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帥大叔才能拯救小鮮肉《錢力遊戲》

一個年輕人為了想要發大財,畢業後拼死拼活進入第一名的證劵公司成為股票經紀人,然而因為不擅長應酬所以業績不佳,比起已經駕輕就熟且出身小康的同屆同學,他感到失落且無力,這個時候課長告訴了他一個能快速提昇業績的方法,並介紹他認識了一個神祕男人「號碼人」,他的業績因此一百八十度大翻身,同時他周遭的人也開始對他另眼相待,同時他的個性開始有了變化……故事說到這裡差不多就行了,我們可以看到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故事,一個人賺了大錢,開始六親不認,捨棄自己的女友,嫌棄自己的父母,但是在執行面上《錢力遊戲》沒有讓我們看到主角的失與得的深刻性質,因為你一開始就看不出來主角對原本擁有的事物有特別珍惜,《華爾街之狼》可是用了橋段表示男主的糟糠妻對他是真的付出,以致於男主偷吃被發現時,我們能夠感受到男主糟糠妻的心痛,還有他自己當下的愧咎感,然而《錢力遊戲》裡,我們看不出來男主與自己的女友原本有什麼感情可言,女友在與他分手前唯一的橋段就是與他吃飯,然後那個橋段女友原本覺得太貴不敢吃,但又因好面子而留下,這只表現了她的性格卻沒有表現出這兩人的關係為何,基本上是有名無份,而男主拋棄女友,與另一個聲名狼藉的女同事在一起,也不夠震撼與說服觀眾,至少《華爾街之狼》瑪格羅比初登場的橋段是有一定的肉慾的說服力的,然而男主交的女同事卻沒有這樣的說服力,

我不是說主觀性的審美選擇,而是說刻劃的篇幅幾乎沒有,我們不知道這個女同事哪裡有吸引力,也不知道她與男主成為男女朋友後的特殊性在哪,他們兩個後來作為共犯本來是有很多橋段可以發揮犯罪情的,但基於本片的設定,只有號碼人能決定一個案子誰來做,也就無所謂犯罪團隊而言,導致刻劃不足了,我們只知道她很窮來替她的性關係開放來解脫,但就算她性關係開放又如何呢?然而韓國電影無所不在的道德意識就冒了出來意在告訴觀眾,那個女孩是不得已的如果家裡沒有負債她不會如何如何……可是這些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論是神鵰俠侶還是姦夫淫婦,觀眾想要看的是他們的情感如何顯現。

但電影沒有顯現這些,對於裡頭的人際關係總總都是輕描淡寫。親情是這樣、愛情是這樣、友情也是這樣,由於刻劃本身就很淡薄,你反而會覺得主角本質就是個很功利性的人,而非一個的的確確的老實人,他只是希望功利卻不具備功利的能力而已,朋友對他好他感謝理所當然,然而我們有看到他對朋友好過嗎?在片尾前完全沒有,父母生活困頓,他回去幫忙拔菜下就累了,中間也不過是打打電話而已,至於女友線更是可有可無,這完全是劇本的問題,如果我們看不到主角原本擁有的事物以及他所珍惜的,那我們就掌握不到本片主旨「金錢會異化人心」因為最後主角確實是以「我曾經想要當有錢人」來總結他經歷這一切的心得,然而呈現上卻無法說服觀眾,因為我們除了開局看到主角秀了一串博學強記的能力後,我們再來都只是看到他遵循號碼人的命令作事然後發大財,他的機運是撿來的,為什麼選他?不知道,他快速記憶的能力完全沒繼續登場,我們看不到這個角色的能力何在,他只是個聽話發財的人,完全比不上《華爾街之狼》或類似電影裡主角原本就有一技之長,能離開公司後把一個小組織弄的虎虎生風,他就只是按按鈕照指示操作而已,所以這部電影怎麼會好看呢?主角本身就沒魅力(可能觀眾會對演員的臉孔買帳吧)

電影對於司法系統的描寫也是極其單純的,用腦滿腸肥的長官與不顧一切的下屬形成對比,彷彿就是說只要司法人員不怠惰,社會就會更好,並且鼓勵司法人員透過遊走灰色地帶的方式來辦案,這是韓國電影有時候會出現的幼稚的正義觀,社會之所以會不好,是因為有壞人,壞人是什麼?就是犯法的人,所以把犯法的人抓起來就好,而為了預防壞人犯法,遊走灰色地帶執法是可以的,這就走到了一個矛盾,為何賺錢遊走灰色地帶是不正當的?但是執法遊走灰色地帶卻是正當的?這完全不如《華爾街之狼》裡頭李奧納多那錚錚有詞的自我辯護,為什麼要抓我?我們本來就是資本主義社會,我開了這間公司,讓很多人有賺大錢實現夢想的機會,貪婪有什麼不好的?不貪婪這個國家會進步嗎?等等話語,進而讓整間公司的瘋狂合理化,反正只要能做到業績,怎麼騙怎麼哄都行,我們不偷不搶,就靠自己的嘴,錯了嗎?所以《錢力遊戲》從一開始就是站在一個金融業之外的觀點來看這整件事,最後只能如個鄉愿的和事佬站出來說:「其實金融業也沒錯,錯的是犯法的人。」這裡頭的良心是廉價的,因為作為一個金融專業者,主角的領悟居然是:「因為這樣做會傷害到人,所以我不這樣做。」然而作為一個金融專業的學生,他要採取那樣的方式做數字人的打手,這些結果不是早就可以預期的嗎?經過哄抬使得股價不合公司的興衰,讓沒那麼好的被拱起來,讓夠好的被壓下去,只為了從中賺取價差,再從價差賺取手續費,他在做之前不是早該清楚了嗎?所以這樣的反省難道不是最虛假的嗎?

由於主角屢屢處於受制狀態,全程不見其自主性,本片倒有些同志電影的味道,不論是被號碼人帥大叔一號全程壓著打,或者是後面自己出國玩遇到的帥大叔二號,這兩個帥大叔一個給主角財富,另一個給主角解套,同時見多識廣還風度翩翩,讓人不禁覺得本片為何不乾脆點把女友線砍掉讓男主周旋在這兩位帥大叔身邊可能還有些看點,畢竟電影都自己安排男主在反派面前脫光衣服只留下一條內褲,然後反派帥大叔號碼人把他的衣服踢進泳池裡,之後又叫他穿起來,這可以說是本片拍的最有情慾也最成功的橋段了,為何不抓著優點好好發揮呢?電影結束後我並沒有覺得是年輕人還是司法正義的勝利,我反而更確信,小鮮肉是不可能鬥的過帥大叔的,因為小鮮肉要打贏帥大叔,只能藉由另一個帥大叔,或者自己成為帥大叔,這就是這部韓國電影所揭露的韓國社會的思維模型,表面上來看是快樂結局,被捅一刀的男主讓警方抓住了幕後帥大叔,在火車上漸行漸遠,然而他依舊在人群之中,在那輛停不下來的資本主義電車上,正如他父母的田地一旦請人來農作就不可能回到過去,我只能說,貧窮真的限制了導演的想像力,包括認為幕後主使會現身跟操作員對話,以及雇用安全帽殺手進入公司或者直接在路上殺人,這些及其貧乏的想像使得本片進入了一個超現實的狀況,也讓觀眾在本片除了同志情誼及韓國青年的無力感之外什麼都感受不到,尤其號碼人主張虛無的享樂觀,但難道與他相對立的本片其他角色就不虛無嗎?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