉出現時,觀眾並不會特別憐憫這個角色,自然驚愕很快就消除了,而無法感受到薇爾莉塔做出重要抉擇的決斷。因為電影只拍出了瑪妲的「可恨」卻沒有拍出「可憐」,我們可以理解單親家庭的小孩情緒可能會有點問題,因為長期缺乏父親並對母親產生仇視感,但是瑪妲被處理的過於惹人厭,而薇爾莉塔則過於無垢,使得生活與理想的抉擇過於微弱,這一條線如果處理的好,或許可以再額外做出一個差異,關於過去有偶像崇拜世代,與及網路世代,透過手機,上傳影片,人人都有可能成為偶像,故誰也不服誰的群偶像世代的對比與討論,但最終成果這部份議題的比例卻萎縮起來了顯得有些雞肋,但女兒作為關鍵劇情的角色應該是重要的。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