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飛進了異世界-《疾風魅影-黑貓中隊》

坉

疾風魅影-黑貓中隊說了一個奇幻如《神隱少女》的故事,正如千尋與其父母穿過隧道到了一個看似人居城鎮,實則萬靈盤據的地方,一群人開著飛機進入了一個他們陌生的地方,他們發現那個地方長得像自己的家,但又有所不同。於是那也有點像是《第十四道門》裡的少女主角Coraline爬過小門,到了另一個跟自己家相似的地方,在那裡有長著鈕扣眼的,更好版本的家人與鄰居,然而在那親近之下總有些詭異,於是你必須保持距離,正如疾風魅影-黑貓中隊裡的飛行員們在高速之中,隔著距離觀測這個像家鄉的異世界。也像千尋與Coraline一樣,他們都經歷了一段擺盪在危險與好奇的異世界探索之旅,而到了故事結尾,觀眾會發現原來主角與這個異世界早有某些親緣關係……

《疾風魅影-黑貓中隊》作為紀錄片,作為國片,全片的基調首先是深得我心的,首先他不是一種「哭調」,在我的一種模糊印象中,台灣對於歷史事件的紀錄片或再現的劇情片裡頭,總有人大吼大叫、摔東西,然後有些哭聲,使得故事哭,形式哭,最後票房也哭,我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因為台灣的歷史有太多太慘的事情,或者觀眾對這類「哭調」相當買單,但是當裡頭的演員或被拍攝的當事人都幫我們哭完了,觀眾其實沒什麼可以做的了。

這部電影展現了一種奇特的心境(很少人會有這樣的狀況),孤獨飛行於自己的「故土」(基於一種這裡以前是我家,但現在卻是被他人佔領的地方,看著上頭的人已經建構了自己秩序,而自己屬於的系統對於這裡的人而言是一個已經逝去的他者的奇妙心態)蒐集關於「故土」的情報,他們好像看到了什麼(眼睛看到的殘影),又好像什麼都沒看到(他們不知道自己拍了什麼照片)對於他們的任務(去哪裡拍攝)他們完全不能說,甚至他們的存在也被隱匿起來,那既是自由,也是失落,所幸裡頭的哀愁是有一定的節制的,即便事件的背景美蘇兩大勢力的鬥爭下的國共戰爭的延續,但我們卻看不到飛行員對於這種對立有太多的激情與憤慨,反而如果有激情與憤慨,也只保留給後來因中美斷交(中華民國,美國)、中美建交(中華人民共和國,美國)終止黑貓中隊繼續代替美國監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計畫後,作為飛行員的他們被中華民國拋棄的下場,這些飛行員在受訓時受著高度的風險(很多人訓練時就死了)偵查實戰時受著高度的風險(被擊落)甚至因為被俘虜喪失了青春的大把時光(因為要確保他們回去時所了解的資訊已經沒有用處),導致自己同學都在企業擔任高幹,自己卻一事無成,他們彷彿是君王的影子,開的是飛機,用的是相機,刺探著君王敵人的虛與實,然而兔未死,狗已經被烹,他們有些人失去了妻子、失去了兄弟、失去了青春、失去了人生,在這種時候,在鏡頭面前,他們怪罪的還是不是君王,而是國家,他們怨的是政府,而不是蔣經國,即便我們都知道真正能做決定的是誰,順著電影提供的脈絡、順著電影提供的話語,我們不用看到他們哭也知道他們心裡在掉淚。

電影對於三方政府形象的處理也是很有趣的,給了當時三方政府畫了有意思的肖像畫,中國人民共和國在中華民國當時「反共復國」、「反攻大陸」的宣傳下似乎是很凶惡的,也確實殺死不少飛行員,然而當其中一位飛行員被擊落,俘虜,他並沒有受到想像中的痛打、凌虐,根據當事人的描述,「他只是被晾著」後來又因為爆發文革,當地單位無暇管他,放了兩個兵看管他,而他還教他們騎腳踏車。在示意的重演畫面中,青年的他站在寫滿標語的牆面前,卻並不感到絲毫不自在,或許是因為這些東西與在台澎金馬地區也曾遍佈的東西形式上並無不同,善惡分明、意思簡單,而美國一方面與中華民國斷交,卻沒有如中華民國政府那般輕易拋棄了無事可幹的飛行員們,他們協助飛行員返鄉,無法成功時,就讓他們到自己國家定居,他們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戰爭英雄」一個公民,會被一個國家、一個政府輕易捨棄,因為他們不了解這些飛行員與中華民國政府的關係是什麼,他們以為這些精銳的飛行員穿著美國最先進的制服,開著最先進的U2偵查機,還有一個號稱五權分立的政府(比三權分立還厲害)他們就是跟自己一樣的公民社會,而中華民國是一個他們可以參與決策,共存共榮的民主社會,而非他們拼命對抗的中國共產黨。

美國人想錯了。

這些飛行員對中華民國政府而言首先是精銳,但仍然是「百姓」,不是「公民」,政府跟他們的關係不是契約關係,所以不存在賠償與否的問題,而只有「君恩浩蕩」與「君恩刻薄」的問題,百姓正如中國歷史所揭示的一樣,不過是君王的財產,如果君王要為他們受傷害而處置貪官汙吏,那也是因為貪官汙吏傷害了君王的財產,聽起來很像講古,卻是不久前的歷史。

當然我還是要說,這部片還是有很差的地方,比如那些粗糙的重演畫面。我認為這些東西都可以拿掉,因為部分當事人後面的登場,代表其實還是可以從他們身上繼續挖掘東西出來的,即便不能從當事人身上挖到(有些當事人可能已過世),也能從相關資料與相關人的訪問上著手。畢竟這並非傳記片,必須要用自製影像來再現事件,而在自製影像拙劣的前提上更不該這樣做,所幸在聲音的搭配上還是多多少少補救了這部份,主題曲《飛將在》、經典音樂《Sentimental Journey》、(還有一首年代推進時隨畫面變化用的歌曲忘記了)、以及情境音樂與音效的處理上都有力挽狂瀾的幫助,讓我可以撐到當事人們再度出現在螢幕上說話,讓那些被掩藏、被消失、被壓制的話語重見天日,而有的時候則根本不需話語,你只要看他們的舉手投足就足夠了,因為他們的話語與行動無比真實,真如他們的懷想無比動人,使得所有再現再製的影像註定相形失色。

最後補充一點,在中國豆瓣網上,你能夠找到很多電影的資料還有中國網友對該片的評價與看法,可以說多冷門的片你幾乎都可以找到個蛛絲馬跡(這點令人敬佩中國影迷的廣與深)但去找《疾風魅影-黑貓中隊》這部片,你會找到有標題跟內文的網頁,點進去卻看到

「这个页面不在了」

飛將在 一直都在

只是轉身 家國已更改

電影裡有一位飛官衣冠塚在台灣,遺體在中國,然而中國政府允許他們取回下葬,卻不許他們立碑紀念,於是他們用了塊石頭在墓地上做了記號,對路人而言,對經過的「同胞」而言,那就是一堆草上的一顆石頭,那個地方的意義只有他們家人知道,那些情懷只有他們家人體會。

或許有些情懷在現在也是不該在的吧。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