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雷速報)鐵拳傻漢年度最佳作品-《惡鄰布局》

一個美麗的女孩衣衫襤褸,如一抹幽魂行走。一台黑車緩緩開來,然後雙方停住,就在那座橋上。這是《惡鄰布局》令人驚艷的開頭,因為它少了韓國商業電影常見的躁進,故勾起了我的期待,而從電影開頭到結束,它也不負我的期待,品質就的像我們鐵拳傻漢馬大叔的拳頭一樣,樸素,沉穩,有力。如果你是馬粉,千萬別錯過本片。

作為一部優秀的商業電影,《惡鄰布局》抓緊懸念推展其故事,並結合韓國電影常見的路數,社會議題的探討,同時一個話少的主角成功沖淡了韓國電影本身的說教性,這裡說的當然是馬東石的演出,這三者緊密扣合在一起使得觀影體驗全程愉快,整個故事圍繞著一個高中女孩韓秀妍的失蹤,而馬東石扮演的新來的訓導主任兼體育老師易基哲則在與失蹤女孩的好友姜宥貞的互動下逐漸從此事的追查中從察覺整個小鎮的冷漠到發掘背後的種種黑幕。於是其懸念從一開始就是強烈的,而且劇情一再的轉折,讓人看了直呼過癮,儘管裡頭沒有什麼原創成分,然而整體表現而言,達成了很多商業電影無法做到的平衡,並對於自己該做到的本分毫不迴避,而且對於很多劇情細節都相當講究,而這些細節則往往是推進懸案的關鍵,電影利用當事人的話語逐漸拼湊出事件的全貌,然而在拼湊過程中卻又因證人視野的有限性讓解謎過程中更多謎題被丟出,而到了最後,我們又再一次被提醒,原來邪惡既可以是張狂跋扈的,也可以是低調平庸的,這兩種邪惡更是時時處於一種共生關係,使得原本要用來維護人民的「程序」變成了殺人機器的一部分。

沒錯,《惡鄰布局》要說的道理並不是立意出奇的,反而是我們見怪不怪的:「每個人都分享了受害者的血肉。」作為非法暴力的化身,馬東石沈重的鐵拳與沉穩的嗓音就像一種緩而有力的刑具一樣讓所有參與者漸漸吐實他們在這個殺人機器中所扮演的位置,警方、學校、酒店、家庭都參與了這個「合法暴力」的一部分,當檯面上社會組織消極的處理一切,甚至為檯面下的組織服務,社會本身變成了畜牧場,而在這個社會結構內對社會一無所知的學生就成了最易剝削的羔羊,他們懷著簡單的願望卻被殘酷的社會撕成碎片,特別有趣的是本片刻意設定是女校的學生失蹤,可以說是接續著之前我在《非賣品》裡提及的韓國父權社會下弱勢者的困境,這當然是相當接地氣的反應韓國現狀,因為所有人都在這個體制下自掃門前雪,甚至連最應該照看學生的老師,執行正義的警察,都苦於「考績」壓力而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甚至早就放棄學生,放棄弱勢,於是學生根本不相信這些社會機構有幫助到自己的可能,進而導致地下世界趁隙而入,而所有人都用沉默給這運作的暴力投下了認可的一票,於是「疏離」成為電影的關鍵概念。

而疏離具象化的符號,便是電影中那不斷出現的「橋」。社會的本質應該是「橋」將成員聯繫在一起,但慣於被父權暴力所統治的結果就是「橋」逐漸斷裂,人們都帶著恐懼生活在這個社會,因此都對彼此漠不關心,彷彿孤島一般,同時相互監視,期待對方搞出笑話,結果就是大家養成了不做不錯的文化。因此這個小鎮正影射著那高度競爭下高度疏離的韓國社會,我們看到支配其中的父權邪靈具體化的形式就是父親對兒子的暴力,長官對下屬的暴力,老闆對酒女的暴力,而暴力的後果是導致受害者的心靈煉獄與心理扭曲,那是一種不容挑戰的單向秩序而非雙向性的人際往來,於是當馬大叔用他一貫的拳頭打破一面又一面的門與窗,這便不只是一種令人痛快的非法暴力,而具有了一種反對社會現狀的宣示性,也不再只是別作裡單純的演員特質展演,尤其在那最後一場衝突戲中,在飛車衝撞後,他擊破另一人車窗而沒有對那人做後續暴力行動,更強化了「擊破」這動作在本片訊息性大於功能性的意義。

最後要特別褒獎一下剪接這件事,在這部作品裡用了兩次比較巧妙的剪接,一是剪接空間,二是剪接時間,在一些影史經典裡可以說司空見慣,但以亞洲商業片而言還是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總之喜歡馬東石的粉絲不妨一看這部佳作,對於總是加太多調味料的韓國電影,可謂相當清爽之作,或許國片也可以參考看看這樣結合社會觀察又有商業價值的電影。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