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與超越《哥吉拉:決戰機動增殖城市》

對於銜接第一部的第二部來說,《哥吉拉:決戰激動增殖城市》所有的轉折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所有的衝突都早埋下伏筆,使得其可謂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如果第一集「不給你看怪獸」的傾向只是一種個人的臆測,到了第二集則被清楚的證實,在這系列的怪獸就是被抽離出來的概念而非那沈重的皮相,而這也註定了本片的兩極化評價。

虛淵玄將怪獸從皮相解放了出來,變成了概念,然後又重新將他們具體化,大飛蛾摩斯拉變成只在言談中存在的守護神(因為多年前被哥吉拉打成蛋沈睡)還擁有除了雙子外的一眾有昆蟲基因與地球人外表的後代,其與破壞神並沒有絕對的矛盾,反而因為系出同源(地球意志),被反哥吉拉(反地球意志)的機械哥吉拉辨識為與哥吉拉同樣的東西,而外星種族之一畢魯薩魯多擁有的機械哥吉拉在此則變成一座城市,但仍舊執行「打倒哥吉拉」的命令,在多年前被打倒後用剩下的頭部不斷的將四周變成自己的一部分,於是在這裡我們在「機械哥吉拉」身上看到的「外星人」倒像是人類「工具理性」的具現化,正如從第一集就相當神祕而且似乎對一切有所預期的,屬於另一外星種族的艾克西夫梅德菲斯所說:「有些文明發展到了最後就變成了怪獸。」故人類方的排斥與主角榊晴生那令許多觀眾詬病的最終決定也就是可以預料的了,因為他們代表的是「價值理性」,即便「打倒哥吉拉」是人類與畢魯薩魯多的共同目標,但「要以什麼為代價」卻是不一樣的。

電影從前頭主角們遇見蛾摩拉庇佑的伏斯亞就開始鋪陳畢魯薩魯多對伏斯亞的不屑與輕視,以及說明他們的觀點,在他們看來伏斯亞既是失敗的種族(逃到地下)也是落後的種族(文明倒退)而且還捨棄了「語言」這種工具,改而借助摩斯拉的神力與眾人對話。於是為何我們觀眾看到的伏斯亞是如迪士尼《失落的帝國》那般的世界就可以理解了(《失落的帝國》裡既像原民又有高科技的亞特蘭提斯比起《時光機器》裡只能任由地下種族宰割的原住民更像伏斯亞)然而人類的學者並不贊同這件事情,因為他看到了伏斯亞是有高度文化的種族,於是文明與文化之爭便產生了,這些在宇宙漂流已久的人類曾往畢魯薩魯多的方向前進(進而導致怪獸被逼出,哥吉拉被逼出)於是畢魯薩魯多與伏斯亞的不相容也就可以理解了,核彈過後,日本人被改造了,然而日本人之所以會犯下戰爭罪行,被核彈制裁,說到底也是西化的結果,黑船事件埋下了禍根,日本人感受到了民族存亡的壓力,於是不只從技術上學習也從思想上學習,這與中國清朝面對西方始終抱持著玩賞的態度是不一樣的(西方知識不是沒有進入中國,而是留在宮廷內,清人並沒有看到一定要變革的必要,因為中國夠大,人夠多)在第一篇裡我有說到,這系列的開端始於對歷史的罪咎,因此本集帶到伏斯亞與畢魯薩魯多的分歧也是理所當然了(當然實際上日本選擇了畢魯薩魯多之路,而電影裡的人類大多對伏斯亞並沒有敵視感,頂多就是陌生,優子之所以討厭伏斯亞則與伏斯亞的本質無甚相干,更多的是她嫉妒自己愛慕的上司也就是主角與雙子特別親密這件事情。)

亦即,如果沒有開港,或許日本會……?

這樣的思路在德國也是可以看到的,因為戰敗的關係受到各國的輿論與道德指責,於是一個民族產生了自我懷疑,而自我懷疑的結果可能是改正,可能是否定民族的歷史,民族的文化,甚至在本質上認為自己是次等的,或者是邪惡的,於是厭棄了過去的一切,並不想去找尋問題的本源,那是所謂的「空白世代」,當然也是有極少數人也可能會產生「本來就沒有錯!」的想法,這兩種是不同程度的無知。

當然這樣的想法「如果沒有開港,或許日本會……?」進而產生的科技古國的想像同時也是西方內部對於殖民產生反思的想像,因為西方的邏格斯中心主義、語言中心主義走到後面被自身的知識份子產生懷疑,如果只是知識份子懷疑那也就罷了,但當戰爭肆虐,人們發現純理性、純邏輯的文明造成的結果是更多的戰爭與規模更大災難,整個西方文明便動搖了,西方知識分子將目光投向他們先輩學人所不屑的「落後民族」(用他們的視野來看)並給他們做了一次倒反:「落後民族比我們有更加豐滿的『精神文明』」而他們要不是被我們所傷害,本來也會有同樣豐滿的『物質文明』(另一個例子就是去年紅透半邊天的黑豹,其預設的是「如果黑人沒有被白人奴役……?」當然結果就是可笑的成品,因為你只會得到兩種人,一個是祖先在美國社會卡好位,過著跟美國人生活一樣的「空白世代」的黑人,另一個則是承受並接受了屈辱歷史的黑人,前者是黑豹,後者則是金豹。)

所以為何伏斯亞沒有「語言」卻能感通外來者內心的呼喊,如人類與畢魯薩魯多與哥吉拉交戰時,伏斯亞的人們所聽到的從戰場傳來,那些不斷反覆吶喊的「哥吉拉!」彷彿反擊哥吉拉的人們也逐漸被哥吉拉同化一樣。這些都是為了清楚呈現概念的分野,也就是電影在在探索「人類種族」的可能性與邊界時,同時也在探索「日本民族」的可能性與邊界。

而畢魯薩魯多的機械哥吉拉開出的這一條可能性則是,「我們變成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能因此做到什麼。」所以,如果你能接受人龍型的機械哥吉拉(即用雙足站立,同時又具有恐龍的樣貌的巨獸)變成一座城市,你就不會反感機械哥吉拉,甚至之後的人類的奈米金屬化了,這整個設定是一致且協調的,工具與人的結合意味著泯滅工具與人的界線,同時還得消除個人的存在,這當然也有些極左派思想的味道,同時又是高科技的,那麼指涉的思想很明顯是馬克思的共產主義路線了,因為馬克思正驅逐了神,並用科學取而代之,同時開設了人類的圖景(於是諷刺的是在歷史上我們知道,馬克思的思想是為了反抗異化而生的,但遵從其思想或改良其思想的共產黨人們造成的異化卻與他們所抵抗的舊世界的異化不相上下,科幻與歷史在此完美貼合,這是作品裡對日本民族的幻想式反思產生的意外收穫。)其結果就是如同畢魯薩魯多所說的,哥吉拉不是錯誤,也不是邪惡,而只是人類有能與無能的象徵(民族優越感不是錯誤也不是邪惡,而是日本人有能與無能的象徵)他們認為哥吉拉是必須被掌控的而不是被消滅的,所以他們弄了機械哥吉拉來取代哥吉拉,並且追求與機械哥吉拉的完美同化,正如在馬克思的歷史階段論裡,資本主義從來不是要被「打倒」的對象,而是要被「超越」的對象,跨過了資本主義,才能有共產主義,所以將資本主義送進歷史墳地的目的是迎來共產主義,他們同樣有力,只是在共產主義裡所有的力量都將為一個中心所用。另一個意思是民族優越感之所以會是錯誤與邪惡,只是因為我們的器物到思想不如西方,因為西方人同樣也對他們的民族是驕傲的(這其實是常見的錯誤想法,你看看西方後現代思潮或者抓個白左就知道,西方內部自我批評的語調與行動並未終止過,看看正燃燒的法國也行)所以當我們有了對等的器物與思想(常常是說經濟與科技,民族思想要真的變是困難的,思想不變,制度就只是裝飾,不會真正落實,就像中國常被嘲笑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是這樣,因為你可以看到有許多本來不相容的東西互相齟齬,直到磨合,當然這本來也沒什麼,因為馬克思自己也說他的「資本論」研究的是一時一地的經濟狀況,比如英國,而由此提出的理論在世界各地進行具體革命行動時本來就會依據當地傳統有修改的可允許性。)

如果理解了這些隱喻,那麼我們個人對於劇中這些怪獸與怪獸的持有種族愛憎的原因也就清晰明瞭了,那表達了我們對這些思想的個人傾向。

所有的幻想都帶著真實,而所有的真實都帶著幻想

於是正如第二集逐步揭開第一集的伏筆(在森林中快速移動並觀察主角一行人的生物是什麼)第三集也將逐步揭開第二集的伏筆,也就是梅德菲斯與艾克西夫所屬種族的「目的」,以及他們「神」究竟是什麼,滅絕他們的怪獸與他們信仰的神的關係是什麼?「基多拉」這頭老字號的怪獸在這三部曲裡又代表了什麼?而哥吉拉(民族優越感)又會迎來怎麼樣的結局?從劇中梅德菲斯的言語與行動,我心裡大略有個底與猜測的方向,但是還是會以正片為詮釋根據。

可以說這三部曲到目前為止兩部都相當的精采且相當的值得反覆咀嚼,當然如果只是想看到「皮套」的觀眾最好是保持距離,因為作為動畫的此三部曲一開始就不重視「皮套」。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