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雷速報)看殘缺女孩如何用墮落拯救完美男孩《一吻定情》

看殘缺女孩如何用墮落拯救完美男孩《一吻定情》

《一吻定情》是怎麼樣的一部片子?演技生疏、背景虛假、感情浮濫、整部片都像學生經費不足下在大禮堂上做的排練,然而如果你撕開這一切像國中女生做的剪貼簿的表皮,你還是可以看到在本片最珍貴的核心閃著光芒,同時,因為極佳的選角,具有台式土地氣的王大陸配上天生蠢萌呆的林允,成功的將那些多餘的其他角色一併掃過。

林允上次也是這樣拯救一部電影,作為一名演員,在錯綜複雜的演藝圈,演出周星馳的《美人魚》的她幾乎是該片唯一具可看性的地方,因為她真的演的很像不經世事的美人魚,而沒有在演藝圈打滾太久產生的廉價脂粉味。在《一吻定情》中,她再次飾演性質類似的女主,當你看到一個女星能作為喜劇演員還是有其魅力時,你就該知道她同樣具有飾演其他類型角色的潛能,因為喜劇意味著她必須沒有下限的進行演出,同時這也符合本片女主的設定,她是在一個階級分明的學校位於底層的笨蛋(這裡沒有攻擊意味,而是本片設定就是依照智商分班,而女主在這樣高級高中就學數學程度卻連國中都沒有。)愛上位於頂層的男主,電影用佈景還有老師差異強調了從頂層的A到底層的F的巨大差異,F亂七八糟,色彩多樣,正如本片的其中一種美術風格,而A則白色整潔,色彩單一,正如本片的另一種美術風格,而老師前者看來像老師,後者看來卻像遊民,令人難以想像本校實際存在的可能(為什麼高級學校會收女主還有其同學這種素質的學生?)然而這樣強烈的對比及虛構性卻是為了本片「愛情是什麼?」的論述而服務,因此即便讓人覺得相當虛假與廉價,卻還是有價值的,這是單一與多元、善與惡、完美與殘缺、正確與錯誤、主人與奴隸數組對立的體現。

這數組對立原本都是既隸屬也對立的關係,單一統治多元、善統治惡、完美統治殘缺、正確統治錯誤、主人統治奴隸、理性統治感性。兩者之間從A到F的遙遠距離,正如兩組對立極端間遙遠的距離,卻因為意外而湊到一起同居,而也只有在這麼近的距離,原本被壓制者,才有機會反敗為勝。

「好可惜笨蛋不會傳染,不然我們家直樹就不會這麼完美了。」直樹母親看著湘琴惋惜的說,不帶諷刺。

然而笨蛋實際上真的會傳染,因為本片大部分橋段就是在「縮減」兩者之間的距離,這個距離當然可以作為表現像一對戀人之間的距離,但也可以看做是種種對立的距離,原湘琴與江直樹都是在所屬階級中的特別的存在,他們身上有些別於其他人的地方,你可以從刻板扁平的角色來看,但也可以從原型來看,江直樹優秀於他的同階級者,他是這學校的「至善」代表,在學校的價值觀下作為校園正面價值代表人物,而原湘琴則是「至惡」代表,在學校的價值觀下作為校園負面價值代表人物,江直樹站高處,原湘琴站低處,江直樹打球,原湘琴撿球,江直樹思考,原湘琴勞動,江直樹什麼都做對,原湘琴什麼都做錯……然而演到後面,我們會發現當距離被拉近時,原湘琴卻反過來成為江直樹的主導者,因為她搗亂了江直樹的生活、破壞了他的「完美」,特別是當她入住江直樹家中時,就將裡頭的一間房間從一元秩序的單調,變成多元混亂的雜多,即便她處處都做錯,基於不同階級的認知差異,她更將兩個上層人士的權力聯姻當做是性(對於底層人士而言,愛情總是性,對上層人士而言,愛情卻總是權力,所以就認知程度而言,江直樹更勝原湘琴)

「所有你覺得不可能的事,都只是在等待,被人完成的那一天。」

本來要「完成」原湘琴殘缺的江直樹,卻被原湘琴反過來用殘缺「完整」了自己的「人生」,讓他利他的本性轉向利己,同時不再被拱起自己的體制束縛著。或許這就是愛情可怕的威力,它不只有接合兩個對立物的能力,還有拆毀一切不自由結構的能力,既然本片旨意清晰,其他的乏味與乾燥,油膩與多餘,也就別太追究了。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